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国际博物馆日|走近重庆“非去不可”的博物馆

    说起汉语中含义最丰富、最深奥、最广泛的字,“博”可算其中之一。

    博,本义为大,又有宽广、众多、渊博等释义。

    《荀子•劝学》中有“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便是知识渊博之意。

    西晋时期,张华编撰了一部古代神话志怪小说集《博物志》,将各种异境奇物、古代琐闻杂事及神仙方术等囊括其中,内容庞大可见一斑。

    到了现代,人们将那些代表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之物收藏于统一的场所,向公众陈列展示,提供知识、教育和欣赏之地,这便是博物馆。

    王国维曾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这一论调落到博物馆也是如此,“一馆有一馆之典藏”。

    博物馆因着其藏品、年代的不同,展现出各不相同的气韵,并且每座博物馆都有其独一无二的故事,期待向世人诉说。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可誉为重庆历史文明的缩影,馆藏10万多件文物记载着这座城市的发展脉络。

    2009年,三峡大坝三期工程将全部完工,蓄水高程将达到175米。作家冯骥才说:我们正在把它7000年的历史全部沉入100多米的水底……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应该叹息——为了保护三峡库区的文物,2005年6月18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正式开馆。

    因为有三峡大坝工程,才有三峡文物的抢救,也才有了修建中国三峡博物馆的最初由头。博物馆所做的就是给三峡文物一个“家”,以免它们沉入水底永世孤绝。

    这是惟一一座处在外省却冠以“中国”二字的博物馆,体量宏大,现代感十足,却又处处显露出传统文化的底色。

    既然名为“三峡”博物馆,三峡自然是展览的重头戏,在博物馆的“壮丽三峡”展厅,三峡阴晴雨缺、三峡魂魄豪情、三峡风云际会、三峡水利工程、三峡百万移民、三峡文物抢救……自然造化、人间奇迹,都在这里一一呈现。

    博物馆充分体现出了三峡特色,水和对水的想象、期待如同血液一般流淌在整座建筑的筋骨和血脉之中。

    1943年,由多个文教科机构筹建的中国西部博物馆成立,这便是重庆自然博物馆的前身。

    2015年,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正式开放,沧龙、上游永川龙、中国最大的中华鲟标本、有着20万年历史的巴氏熊猫,以及西部地区唯一一个球面科学展示系统在展厅一一现出真身。

    重庆自然博物馆的恐龙厅是全国最齐全的恐龙家族齐聚地,大型恐龙骨架,数百件恐龙骨骼、牙齿、蛋及蛋巢、脚印化石标本,重现了“恐龙盛世”辉煌。

    1978年,在永川上游水库大坝附近发现一具恐龙骨架化石——上游永川龙化石,它的真身便陈列在展厅,成了最耀眼的恐龙明星之一,这具化石至今仍保持着亚洲最完整的大型肉食龙称号。

    在重庆厅,而一枚属于200年前的长臂猿下颌骨化石,则证明“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场景真实存在于200多年前的长江两岸。

    如果山城是重庆给世人的一张城市名片,那么红色则是重庆给这张名片烙上的最鲜艳耀眼的颜色。

    红岩精神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在争取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培育形成的伟大民族精神。

    在重庆,红岩精神代代相传,红岩革命纪念馆是国家一级博物馆,以红岩村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旧址为主要标志。

    在红岩革命纪念馆内的《千秋红岩——中共南方局历史暨文物陈列》以500多件重要历史文物,1500多张珍贵历史照片,全面展现了中共中央南方局光辉的历程以及孕育凝聚出的“红岩精神”。

    在重庆市涪陵区城北长江与乌江的交汇处,有一道长1600米,平均宽约15米的天然石梁。

    水涨,石梁沉于水下;水枯,石梁则露出水面。

    自唐广德元年起,1200年间共有72个枯水年份,这些水文资料全题刻于石梁上。

    165段题刻,3万余字,多出自历代文人墨客之手,不乏黄庭坚“元符庚辰涪翁来”这样的书法佳作。

    梁上有双鲤石鱼水标,其原理与今天水文站水尺零点原理相同,这种长期在江中石梁上记录水位的做法,是一种独特的技术文明,也是一种独特的文化传统。

    内容或诗或文,或纪事或抒情;字体或篆或隶,或行或草;石鱼雕刻技法精湛,还不乏少数民族文字,艺术价值颇高,故而白鹤梁又有“水下碑林”的美誉。

    重庆白鹤梁水下博物馆便在白鹤梁题刻原址保护工程基础上建设而成,在保持了白鹤梁水文题刻整体原形的同时,也保持了文物原生态的历史环境,它是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表明了对历史文化遗产的尊重。

    作为中国的“工业城市”之一,重庆的工业经济一直备受瞩目;而在重庆的工业史上,重钢则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很多人都知道重钢的前身是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曾经被称为“华夏钢源”“中国民族钢铁工业的摇篮”“亚洲雄厂”的企业,竟是抗战时期中国抵御强敌最大的后方钢铁基地。

    而今,重钢百年老厂摇身一变,成为重庆第一座工业博物馆。

    正如入口处赫然写着的十个大字——“山城百年工业文化史记”。

    这里留存的重钢老厂房面积达4万多平方米,包括重钢原建于1940年的大型轧钢厂房、修建于1985年前后的大型主电室,以及修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厂办机关大楼及食堂等重要建筑。虽然保留的是厂房,但是传承的是文化。

    在这座博物馆收集的机器设备、生产产品、文献资料、音像资料等各色物质和非物质形态物品后,可以看到重钢奋斗百年的历史,见证工业文化的厚韵。

    在重庆九龙坡区的繁华楼宇之下,隐藏着一座神秘地下城,它曾经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的轻武器兵工厂之一。

    史料记载:抗日战争爆发后,兵工企业大举内迁,其中,位于湖北的汉阳兵工厂工人们辗转千里,迁入谢家湾这块栖息地。

    在谢家湾建起的这座巨型兵工厂,不仅是当时中国少有的可以生产各式陆军用轻武器的兵工厂,也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的生产轻武器的专业兵工厂之一。抗战时期,无数武器从这里源源不断地生产,送达前线将士手中。

    2017年,九龙坡区政府与“中国民间博物馆第一人”樊建川合作,共同打造抗战兵工遗址,将21个防空洞改为重庆建川博物馆,并拟展出一万多件文物,其中有60件是国家一级文物。

    这里是全国首个洞穴抗战博物馆,其中有众多具有重庆色彩的珍贵文物。如抗战时期的防空警报器,导演陆川拍摄《南京南京》时曾专门借用;如当时防空委员会下属的掘埋大队的花名册,上面有几百人的名字,记录了被日军轰炸死亡的人名……

    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今夏即将开馆,那段难以磨灭的民族记忆,属于重庆人的一份独特的家国情怀都可以在此地得到重温。

    巴山渝水间的每块土地上,都印刻着社会进步的足迹,博物馆则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内涵所在,承载了岁月长河中重庆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宝贵结晶,集聚着人类长期积累探索形成的思想之花、智慧之光,向世人诉说它的故事。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847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