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奉节:集体经济殷实了“空壳村”

  新华社重庆6月5日电(记者韩振)社区有了集体经济后,朱炳宣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足了。

  朱炳宣是奉节县莲花社区党支部书记,也是社区集体经济的负责人。去年,县财政补助20万元资金后,朱炳宣联合党员干部、部分村民筹资100万元,成立了集体经济组织,当年就创收30万元。

  谈起致富经,朱炳宣信心满怀地说,集体经济通过流转土地及村民土地入股,种植了200亩草莓、晚桃、翠李等特色水果以及1500亩油橄榄,在其他产业还未投产的情况下,靠草莓创收了30万元。今后几年随着油橄榄以及水果进入丰产期,收入将更加可观。

  “去年集体经济提取了3万元作为公积金和公益金,用于水池、道路等设施的维护和贫困慰问金,钱虽然不多,但基层党组织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增强了。”朱炳宣说,莲花社区的集体经济涉及农户217户,其中贫困户56户,除了分红和土地租金,发展集体经济带来的劳务收入也很可观,去年达80万元。

  三峡库区,曾经因产业空虚而遍布“空壳村”。这些“空壳村”因没有集体经济支撑,建设基础设施、组织公益事业、开展扶贫济困乏力。

  奉节县委书记杨树海说,去年初,奉节县多方筹集财政资金9120万元,引导全县376个村建立集体经济组织,着力推动“空心村”发展。

  “我们争取到市里财政资金2000万元,对20个村进行补助,每个村100万元;又整合县级涉农资金7120万元,对全县356个村按每村20万元进行补助,支持他们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目前农村集体经济已对全县376个村全覆盖。不少村民还将土地和资金入股,进一步壮大了农村集体经济的实力。”奉节县农委主任昌世华说。

  据昌世华介绍,奉节县农村集体经济形成了如下几种形态:一是服务创收型,财政扶持资金添置植保无人机、松土机等设备,组建专业化农技服务队开展有偿服务;二是物业租赁型,整合补助资金修建现代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出租;三是资产经营型,依靠自身资源独立发展或经营经济实体;四是保底入股型,将财政扶持资金入股到市场经营主体,每年分红。

  “每个村的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等因素不同,在具体形态上我们不搞一刀切,而是充分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由村民代表和村支两委讨论决定采用哪种形态,具体怎么操作,政府起到宏观调控的作用,避免恶性竞争。”杨树海说。

  为保证村集体经济运行过程的公开透明,奉节县还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如村集体资产管理、财务、审计、分配等制度,做到有章可循。同时加强对农村集体经济的“三资”清理,建立台账,做到有账可查,账实相符,确保村集体“三资”管理使用公开透明,管得住、用得活、不出事。

  记者在奉节多地采访了解到,虽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普遍成立时间不长,但不少村已经尝到了甜头,不仅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更为当地培育了新产业。

  莲花社区只是奉节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缩影。记者在深度贫困的平安乡看到,该乡的农村集体经济正发挥着积极带动作用,引导村民发展高山生态蔬菜,原本种植红薯、土豆、玉米的土地,产生更大经济效益。

  杨树海说,奉节县通过财政资金撬动,让农村集体经济重新复苏。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294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