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河长库长山长集体立下“军令状” 为保护生态拼了

  何波与志愿者一起清理河中的漂浮物。记者 李裕锟 摄

   万里长江,撑起中国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已深入人心,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正全面推进。

   5月13日至18日,由中央网信办、生态环境部主办,重庆、江苏等11省市网信办承办的“美丽中国长江行——共舞长江经济带·生态篇”网络主题活动在长江经济带沿线11省市举行,活动旨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的重要讲话精神。

   从去年的“共舞长江经济带——探访长江经济带区域协同生态发展之路”网络主题活动,到今年的“美丽中国长江行——共舞长江经济带·生态篇”网络主题活动,重庆都是启动站。为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保护好三峡库区和长江母亲河,加快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重庆一直在努力,集体立下“军令状”河长库长山长们,这样守护重庆的青山绿水。

  经过何波与同事的治理,三庙河从以往严重的垃圾堵塞状况变成了生态绿色的清澈河流。记者 李裕锟 摄

  河警正在巡逻南川大溪河凤嘴江段。记者 冉长军 摄

   河长——

   打通河流治理“最后一公里”

   进入五月,气温日渐升高,何波每天出门清漂的节奏更勤了。

   重庆合川区三庙镇三庙河,余家滩至响水滩约两公里河段,何波是这段河的民间河长,也是河段巡查员、宣传员、参谋员、联络员、示范员。

   工作时,何波身穿荧光黄的马甲,拿一根3米长的竹竿滤网,下水、捞渣、通渠,动作一气呵成。

   “天气大了,一些漂在水面上的杂物和垃圾容易散发臭味,滋生病虫,要清理下才行。”何波说。在他心里,三庙河的未来,夏可游泳,冬能饮水。

   去年5月,通过自荐和筛选,何波成为重庆首个民间河长,河边大坝、堤坡河道成为他的办公室,和水域保护相关的都是他的工作内容。

   民间河长,重庆范围内由合川率先推出,在部分成熟河段实施,由水域周边企业负责人、在当地较有威望的知名人士或有较强责任心和正义感的个人担任。

   到去年底,已有2000多市民自荐签署协议,成为民间河长,成为分布在河道一线的“侦察兵”。

   自重庆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各区县结合实际,开展了大量探索创新。在南川,不仅大小溪河有河长,有的河流还配有河警,目前南川全区已经明确了65名河警长,警长每月不定期对河库开展巡查,并启用无人机巡河。

   筑牢生态屏障,离不开人人参与。去年底,重庆市水利局、市河长办、团市委、市环保局印发通知,面向全市招募1万余名青年志愿者担任“青年志愿河长”,建立与市、区(县)、乡镇(街道)、村(社区)四级河长体系相对应的“青年志愿河长”队伍体系。

   团市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招募的1万余名青年志愿者主要投身到三大行动中,即“青年志愿河长”志愿行动、“河小青”巡河护河行动、“河小青”岗位创建行动。

   目前,市级青年志愿总河长、副总河长以及区县级青年志愿总河长的招募已完成,“志愿河长”培训班已开展多次,初步形成了全民参与河流治理的新局面。

   市河长办的数据显示,重庆已分级分段设置河长16611名,实现境内“一河一长”全覆盖,打通了河流治理的“最后一公里”;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651.68平方公里,区域林草植被覆盖率不断提升。

  长寿湖。 长寿区旅游局供图 华龙网发

   库长——

   携“军令状”上任“承包”一片池塘

   5月14日,长寿湖公园内,游人三五成群。作为著名旅游景点,如今有多项体育赛事、休闲项目在长寿湖举办。但很少有人知道,长寿湖又名狮子滩水库,始建于1953年,是狮子滩水电站拦河大坝建成后形成的人工淡水湖,水域面积65.5平方公里、库容10亿立方米。

   上世纪90年代,当地以网箱网栏的方式发展渔业,一些养殖业主过度投肥和捕捞,造成水生态环境急剧恶化,长寿湖水质一度达到劣V类。直到当地2005年彻底取缔网箱网栏养殖,长寿湖的水质才逐步好转。

   不仅是长寿湖,水利普查结果显示,重庆境内无天然湖泊,市民耳熟能详的大型湖泊均是由人工筑坝等方式修建而成的人工湖,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水库。

   此前,重庆的水库管理机构,主要负责工程安全和汛期调度运行,而水库水质保护,则涉及水务、林业、渔业、市政、农业、环保、旅游、建设等多个部门,形成“九龙治水”的复杂局面。

