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与合川三庙镇河长巡河 望闻问切 巡河功夫在岸上

    5月10日,市委书记、重庆市总河长和长江重庆段河长陈敏尔在涪陵区调研和巡河时要求,各级河长要切实担起责任,注重亲力亲为,注重问题导向,注重挂图作战,注重齐抓共管,做到守河有责、守河有方、守河有效。

  自全面实施河长制以来,重庆已分级分段设立河长16611名,实现了境内“一河一长”全覆盖。河长,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不仅要负责辖内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等工作,还要协调解决所辖河库重点和难点问题。

  从今日起,本报开设“巡河纪事”栏目,通过讲述各级河长、民间志愿者、河库警长的巡河故事,展现他们为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辛劳付出。

  在重庆市合川区,河长工作干得好不好,有个硬指标,那就是看河边有没有“吉祥三宝”。

  “三宝”分别是青蛙、蜻蜓、水黾。只有自然生态环境良好,河库水面才能有蜻蜓小鸟驻足,才能引来水黾、鱼虾戏游,才能吸引青蛙栖息。因此,这“三宝”被合川老百姓称为“吉祥三宝”。在合川区编制的系列河道保护管理导则中,这“三宝”便是河库环境卫生是否达标的标准之一。

  5月21日,重庆日报记者跟着合川区三庙镇镇级河长胡世才、徐英禄一起去巡河,看看三庙镇的河边到底有没有这“吉祥三宝”。

  三庙河边

  “吉祥三宝”比以前更多了

  胡世才是三庙镇党委书记,也是三庙镇镇级河长、南溪河三庙段河长,镇长徐英禄则任三庙镇镇级河长、三庙河三庙段河长。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后,三庙镇关闭了4家畜禽养殖场,建成场镇污水处理厂和污水管网,并多次进行清淤疏浚,三庙河也渐渐恢复水清岸绿的原状。

  就在20日,三庙镇刚下过雨。雨后的河面是否有漂浮物、暴雨造成的水土流失情况如何?这些都是直接影响水质的问题。两名河长决定一同巡河。

  上午10点30分,他们到达巡河的第一站——三庙镇戴花村响水滩三庙河边。

  三庙河是南溪河右岸最大的一级支流,全长31公里,在三庙镇境内就有25.91公里。响水滩有一片面积约300亩的荷花池,就在三庙河边,三庙镇欲借此搞乡村旅游。另外,如果响水滩河段出现污染,势必影响下游水质。因此,这里也是两人巡河的重要节点。

  碧油油的荷花池中,粉色的花苞已初露头角,花苞的尖尖角上,不时有蜻蜓停留;水黾如溜冰健将一般从水面飘拂而过,留下一串串涟漪;青蛙依靠着保护色躲在荷叶间,要眼神特别好才能看见……

  经营荷花池的何波也是重庆市首位民间河长,负责三庙河响水滩段的清漂及日常维护。他告诉胡世才:“我今年用的肥料是油菜籽榨油后的菜籽饼,少了面源污染,‘吉祥三宝’比以前更多了。”

  望闻问切

  他们在巡河中用上中医四诊法

  望闻问切,是中医传统的四诊法,是辨症施治的重要依据。在三庙镇,望闻问切也是巡河的有效方式,是实行一河一策的关键所在。

  “望”是望岸望水。头一天刚下过雨,平时清澈见底的三庙河已呈泥汤色,河面上漂浮着被大风吹落的枯枝败叶,却并无塑料袋、饮料瓶等白色垃圾。胡世才掏出手机拍下河面的照片,要求同行的村级河长黄宏奎在雨后立即打捞河面枯枝。

  “闻”是用手捧河水闻一闻。胡世才顺着河边的台阶下去,捧起一捧河水到鼻子边闻了闻,河水虽然浑浊,但没有异味,这说明水面并无遭受大的污染,他又回到河岸,朝下游走去。

  “问”是问问附近老百姓。巡河时恰逢戴花村村民王丰英打着赤脚、扛着锄头从地里点完黄豆回家,胡世才便叫住了她。“老人家,最近河里水臭不臭、脏不脏?”“水不臭也不脏,就是每下一场大雨,河边的坝子便要垮一些。”王丰英指着坎下一道新冲出的土沟沟,“那道沟就是昨天冲出来的!”顺着王丰英手指的方向望去,坎下的一块玉米地已有一角塌陷,被山洪冲出一道宽约1米,深约50厘米的沟渠。

  像这样的情况如不及时处理,这一片土地都会被水冲走。这时就要用上“切”,即通过分析研判为河流“把脉”开“药方”了。

  胡世才、徐英禄和黄宏奎当场商议决定,先由村里通过挖排水沟分流的方法,将成股的山水分散,避免更多的水土流失。但这只能治标,要治本,还得靠防风固土。胡世才和徐英禄商议后决定衔接三庙河治理项目及600亩水旁绿化项目,采取工程措施以及植绿补绿来防风固土,解决这一问题。

  在望闻问切四个步骤后,还有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督”,即对发现的问题进行督办。在三庙镇,各级河长都通过“望闻问切督”五步巡河法进行巡河,以保证巡查在一线进行、情况在一线发现、问题在一线解决。

  常在河边走

  要下的功夫却在岸上

  上午11点30分,在巡完三庙河响水滩段后,胡世才和徐英禄又去了另一个“老大难”巡河点——三庙河花滩堰段。

  按照要求,镇街河长每月巡河应不少于1次。但实际上,两人巡河的频率大大超过了这个标准,比如花滩堰段,仅“五一”节后他们就来过4次。

  顺着河道向上游走,约1公里的河岸两侧,长着一些水葫芦和鱼鳞状的浮萍,这是水面富营养化的象征。

  “我们在两岸进行过多次巡河,两岸并没有工业企业和养殖场,没有直接污染源。”胡世才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经过分析,他们推断这些浮萍和水葫芦,是因为过去生活污水及化肥农药中的氮磷物质慢慢在河岸两侧沉底导致的。自河长制实施以来,当地采取了多种方法都只能阻挡浮萍和水葫芦蔓延,却难以根治,这也成为三庙河治水的“老大难”问题。目前只能靠及时打捞、在下游拉网拦截来防止水葫芦蔓延。当天,合川区正好发布了暴雨预警,因此,两人赶紧来查看拉网拦截情况,并布置打捞工作。

  胡世才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巡河虽然是河长的日常工作,但要下的功夫却往往在岸上。比如养殖场排污、生活污水的集中收运、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等,都是要在岸上解决的问题。为了保护好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他们婉拒环保措施不达标的养殖项目,将可能出现的污染堵在了源头。

  “河长巡河是为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但河长更重要的职责是防止河流出现新的污染源。”今年4月,胡世才就劝说一名投资者打消了在三庙镇流转土地养鸡的念头。原因是在这名投资者的方案中,对于畜禽粪污的处理根本达不到环保要求。

  “我们要让辖区所有河流都有‘吉祥三宝’!”胡世才说,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但必须干好。

 

编辑: 唐诗雪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67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