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他以品牌重振綦江茶产业

    

屈波正在照看他的茶园。记者 周勇 摄

    “喝古剑红,品的就是一种文化味。”5月3日,綦江区永新镇罗家村凤凰山顶,被茶园环绕的一间茶肆里,身着米色对襟服的屈波,向重庆日报记者讲起了他的古剑山茶。

    就在前两天,古剑山茶入选农业部2017年度全国名特优新农产品目录。

    “是我7年心血的结晶。”屈波说,“我这一生与古剑山茶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下岗和再就业都与茶有缘

    屈波在綦江城里长大,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綦江供销社原茶叶公司卖茶叶。

    “10多年前,茶叶公司关门,我也下岗了。”下岗后,屈波还是没有离开“茶”,他去到万盛一家茶场打工。

    2011年,屈波发现罗家村凤凰山上的梨园树下可以套种矮化茶树,便来此流转了280多亩梨园,在梨树下种起茶来。他陆续从全国各地引进32个茶树品种进行试种,其中包括重庆的巴渝特早、四川的名山131、福建的福鼎大白等全国知名茶种。

    “我是为了优选出最适宜綦江种植的品种。”屈波说,只有茶的品种选好了,才能保证培育品牌有好原料。

    这几年来,屈波拜访了不少全国制茶名师,拼命地从他们身上淘制茶技艺。他观摩别人怎么制茶,还把著名的制茶师傅请到罗家村,交流制茶经验。

    屈波在与不同的制茶师傅交流切磋中,融合众家之长,慢慢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制茶工艺。

    土专家与大专家合作选育出“綦茗108”

    2017年11月,屈波将30多亩代号03131的投产茶树全部挖掉,重新种上自己与茶叶专家们共同培育出的茶树新品种“綦茗108”。

    今春,他已扦插培育了200万株“綦茗108”幼苗,准备大面积推广这一新品种。

    “这个新品种更适应我探索出来的加工工艺,制出来的茶品质更高。”屈波说。

    屈波把重庆日报记者带到他的茶园里,指着一株叶子呈柳叶状的茶树说:“经过专家鉴定,这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株柳叶茶树。”

    这株柳叶茶是在綦江中峰镇盘龙村建水库时,从即将被淹没的山上找到的。这些年来,屈波一边从全国各地引种茶树品种来进行对比试种,一边在周边寻找老茶树,并集中搬迁到茶园里来。目前他已寻找并搬迁来上千株老茶树,最大的一株树龄已有上千年,直径达42.8厘米。

    在进行茶树品种研究的过程中,这位土专家组建起了包括西南大学司辉清教授等在内的6位茶学专家团队,对茶树品种、栽培技术、品种培育、制茶工艺等,进行系统研究。

    “綦茗108”这个新品种,就是这个团队,用寻找来的老茶树与引进的品种进行杂交后培育出来的。

    期待綦江茶叶发“新芽”

    古剑山茶是屈波所制作生产出的茶叶品牌,旗下有古剑红牌红茶、古剑禅茗牌绿茶等系列品种。

    一个名特优新品牌,需要有高端产品作支撑,屈波选择了将“古剑红”打造为自己的拳头产品。他在学习、研究了金骏眉、祁门红茶、云南滇红、四川川红等红茶的特色后,结合古剑山茶的特性,独创出自己的加工工艺,生产出的“古剑红”不仅外形独特,味道也与众不同。

    其实,屈波精心打造茶叶品牌,还有一个更大的雄心——重振綦江茶的雄风。

    綦江以前就盛产茶叶,面积最多时全区种茶面积有3万多亩。然而,这些老品种茶树没有进行研究改良,綦江也没有一个叫得响的茶叶品牌。因而,到本世纪初,綦江茶逐渐被市场淘汰,茶山基本上都被销毁了。

    “如今有了品牌,綦江茶又开始复苏了。”屈波说,就在罗家村,村民已重新建起1700多亩茶园,他新培育出的品种已开始在全区海拔700—1200米的高山进行种植推广。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33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