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畅享北碚时光

北碚朝阳桥 王飞 摄

  畅享北碚城里的时光,是一次心灵的诗意旅行与感官的完美享受。

  栖居历史的深处,我喜欢用冷峻的目光打量心仪的偶像。在水一方的北碚,一如我魂牵梦萦的伊人。

  北碚的与众不同,不仅仅是因“碚”石而得名,也非《新华字典》独特的解释:“碚,多用作地名”而享誉。碚城之魅,集宠了造物主赋予的天生丽质,沐浴了先贤哲人的思想光芒,沾染了夜雨梧桐的清越灵气。倚嘉陵傍缙云,让北碚与众不同,充满了吸引眼球的自豪与文脉底气。质朴的称谓,蕴含着一个城市无法描述的情愫与魅力。淡雅如菊的城市形象,骨子里蕴藏着传统的文化基因,清新、空灵、优雅的外表散发出深厚的历史内涵。抗战文化、民国遗风、改革成就将北碚多元的城市形象展示得婀娜多姿、丰富多彩。

  纵览北碚版图,畅享北碚时光,醉美线路还是回味沧桑老城、感悟现代新城,让游人走过你的全世界。

  打量北碚老城,太多的记忆符号汩汩而出。伫立毛背沱高楼之上,偶尔可穿越悠扬的笛声,远眺蓝天白云下的青山绿水,饱览晨曦和夕照勾勒的新朝阳大桥不同的剪影。鸡公山下,朗朗读书声将“兼善教育,兼善天下”诠释得淋漓尽致。

  翻修后的“七一”桥,平静横卧于龙凤溪上,只有桥下曾经发掘过的阴沉木见证过老城的沧桑脉络。从天空鸟瞰,老城的韵律平平仄仄,车水马龙的滨江路宛如葱色玉带,环绕着老城,写意着“一半山水一半城”的水墨意境。沿滨江路迤逦前行,登临广电大厦,暮色中的碚东大桥,在高清数码镜头前美得令人眩晕窒息。孑然浅滩的江中碚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见证着身边的潮起潮落和老城蝶变的春夏秋冬。

  记忆中街市人车混杂的碚峡路,“梧桐夜雨应犹在,只是市容改”。精心打造后的长长街道,伴随着斑驳阳光、如织行人,形成碚城老街最长的风景线。

  在沧桑的北碚老城下半城,风貌改造后的南京路片区,浮躁喧嚣的街道复归宁静。灯光阑珊的夜晚,江风轻拂,高楼弦歌,穿行在秋雨梧桐的街市,可发古思幽,遥想抗战“小陪都”当年的景致与时代氛围。

  穿越时光,在人比黄花瘦的小巷,在雨打梧桐的街檐,偶尔可以邂逅撑着油纸伞,玄色长衫下挟着厚厚书稿的文学大师,抑或是幽默诙谐的雅舍主人梁实秋,抑或是《四世同堂》的老舍先生……

  如果说,北碚老城力图还原和展示的是旧城风貌,历史韵味,那么,以行政中心为轴心的区域则是一座快速崛起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诗意新城。阳光明媚的日子,远近的市民慕名而来,举家攀爬健身梯;夜幕降临,缙云广场灯火辉煌,风格迥异的广场舞、自娱自乐的歌唱者、练习地书的老人、嘻哈玩耍的孩童、三五成群的散步者营造出国泰民安、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嘉陵风情步行街、体育中心、高速路花市、双元鲜花大道、自然博物馆、金刚碑、轻轨等景观元素,把新城烘托得美轮美奂……

  畅享北碚城里的时光,是一次心灵的诗意旅行与感官的完美享受。走出城区,更是天高地远,风景宜人。奇峻金刀峡、偏岩风光等风物景观构成了北碚唯美的画卷。

  北碚时光,美哉叹哉!自唐代开始至清末,共有48位历代诗人诗赞北碚。唐代大诗人陈子昂的《入东阳峡与李明府舟前后不相及》,据考证是目前能搜集到的最早描写北碚的诗:

  东岩初解缆,南浦遂离群。出没同洲岛,沿洄异渚濆。

  风烟犹可望,歌笑浩难闻。路转青山合,峰回白日曛。

  奔涛上漫漫,积水下沄沄,倏忽犹疑及,差池复两分。

  离离间远树,蔼蔼没遥氛。地上巴陵道,星连牛斗文。

  孤狖啼寒月,哀鸿叫断云。仙舟不可见,摇思坐氛氲。

  触摸北碚行走的风景、畅享北碚美好的时光,体验北碚有引力的乐趣,身临其境无疑是人生最好的抉择。

  (作者单位:北碚区水土街道水土高新园)

编辑: 葛琦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939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