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沙坪坝:过去掩鼻而过 现在垂钓者越来越多

    一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步行1.44公里,大概需要20分钟。但沙坪坝区土主镇团结湾社区党支部书记、梁滩河团结湾段社区河长王林伟巡河1.44公里,却用了近两个小时。

    梁滩河全长88公里,流经九龙坡、沙坪坝和北碚三个区,最后汇入嘉陵江,其中1.44公里流经土主镇团结湾社区,这里也正是土主镇场镇所在地,水质的好坏直接关系着两岸居民的生活。

    5月23日,重庆日报记者和王林伟一起巡河,看看这两个小时都是怎么度过的?

    巡河第一段路要“打草惊蛇”

    1.44公里河道的起点是土主老桥,从这里到场镇约有400多米。上午9点,王林伟带着5名巡河员,提上垃圾袋、穿上雨靴、扛起铁耙子,从老桥出发。

    巡河员都是社区干部。社区12名干部分成两批,每天交替巡河,但王林伟每天都来,他是这1.44公里河段的第一责任人。

    几个人排成一列,顺着湿滑的泥地向场镇方向走,最前方一人拿着长柄垃圾钳拍打草丛,这叫“打草惊蛇”。

    这一带的河岸上是土主老街居民的自建房,正门朝着大街,后门则向着梁滩河,这也是过去重庆多数临河场镇最常见的建房方式。房屋遮挡了阳光,岸边的草深约半人高,时常有蛇出没。巡河过程中若发现有蛇,便由打头的男同志将蛇撵走。

    过去,当地居民有在屋后堆放垃圾、杂物的习惯,只要一涨水,便是满河垃圾,6个人每人带上两个垃圾袋也装不完。从去年5月起,巡河队伍每天巡河,清理河道垃圾的同时,还要劝阻居民朝河里泼脏水、在河边堆杂物。效果渐渐显现,现在,6个人每天只带一个垃圾袋,便能装完巡河过程中的垃圾。

    5月22日,重庆多个区县遭遇强降雨袭击,梁滩河水位上涨。水退后,河岸漂浮着木板、枯枝等杂物,田坎路又湿滑,走完这400米,花了约半个小时。

    下河捞纸板差点陷进淤泥

    走完这400米土路,便到了场镇梁滩河岸。这是土主镇居民的滨江路,道路是硬化过的人行道,河岸护坡上有碧绿的草皮和灌木。

    但巡河员们没有走大路,他们下到河边,用铁耙子将一种水生植物往岸边捞。这种植物俗称“革命草”,学名“空心莲子草”,是危害生物多样性和破坏生态环境的入侵物种。如果不及时清理,会迅速蔓延到整个河面。

    这段河岸漂浮物不多,巡河员只捞上来几块木板和1个网袋,但“革命草”却不少。捞草是个重活,几名女巡河员的额头很快布满了汗珠。草捞上岸后还得晒干,再及时收运,以免在河岸发臭。

    就这样边捞边走,10点左右,大伙儿来到一片芦苇荡。这是野鸭、白鹭等水禽栖身的场所,不能随便破坏,大伙儿捞草的动作也轻柔了不少。但芦苇荡中有一片回水沱,漂着一块泡沫、一块广告牌,大家的铁耙子怎么也够不着。见这情形,王林伟默默地穿上齐胸的水裤和救生衣,准备下水。

    “手机,手机!”正在捞草的巡河员余平扭头看见后,赶紧招呼,“去年你掉到水里时,就‘报销’过一部手机了。”王林伟拍拍脑门,掏出手机交给身旁的刘津杉。

    刚刚下过雨,泥汤一样的河水看不见底,水深及腰,王林伟脚步却很快,刘津杉向重庆日报记者解释:“河底都是淤泥,不快点走就会陷进去。”

    在右手刚刚够到纸板的那一刻,王林伟突然下陷,河边的5名巡河员同时发出“啊”的惊呼声。幸好,下陷了10厘米左右的王林伟很快调整了平衡,他捞起泡沫和纸板,紧紧攥在手中,艰难地一点点拔脚,从河里走出来。

    1个月捞起十多辆共享单车

    场镇河道不过七八百米,但清理起来却花了一个多小时。除了捡垃圾、清理洪水退去后的淤泥,大家还要给路边的草坪拔草,以免影响草皮生长。

    这两年,河道中的玻璃瓶、塑料袋、矿泉水瓶等生活垃圾少了,但河里却多了一种新垃圾——共享单车。

    芦苇荡附近的水面上有个黄影子,抬眼望见的王林伟闷声走到水中,两手一抬,便提起一辆小黄车。不远处,刘津杉也从水中捞出一辆。

    “不少人租完共享单车就停在靠近水面的滨河路上。一下雨涨水,小黄车就被冲到河中。”王林伟叹了口气。从今年5月1日入汛以来,巡河员们已从河里捞出了十多辆小黄车。

    还有另一件新鲜事儿,那就是钓鱼的人多了。王林伟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在全面实行河长制前,梁滩河曾经一度是臭水沟,大家连过路都要掩鼻,但如今河水水质变好了,河两岸都是钓鱼的人,每每巡河时,巡河员们都要提醒钓鱼人水深,注意安全。

    说话间,河对岸发出欢呼声。循声望去,两名垂钓者同时抬竿,鱼线末端,鱼鳞白光闪闪,两人同时钓到了鲫鱼,甚是惊喜。

    巡完河已经是11点,王林伟招呼大家收拾工具回社区,明天再来巡。

    

编辑: 唐诗雪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81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