首页 > 正文
【访谈视频】不一样的钓鱼城 天神折鞭之地的秘密
2018年05月08日 09:41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5月8日电(李海岚)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历史是一座城市厚重的体现。在重庆三千年的历史书页中,钓鱼城绝对是其中意义重大的一页。发生在此处的钓鱼城之战,见证了南宋军民的不屈血性,改写了整个欧亚大陆的历史。不过,这场战争虽在历史文献中占着不菲的书页,在现实中却始终缺乏实证。

    2004年,一支考古队驻扎到钓鱼城,开启了寻求历史真相的考古之旅。如今,十四年等待与坚守过去,钓鱼城的神秘面纱也逐渐被拉开。

合川钓鱼城。新华网发(合川区旅游局供图)

    长期现状:有文献记载缺历史实证

    “钓鱼城之战”是发生在13世纪蒙古与南宋之间的生死之战。1258年,蒙古大汗蒙哥亲率大军进攻南宋,次年在钓鱼城遭遇顽强抵抗,蒙哥身亡。为争夺汗位,被西方视为“上帝之鞭”的蒙古西征大军匆忙从欧、亚各地撤军,世界格局因此改变,钓鱼城因此被称为“上帝折鞭处”。

    有着这样深远的历史背景,再加上现在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庆十大文化符号之一,钓鱼城也成为游客来重庆必去观瞻的历史之地。

    但遗憾的是,一直以来,历史文献中记载的宏大的战争盛况,在现实中却没有能够一一对应的历史实证。

    最新发现:钓鱼城真实格局正浮出水面

鸟瞰钓鱼城建筑群。新华网黄俊辉摄 飞手 向进

    有幸地是,经过考古队十四年的考古发掘,钓鱼城的真实格局正在浮出水面。

    历史上的钓鱼城究竟是什么样的?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钓鱼城考古队领队袁东山作了如下描述:考古队通过长达10多年的考古发掘,发现钓鱼城远不止目前2.5平方公里的核心遗址范围,而是一个依靠“山、水、地、城、军、民”六位一体的大纵深多重防御体系。

    也就是说,目前大家看到的钓鱼城太小了,而考古队通过对发掘出来的古地道、水军码头、一字城墙、范家堰、九口锅等历史遗迹进行考古分析,再加上历史文献的佐证,才彻底廓清了钓鱼城防御体系的空间布局,远远大于目前的重点保护区。

    袁东山认为,现在可以这样描述钓鱼城:钓鱼城不是山顶那一小块核心区域,而应该是一座山的范围,而整个钓鱼城的中心是位于目前重点保护区之外的范家堰遗址。

    蒙军当年如何登上城墙攻打钓鱼城?

    古地道还原部分历史真相

    《元史》卷三《宪宗纪》中,两次强调蒙军成功“夜登外城”,攻打宋军。

    也就是说,在这两次战斗中,蒙军登上钓鱼城的城墙,靠的是乘夜偷袭战术。而偷袭战,必须依靠周密的作战计划,以及隐蔽和迅速的突击行动方能取得成功。

    那蒙军是如何实施夜袭战并能够成功登上城墙的?这在诸多的文献中,都没有详细记载和论述。

考古队通过考古发掘出来的钓鱼城古地道。新华网发(考古队供图)

    但在2006年,考古队发现了一条古地道,对蒙军“夜登外城”有了新的认识。

    袁东山认为,文献中记载“夜登外城”的位置与考古发现的古地道的位置,都正位于钓鱼城的西北处,可以推测,当年古地道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九口锅遗址并非“兵工厂”

    而是三个年代的遗留物

    如果你去钓鱼城参观九口锅,导游可能会告诉你九口锅遗址是当年“兵工作坊遗址”,是钓鱼城军民碾磨火药原料和制作兵器的地方。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袁东山及其考古队经过考古发现,九口锅应为三个年代留下来的遗迹。“虽然现在都在同一个平面上,但其实是一个立体的关系。”考古队经过证实,九口锅的年代是最早的,寺庙及其卧佛是中间年代的,而在此处发现的院落遗迹才是与宋蒙战争吻合的。

图为鸟瞰钓鱼城九口锅遗址,不止九个坑。新华网马天龙摄 飞手 向进

    首先,传说中的九口锅实际上有五十多个坑。合川是宗教圣地,因此很有可能是炼丹或者炼制其余东西时,带有仪式性表演性质的一种设施留下的痕迹。

    其次,考古队在九口锅遗址处发现了一个寺庙山门留下的遗迹,正好与钓鱼城的卧佛是一个年代。

    最重要的发现是,考古队在九口锅最前沿发现木构建筑的痕迹。袁东山认为,这个地方如果有两到三层,可以俯瞰整个钓鱼城半岛,接近20平方公里的范围。在冷兵器时代,人只有看得到才便于指挥。因此,这个地方极有可能是战时的前敌指挥部。

    可以想象,当年的指挥者曾站在这里,指挥军民与蒙军作战时的豪迈场景。

    范家堰遗址

    应为当年的“抗蒙指挥中心”

    如果当年的前敌指挥部真在九口锅遗址处,那么“抗蒙指挥中心”又在何处?考古队给出的答案是——位于目前钓鱼城重点保护区外的范家堰遗址。

图为范家堰遗址全貌。新华网李相博 摄

    这不得不提到一字城墙。在钓鱼城南边的一字城有两道城墙抵御外敌,东边的城墙迎击东边的敌人,西边的城墙迎击西边的敌人。

    但2012年,考古队发掘完南一字城墙最后一段发现,这两段城墙的迎敌面都是东边。也就是说,在一字城的西边一定有一块重要的区域需要防守。

    经考古发现,这个地方正是范家堰遗址。再加上古地道的深入方向也是此处,范家堰在钓鱼城的重要性才被意识到。

图为考古队在范家堰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新华网李相博 摄

    2013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古队开始进行范家堰遗址的考古发掘,至今共清理揭露面积约6000平方米,发现宋元至明清时期房址、水池、围墙、道路、排水沟、碾盘等各类遗迹144处,出土器物标本1100余件。

图为考古队发掘出来的南宋时期的碗。新华网发(考古队供图)

    整个范家堰遗址分为前院、中院、后院,由仪门、庭院、大堂、库房以及后面的卧室,还有右侧的花园等组成。据考古推断,此处是一个三路三进的大型建筑,应为南宋时期的军政设施遗址,也就是战时的衙署、“抗蒙指挥中心”。

图为范家堰遗址,分为前院、中院、后院。新华网李相博 摄

    在发掘出来的文物中,考古队发现了来自景德镇的精美瓷器,以及象棋等娱乐物品。袁东山认为,这些娱乐物品从侧面说明,战时钓鱼城中的军民生活是比较安定的,对于打败蒙军抱有极大信心,体现了当时人们不畏强敌、决心坚守孤城的自信与勇气。

    既往钓鱼城之战的宏大叙事缺乏历史实证,但如今已到找到体系化的实物证据。作为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的杰作,钓鱼城历史承载的不屈意志和创造精神,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据了解,目前,钓鱼城已入选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预备名单,当地政府正积极推进申遗工作。(完)

编辑: 李海岚
精彩视频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2785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