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躲在警车上只为看女儿一眼,她笑他也笑

  郜先生躲在警务车旁,看着女儿走出考场。

  昨天下午5点10分,高考第四场考试结束,在江北区字水中学考点门外,考生们鱼贯而出,早早在校门外等候的考生家长们迎了上去,现场顿时热闹起来。

  而在校门口右侧人行道边的一辆交巡警流动警务车前,一位中年男子在警车边忽左忽右,似乎在躲着什么。隔着警车的茶色车窗,男子看到两名穿着红色上衣的女考生有说有笑地上了大巴车,他向民警道别后,也喜笑颜开地走开了。

  这名男子是干什么的?如果他是考生的家长,为什么不上去接孩子呢?这一切都要从高考第一天早晨说起。

  低调躲闪,只为能看女儿一眼

  前天上午7点过,距离高考首场考试进场还有1个小时的时间,江北交巡警支队石马河大队的流动警务车早早地停到了校门边上。当时,校门口已经有许多考生家长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在警车附近徘徊。民警上前询问,男子自称姓郜,湖北人,他的女儿今年参加高考,他是来看女儿的。

  前来送考的父母成千上万,还有些母亲穿着旗袍来给孩子助威,可为什么这位父亲如此低调,甚至要不动声色地躲着女儿呢?

  郜先生说,他女儿平时都是住读,他们一家在重庆也没有亲戚朋友。往常都是他和妻子开车从湖北来重庆看读书的女儿。高考期间,原本郜先生准备和妻子放下手里的工作,来重庆陪伴女儿高考。可考试之前,女儿在电话里拒绝了父亲,她说这样一来,自己反倒压力大了,不能全身心投入考试。

  虽然口头答应,但郜先生夫妻两人实在放心不下,“平时女儿成绩还不错,也很听话,在重庆读书生活都不需要我们操心。但毕竟高考对于每个人来说,也许只有这一次……”于是,郜先生在没有告知女儿的情况下,独自来到重庆,陪着女儿考试。但他来考点前陪伴,又不能让女儿知道,于是只能躲在附近,远远地看着女儿进考场、出考场。

  民警也被这位父亲感动了,邀请他到流动警务车上来坐着,这样更隐蔽些,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些。

  蹲守7次,看见女儿笑他也笑

  昨天下午4点,当记者来到字水中学考点时,校门口执勤的江北交巡警支队石马河大队教导员陈光斌告诉记者,这位来自湖北的郜先生已经每场考试不落地“蹲守”了7次:“前三场考试,考生进出考场,他都在。今天下午第四场开考前,他也来了。这会儿他到附近闲逛去了,等会散考,他也会准时出现。”

  陈光斌说,“郜先生和我们闲聊谈起女儿时,他简直双眼放光,说女儿又聪明又懂事,一个人在重庆的中学住读,没让他们操一点心,吃穿用都全靠自己打理,非常乖巧。”

  郜先生的女儿赴考和离开都是乘坐大巴车,而大巴车就停在流动警务车不远处。女儿下车进入考点,从考点出来上车,都要从警车前经过。躲在警车上,对郜先生来说是最佳的观察点。

  “看到自己的女儿安全进了校门,他就放心地走开了。散考时,他看到女儿笑着和同学一起走出来,得知女儿考得不错,他也笑起来。”陈光斌说。为了能更好地“隐蔽”,郜先生还特意买了一顶草帽。当他戴着草帽走在家长中间时,很显眼。

  今天考试完,他将和女儿汇合

  昨天下午5点,第四场考试结束,不过此时考生还没有走出考点。果然,郜先生准时出现在了警务车旁。

  郜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是湖北利川人。家里人认为重庆这边中学教学质量好,所以把女儿送到重庆读高中。女儿也不负众望,学习成绩不错。

  郜先生于高考前一天的晚上从湖北老家出发的,到重庆时已是7日凌晨2点过了。他在考点附近匆匆地找了一家宾馆住下,可怎么也睡不着,7日清早就赶到了考点前。

  看到女儿和同学们一起,从大巴车上下车,还能从容地走进考点……考试结束,女儿和同学有说有笑地上了大巴车。郜先生的心里就像盛夏时分吃了一块冰西瓜,“别提有多舒心了!”

  昨天下午5点10分左右,两个身材瘦高、留着长发的女孩子牵着手从校门口走出。郜先生弯着腰半蹲着在警务车里,隔着警车的茶色玻璃,看着两个女孩子上了停得最近的一辆大巴车。他说,粉红色上衣的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女儿。他回头望了望,已不见女儿的身影,在向民警道谢后,便慢步离开。

  郜先生对记者说,女儿还要参加第三天的考试。等考试全部结束后,他会和女儿汇合,然后带女儿回湖北老家休息放松一段时间。

  仅隔着一层玻璃,女孩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在身边。这也许就是人世间最真诚和纯净的爱,是父母和子女之间最不动声色的牵绊。

  孩子,这份爱你可曾看见?

  记者 谭遥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296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