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作家9年4赴尼泊尔 《梵香》探寻旅行之美

红尘与读友们分享旅行文学。新华网 发 郑悦摄

红尘3年写成的《梵香》。新华网 发 余岚摄

  新华网重庆6月11日电 “有时,旅行就是一种自我成长的方式,而写作更像是无止境的另一场修行。”近日,国家地理作家、重庆工商大学教授红尘在重庆方所书店做了新书《梵香》的分享会。活动现场,红尘向读者讲述了9年时间里4次奔赴尼泊尔的故事。

  用心踏上每一次旅程,用情见证每一次成长

  “什么是旅行?你理解的旅行是什么?”红尘说她理解的旅行有五种形态,或者叫五种层面、五种境界:普通游客、独自背包穷游、极地冒险探险游、义工旅行及心灵行走。

  红尘说:“作为普通游客,我们每个人的第一次旅行大都是浮光掠影的。”2007年,她和16位朋友自驾3000公里,翻越了喜马拉雅的北坡——中国西藏,再到喜马拉雅的南坡——尼泊尔,那次1个月的自驾之旅,她像所有的游客一样,在尼泊尔不断地疯狂购物、拍照刷微博。

  2008年,红尘第二次重返尼泊尔,她选择做一个独自穷游的背包客,花4个月的时间走遍了尼泊尔的古老乡村、城镇、集市,众多的世界文化遗址、寺庙以及雪山,并融入当地人日常的文化、生活与习俗之中。旅行回来后,她花1年的时间完成了《尼泊尔的香气》一书。

  2012年,她第三次奔赴尼泊尔,徒步3个月走完1000公里的喜马拉雅长廊,那是全世界的徒步者、登山家都渴望去穿越的圣地。回顾第三次的极地冒险探险之旅,红尘说那是她向自己的生命极限与生命的最低谷时段发起的挑战。因为在那段时期她的母亲身患肺癌,做了6次痛不欲生的化疗,她那么痛,却能安静地写下5180字的《金刚经》。

  母亲离世后,红尘用两年时间写下了《徒步喜马拉雅极地与你相遇》,该书入选了《中国报告》第二辑,成为“2014中国好书榜年榜之生活类TOP100”。

  2015年4月,尼泊尔发生了8.1级大地震,12座世界文化遗迹遭毁灭。红尘重返尼泊尔做了一个月的国际志愿者,帮助当地人学习中文,去汉语角“坐台”,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那个靠旅游业生存的小国尽快从重创中恢复。红尘说有的旅行是物质享受的旅行,而义工旅行则是一次精神享受之旅。结束义工之旅后,红尘回到中国,开始为尼泊尔母亲重新写一本书。

  她用3年时间写下《梵香》,记录了前后9年4次在尼泊尔的生活。书中有40个在路上的温暖治愈的故事,有生死之交的徒步向导毗湿奴、逃离战区的克什米尔少年托斯弗、一生都在画唐卡的僧侣比夏尔等当地人。她用写作的方式完成了她心灵的再一次行走。

  “最打动我的是她的一种力量感”

  红尘分享完五种旅行方式与旅行文学的创作故事之后,《梵香》一书英文目录的翻译者陈兵用两个英文单词谈了他看这本书的感受。他说Tourism是旅游,Travel是旅行、漫游。前者更注重观光,而后者更注重体验。“红尘一直都在行走,《梵香》是红尘在精神上的自我超越。”

  远在法国的作家Paula(保拉)发来了贺词,她曾在尼泊尔做过文化使节。她说:“尼泊尔是山的国度,行走在这些大山里,会让人知道我们人类的局限。尼泊尔承受了许许多多这样的人类困境和局限,然而这些山峦仍然继续给我们带来启迪。”

  活动现场,红尘与陈兵用中文和英文共同朗诵了书中的片段。一位名叫章会的粉丝说:“最打动我的是她的一种力量感。她从一个游客,变成一个背包客,再到一个极地探险家甚至一个国际志愿者,把喜欢的东西去努力做到极致,我认为这是需要一种博大的胸怀与真爱的能力的。”

  正如红尘在《梵香》一书中所说:“从未有人知道旅行之后的命运。每一次的旅行对我们来说都是我们生命的一面镜子,它能看见那些经历过的事情和经历过的时光,最后在所有的经历中,我们会有所开悟,有所珍惜和有所回报。” (郑悦 唐扬帆 刘露遥 王睿睿)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97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