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残疾小伙用画笔谋生 养活很多人

    “我觉得自己还是多能干的!”唐昌映坐在滑板车上,对着自己的画,忍不住夸自己。

  昨日是全国第二十八次助残日,唐昌映相信,自己的画作将来会有一片天。

  他有信心,将来能做重庆画师代言人。

  他还相信,自己肯定会有站起来的那天。

  “我养活了好多人哦”

  唐昌映住在九龙坡区华岩寺对面的一间出租屋,10来平方米的房间,墙壁上挂满画作,床上是他购来的书画书籍。

  上周三,看见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慢新闻爆料热线:966988;邮箱:3159339320@qq.com)来访,他热情滑动滑板车,找出小板凳请记者坐下。

  屋内空余地方,整齐有序堆放着画框。“我觉得自己多了不起的,你看这些画框,我养活了好多人哦。”唐昌映眼里放光,自从去年开始摆摊卖画后,他认为不仅养活了自己,还养活了别人,比如卖画框的小贩。

  他出生在合川区,4岁时患类风湿,双腿弯曲不能动弹,四处求医不见效。2011年,辽宁画家刘贵平来重庆写生,遇到四处讨生活的他,和他聊起天来,希望他拿起画笔另谋生路。

  为了学画,他用积攒下来的钱在华岩寺附近租了这间10来平方米的房子,日复一日反复练习,从练好一笔一画到勾勒人物风景轮廓,终于在去年走出出租房,到大街上摆摊卖画。“我要试一试,大家对我的画满不满意。”他说。

  不出门的日子,他喜欢独自待在出租屋里,打开电灯,作画。“高兴时画,不高兴时画,白天画,晚上画……除了中午和晚上两顿饭,画画几乎是我的全部生活。”他说,做饭浪费时间,加上腿脚不方便,他很少弄饭,常常凑份子去邻居大姐刘玲那里搭伙。

  刘大姐有个两岁儿子,是他的小伙伴。闲暇之余,小男孩开着玩具车,他坐着滑板车,在街巷里穿梭,嘻嘻哈哈。“灵魂深处的你我,都是孩童!”他喜欢发朋友圈,这句话也成了他的高频词。37岁的他,相信自己还是孩童。

  “这真是你画出来的?”

  出门摆摊前,唐昌映会看看天气预报。“下雨天是不能出门的,淋湿了自己事小,糟蹋了画才可惜哦。”他说,出门必带小板凳、滑板车、画板、墨瓶、毛笔、一箱子画板……小小身躯,腿站不直,需要人抱上车,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工具。独自生活的他没有帮手,每次打车必须提前预约熟人司机。

  在渝中区洪崖洞景区外的公路边,他的瘦小身体坐在滑板车上,一手撑着小板凳,一手撑着小木棍,一步一挪,拿出笔墨。

  “这真是你画出来的?”围观游客觉得不可思议,停下脚步问。

  “不赶时间的话,你在这里耍一会,我画给你看。”唐昌映回答。他准备作画的时间很长,画的时候一会儿左手画瓦,一会儿右手画梯坎。在他笔下,吊脚楼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引得游客啧啧称奇。

  在九龙坡区杨家坪步行街、沙坪坝区三峡广场,天气晴好的日子,他常常在这些商圈摆摊,另外一个常驻点在华岩寺景区内。

  “景区内按照规定是不允许摆摊的,但他例外。”华岩寺佛教艺术馆馆长张宏林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唐昌映几年前开始在华岩寺艺术馆的书画培训班学习,刘贵平老师亲自辅导。

  “他的精神感动了我们每个人,我们特地为他办了画展,景区也允许他在寺内摆摊。”张宏林说,各地游客来到这里,驻足欣赏他的画,合影留恋,互加好友。不时,微信跳出简短祝福,这些来自远方的鼓励,某种程度上是激励唐昌映画下去的精神支柱。

  痛苦来自身体的折磨

  唐昌映不画花鸟,画上也没太多人物。他钟情于画重庆的老建筑,吊脚楼、石板路、拱桥、小巷子,在他笔下栩栩如生。

  “我觉得重庆的老房子很纯粹,所以我很喜欢。”唐昌映说,常常有人对他说,他画的老房子像磁器口,像下浩老街,像石板坡……每当这时,他总是尴尬地笑笑:“哦,我也不晓得是哪儿,没去过,照着画临摹的。”

  画画带给他的物质回馈,仅房租、笔墨、纸,画框等日常开销几乎花光。“最穷时兜里只有两三块钱,只够吃方便面,买画框都是赊账。”他说,对他而言,痛苦来自身体的折磨,手臂肌肉萎缩,手指严重变形,需要付出常人百倍甚至千倍努力。为了练习力量,他在手臂上绑2公斤沙袋训练,右手不便,又开始练习左手。

  “可能是画画给了我信心,我相信我能画得好,我也相信我能有站起来的那天,说不定今后我还能成重庆画师代言人。”这个月中旬,他去新桥医院进行了检查,正等着专家会诊。等待会诊的他有点不安,既想第一时间知晓结果,又怕结果令人失望。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画它。”眉头紧锁的唐昌映表现出少有的不自信。

编辑: 唐诗雪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6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