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美团发布研究报告 重庆的女骑手数量最多

  外卖女骑手王梅。

  日前,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有22万女性通过送外卖获得收入,每100位骑手中,有10位是女骑手,其中有5位是90后外卖小妹。而在各城市中,重庆的女性骑手数量最多。

  数据还显示,平均每100份外卖有5份是由女骑手送出的。此外,为了方便照顾家庭,97%的女骑手采取了灵活工作的形式;5%的女骑手是单亲妈妈,通过送外卖补贴家用。

  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里,女骑手们有什么生存智慧?她们有什么温暖或心酸的故事?本报记者带你走进女性骑手的工作和生活。

  95后女骑手 送外卖很磨炼心智

  22岁的王梅留着一头短发,说话做事干净利落,像个男孩子。

  王梅来自云南楚雄,来重庆工作前,她在上海的苹果手机代工厂工作了两年,但总觉得离家太远。

  王梅通过人才市场招聘进入美团做骑手。上班第一天,师傅带她熟悉经常送餐的小区和商家,教她处理如何处理突发情况。第二天,她开始了一个人的跑单工作。

  王梅说,有时候碰上路滑雨大的天气,骑太快怕摔倒,送餐时间可能延时,但有客人不能理解,女骑手承受的压力比男骑手更大。

  一个女孩子做这行不累吗?她告诉记者,她从小在农村长大,上学后一直参加篮球队,性格和体力都像男生,“在体力上并不输男骑手”。但在工作中,女骑手还是需要注意一些,客人门打开后女骑手首先要往后退,不能往前面进,让顾客出门拿餐,“女骑手要时刻注意个人的安全。”

  目前,王梅已经跑了几千单,每天上午10点开始上班,一直忙到晚上9点,每天平均接30-40单,偶尔还要值班跑夜宵订单。“下雨天或者节假日订单多的时候,根本吃不上饭。”王梅说,她所在的站点全职女骑手比较少,只有3个,她是最小的一个。

  外卖骑手没有基本工资,纯靠订单提成,一单6块,夜宵订单(晚上9点到12点的订单)7块。王梅说,她想存一点钱回家创业,多陪在父母身边。

  王梅说,做外卖很考验一个人的耐性,磨炼心智。

  70后“步兵”女骑手 带着孩子一起送外卖

  任正凤今年39岁,出生在江津农村。1995年高职毕业后被分配到深圳一个电子厂做检验员。2005年,有了小孩后,她和老公来到重庆工作。任正凤干过家政,干过保险服务员,后来来到龙派自配公司做配送员,由于业务不好,收入也比较少,最后老板把员工一起带到了美团拓展站。因为不会骑车,任正凤只有步行送外卖,一直干到现在。

  受派单量的限制,刚开始的时候,任正凤收入很少。后来,慢慢熟悉了,收入也渐渐稳定了,最多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元,淡季也有四五千元。

  “干这行挺辛苦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步兵’,每天至少要行走3万步,穿梭于步行街各个楼盘之间。”任正凤说,步行街上班族比较多,电梯难坐,20楼以下基本都是走上去,甚至30多楼都走过。下雨天无法打伞,走起路来又热,雨水汗水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任正凤每天早上7点起床,先把孩子的早餐做好送到学校,然后开始上班开早会,10点多开始接单,中午也不回家,随便吃点,只要有单就送,晚上8点多下班。她一般每月休息一天,逢年过节都不休息,过年也很少休息。“我会继续干下去,外卖平台日益成熟,单量稳定,收入比较稳定,同时也还能照顾到家庭。”任正凤说。

  任正凤的小孩今年快满10岁了,白天不用管。周末小孩没人带,她就叫上孩子一起送外卖,久而久之,小孩也经常帮她送外卖。“她还是小孩,老带着送外卖不是好事,但是娃儿能体谅父母的辛苦付出,这就够了。”文/图 本报记者 吕泓霖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827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