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在崇州 重庆人就是我们的亲人

  五月九日,崇州市重庆路旁农舍的墙上绘制了精美的图画。记者 郑宇 摄

  “你们是重庆来的哈?来!必须先握个手!”5月9日,重庆日报记者刚刚抵达崇州市文井江镇大坪村,一个汉子就迎上来,伸出一双大手紧紧握住记者的手。

  扑面而来的热情让记者颇为诧异,这名汉子倒是直爽地自顾自说开:“在崇州,每一个重庆人都是我们的亲人。”

  “你们村有重庆援建的项目?”记者问。

  “在崇州,想找一个完全没得重庆参与援建的地方,那怕是难得找哦。”汉子说完环顾四周以征询的眼光看了一圈,得到的都是周边人含笑点头。

  曾经满目疮痍 如今别墅环绕

  汉子叫袁明志,是大坪村党支部书记。“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让刚刚上任一年的他彻底傻了眼:全村312户1142人的房屋90%以上损毁,道路一半以上消失,直接经济损失1600余万元。

  “可以说,祖祖辈辈不知多少代人积累的一点家当全没了。”作为村支书,袁明志没日没夜地组织救援时还没多少感觉,但当救援结束后,望着满目疮痍的村子,才对整个村的未来产生了莫大的绝望。

  “当时想的是,要是我一个村受灾,市里肯定会全力恢复重建,但整个崇州市甚至成都市、四川省都遭了那么大的灾,哪还顾得来我这个村恢复重建?”袁明志很清楚,虽说大坪村震后被列为重灾区,但有太多受灾更严重的地区。而自力更生恢复重建,对在地震中几乎失去一切的村民而言,谈何容易。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袁明志得到了一个消息:重庆对口援建崇州。

  后续的故事,让袁明志乃至整个大坪村的村民都像是在做梦:随着包括重庆援建资金在内的大量资金到位,大坪村居然可以按照“建筑风貌的多样性、与周围环境的相融性、基础设施的共享性以及产业发展性”这四性要求,建起了灾前根本不敢想的“小别墅”。而以前不足2公里的碎石村道,也变成了标准的水泥路和柏油路。

  过去的野茶树 现在的摇钱树

  2013年,大坪村又开始了“美丽乡村”建设,改建了党群文化活动中心,实施了12公里的道路硬化和拓宽改造项目,还建立了卫生站,添置垃圾桶、垃圾箱,村容村貌得到了很大改善。

  特别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大坪村又大力落实乡村振兴战略,以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枇杷茶和牛尾笋为主导产业,启动了一场乡村产业大变革。

  41岁的向伟就是这场大变革中的受益者之一。向伟家有种菜的传统,但种植价格只有十几元一斤的老川茶,一亩地每年收入不过五百元。

  但随着将村里早已荒废多年的枇杷茶树挖掘出来后,这一局面发生了彻底改变。枇杷茶,在宋代时还是贡茶,但后世逐渐荒弃,但那些茶树却零散保留下来,成为了野生状态。

  向伟将这些已经野化的古茶树重新矮化、驯化,然后不断摸索改良,成功制出了枇杷红茶。而这一茶叶品种,在前不久的拍卖中,曾以2两茶叶拍出了2.2万元的高价。

  “现在,我只要随手在我的茶园摘一把鲜树叶子,就是一百二十元一斤;制成红茶,地头的批发价就是800元以上;你要问市场价?那就是1200元往上走!”为人低调的向伟,说起自己的茶叶时,连下巴都不自觉地抬高了几度。

  如今的大坪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或多或少地种植了这种质地优良的茶树。此外,还有极其少见的八月上市的牛尾笋,与之一道成为了大坪村当之无愧的摇钱树。

  “支部正在号召大家,将闲置房改造或出租给市民,打造成高端的康养民宿。”袁明志说,如今的大坪村已经有了“成都小丹巴”的雅号,两年以后李家岩水库建成蓄水后,大坪村将成为“茂林镜湖,岷山晴雪”的景区,将会吸引更多的市民来大坪村亲近自然,享受生活,大坪村将成为城乡融合发展的幸福美丽新村典范。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饮水思源,没有当年包括重庆在内的八方援助,大坪村是不可能有今天的。”袁明志的话毕,村民们纷纷点头。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809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