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那个在行政版图上消失的乡如今怎么样了?

    新华社重庆6月1日电(记者黎华玲)为了摆脱贫困,三峡库区腹地有一座乡村从十年前开始实施整乡生态搬迁。十年后,这个乡已经从行政版图上消失,仍有三四十名村民坚持留下。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座消失的乡村,记者穿山越岭,连无人机也惊险“炸机”。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值得我们如此冒险重返?

    这个地方名叫“庙堂”,距离重庆市巫山县城有6小时车程。全乡2308名村民曾散居在海拔1200米至2400米的高山上。“一上上云天,一下下河边,对山叫得应,走路走半天”是这里恶劣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

    重返庙堂,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崎岖狭窄的盘山路其实就是一条蜿蜒的搓板路。一边千仞绝壁,一边万丈深渊。一路上,多处有比我们的越野车还大的巨石垮塌。司机有时候还要下车试一试边坡是否踏实才敢继续往前开。坐在后排的记者系上了安全带,甚至都不敢往车门外看。“路,太险了!”司机连声感慨。

    颠簸前行4个多小时后,记者一行终于从巫山县平河乡抵达了庙堂。几处残破的瓦房向世人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苦难。当地有首民谣:“吃的是三大坨(苞谷、红薯、洋芋),住的是沟沟壑,烤的是转转火,睡的是包谷壳。”

    原庙堂乡庙堂村村支书王安辉介绍,庙堂人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不停地与其抗争,却始终挣扎在最贫困的边缘。有的村民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是一口铁锅,既用这口锅做饭,也用它煮猪潲。到2008年,全乡还有203户贫困户,占总户数的三分之一。

    王安辉说,乡里的孩子如果要读初中,只能到山外的乡镇去,孩子们一学期回家一次,每次要走整整2天路。另外,缺医少药以及土地广种薄收也一直是当地政府的“心病”。为了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当地曾投入巨资修路筑桥,然而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庙堂的命运,庙堂陷入了“年年扶贫年年贫”的怪圈。

    巫山县平河乡党委副书记杨亨军说,政府虽每年都向庙堂投入不少的扶贫资金,但全乡5个村中仍有2个村不通路,4个村不通电话、广播、电视。以出乡公路为例,只要一下大雨,必定会发生坍塌事故,每年花在公路维修上面的资金都在10万元以上。2007年夏天,一场暴雨冲垮了村民的土坯房和大批基础设施,不少刚刚脱贫的村民又因灾返贫。

    究竟出路在哪里?2007年底,巫山县提出了“整乡生态搬迁”。庙堂要彻底解决公路等基础设施,总投资至少需要近2亿元,而实施整乡搬迁,总投资不超过5000万元。另外,当时的庙堂位于五里坡市级自然保护区,实施整乡搬迁对于保护当地生态环境意义重大。只有搬出山外,庙堂才能从根本上挖掉“穷根”。

    2007年底,重庆市扶贫办、市发改委分别拿出了1000万元和650万元专项扶贫资金。2008年初,巫山县成立工作组,按照“政府引导、群众自愿、分类指导”的原则,以县外自主安置每人补贴8000元、县内插花安置每人补贴7000元、县内农村集中安置每人补贴6000元的标准,全面启动了庙堂整乡生态搬迁工作。

    2009年,在整体搬迁任务基本完成后,重庆市政府批复“同意撤销庙堂乡”。庙堂乡在行政版图上从此消失,并入正在申报的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3年,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获批。

    如今,2000多人已经搬离庙堂,仍有三四十名村民选择了留下。55岁的陈昌碧和老伴决定留下。她说,现在进出山有路,相比起以前穿越深山老林已经方便很多,“留在山里种点粮食、中草药,喂喂鸡和猪的生活,我很满足了。”

    重庆市五里坡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庙堂管理站站长袁堂平说,两千多名村民的出山,使得五里坡保护区管理的森林面积增加了一倍,达到了20万亩。而一代一代“刀耕火种”留下的裸露的岩石、贫瘠的土地,正在逐步恢复生态。根据科学考察,保护区拥有400多种野生动物,2800多种野生植物,其中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动植物就有79种。

    在庙堂后溪河畔,有一棵树龄1200年的铁坚油杉,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第二大油杉树,高几十米,一根枝丫一人也抱不拢。“不仅有油杉树,我们还发现了珙桐、红豆杉等珍稀树种群落,令人惊喜!”袁堂平说。

    如今的庙堂,成了名副其实的动植物乐园:郁郁葱葱的树木,漫山遍野的鲜花,形态万千的岩石,一泓清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撞击在岩石上水声潺潺,高山流云倒映在水中……整乡搬迁后的庙堂,尽管从行政版图上消失,但它的故事一直留在人们的心中。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292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