   身处三峡库区腹地的重庆,不仅有4500多条河流,还有3000多座水库,探索一条行之有效的治库之策,成为摆在眼前的难题。

   今年初,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在湖泊实行湖长制。作为对河长制的延伸和探索,重庆在实施河长制时,便将水库纳入到了实施范围中。

   市河长办主任吴盛海说,之所以如此考虑,是因为重庆绝大多数水库为河道型水库,拦河坝而成,本身即为河流生态组成部分。此外,除承担防洪功能外,水库还承担工农业生产和城乡生活供水功能,全市蓄水工程供水量约占总供水量的43%,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由于水库内水流速变小,水体自净能力较河道内流淌时要减少很多。”吴盛海说,一旦水库水体进入富营养化状态,就极易导致水质迅速恶化,不仅影响正常的生产生活,还会造成生态灾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水库水质的保护尤为重要。”

   与河长制对应,重庆建立了市、区县、乡镇(街道)、村(社区)四级库长体系,分别由各级党政主要领导担任库长,依法依规落实地方主体责任,协调整合各方力量,加强水污染源头治理,负责督办水库水质改善。库长工作与河长一样纳入区县党政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以及市级党政机关目标管理绩效考核,成为保护工作的“军令状”。

   与此同时,水利部门也大胆创新,探索出更多有效的治库之策。在璧山,不少政府部门一把手就有了新的“头衔”——塘长。

   “对于山区群众来说,山坪塘是重要的生活水源保障,但过去不少被承包给私人养鱼,水质一度严重污染,却未引起注意。”璧山区河长办相关负责人说,该区将山坪塘和养鱼池纳入整治范围,通过生态修复、退池还田等治理方式,确保全区山坪塘、鱼池水质在2019年5月31日前达标。

   目前,重庆3000多座水库已设立库(塘)长4700余名,形成了库长+河长办+区县水管站+片区(乡镇)水管站+物管公司的管理模式。

   如今的长寿湖,水质稳定在III类,绿头鸭、班嘴鸭、鸬鹚等珍贵鸟类、水禽也纷纷在此安家栖息。

  南山登山步道入口立起的山长公示牌。 南岸区农委供图 华龙网发

  俯瞰南山。 南岸区委宣传部供图 华龙网发

   山长——

   从山脚到山顶建立立体保护网络

   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筑牢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离不开对山体森林的保护。在山体保护方面,重庆也做出了有益探索。

   5月15日,前来南山登山步道散心的人们发现,入山路口立起了一块崭新的山长公示牌,上面清晰地标注着山体名称、直接管理单位、山长范围、责任面积以及辖区山长的职责,山长的电话毫不遮掩,随时方便群众反映情况。

   如今的南山,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一座座护山亭在南山重要入山路口修建。山长制如同掉落在南山的一颗种子,正步步推进,渐渐形成。

   作为有着独特区域优势和资源禀赋的山体,南山是主城绿心、肺叶,生态屏障功能突出,如何让“心肺”保持“畅快呼吸”?

   今年年初,南岸区提出山长制,全面建立了区、镇(街)、村(社区)、村民小组四级山长体系,形成政府主导、分级负责、全民共管的森林资源管护长效机制。以维护和提高山体资源生态功能为出发点,筑牢绿色发展底线。

   按照规划,南岸区将在南山、明月山和广福山推行山长制,在南山地区先行探索实施。

   记者从南岸区农委了解到,当前,南岸区各级山长名单已基本明确,其中包含南山植物园、南山林场、明月山林场在内的11个单位二级山长20名,三级山长30名,以村民小组为主要载体的四级山长共有95名。

   “在南山街道的各个村社中,我们共设置了40块山长公示牌。”南岸区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除山长公示牌外,为了增加一线防火能力,南山现已率先在全市建立了15座护山亭,日后将在南山、明月山上共修建50座护山亭。

   “这些护山亭大都处在重要的入山路口和山里的景区处,一方面方便入山的群众歇脚,更重要的作用是为了让森林防护人员能迅速观察到山里的情况,时刻守护山林。”该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表示,山长制对山体的保护范围更大,不再仅仅局限于集体森林资源,对于土地资源管护、农村环境建设、地质灾害防控等也要包含进来,统一规划、建设、招商、管理和执法,补齐交通、排洪、排污、供水等基础设施建设短板。

   据了解,当前关于山长制的相关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着,关于山长的各项工作安排和计划,关于南山保护的各项措施和意见也将逐步出炉。

   通过在南山的试点,重庆山体保护也将迈入新阶段,通过山长制,从山脚到山顶,拉起了生态环境保护的立体网络。

   不搞大开发并不是不发展,让我们共舞长江经济带,实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行动计划,让重庆山水“颜值”更高,让重庆大地“气质”更佳。(记者 黄宇 周晓雪)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85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