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为赖掉25万医药费 重庆一厂之长化身极品老赖

  6月13日下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雷霆出击,连续宣判了5起“拒不执行判决”案件。重庆晨报记者旁听了庭审全程,为你讲述两个极品“老赖”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故事。

  故事1

  先是撒谎后是离婚 为赖钱他用尽了花招

  在成为“老赖”以前,阿柏(化名)是一家橡胶配件厂的老板,与前妻合伙开厂。因为一场砸伤事故,法院判决他赔偿伤者25万。两年多时间里,他始终不愿意拿这笔钱,从厂长到极品“老赖”,他的一系列举动让人大跌眼镜。

  事情源于2016年2月的一次用工,工人艾先生接受阿柏要求,移动其厂房里的车床,其间发生事故,艾先生被砸伤。6月13日,艾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这场事故的“惨烈”,他的三根脚趾荡然无存,脚背一大块肉瘤,是从左腰取下的肉填上去的。

  此后,艾先生因阿柏不支付治疗费将其诉至法院。2016年12月28日,江北区法院判决阿柏赔偿艾先生各项损失253519.99元,并要求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阿柏不服,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6月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10月19日,因阿柏拒不执行判决,执行法官前往阿柏住所拟对其进行拘留。阿柏作出虚假承诺以骗取艾先生谅解,逃避拘留。

  “从那以后,电话都打不通了,更别说找人了”。说到这里,守在艾先生身旁的姐姐也哭了,说:“我弟弟在医院无人经管(照料),差点死了,他完全是昧良心。”

  阿柏随后又和窦谋谋协议离婚,同时在协议中注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债务,企图以此逃避夫妻共同财产被执行。在工厂正常生产经营的情况下,阿柏仍拒绝执行判决。

  执行法官告诉记者,阿柏每月还有固定的社保等收入,是不缺钱的,称之为极品“老赖”不为过。

  2018年3月6日,阿柏被公安机关捉获归案。在审理过程中,他终于向艾先生支付了18万元,达成后续钱款分期支付的协议,取得了艾先生的谅解。

  6月13日,江北区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法庭上,阿柏穿着一件条纹衬衫、短裤,他声音很小,话也不多,完全没得之前极品“老赖”的痞劲。

  当天,法院综合其具体情节,依法对其从轻处罚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阿柏有期徒刑八个月,宣告缓刑一年六个月。

  故事2

  租约到期不退房,他想让房东赔装修费

  租房开麻将馆,租约到期后,拒绝腾空将房子返还给房东,尽管这已是租赁合同上写明了的。大江的“嚣张”,在别人看来匪夷所思,他自己却认为“不是事儿”。

  2017年12月18日,江北区法院作出判决,要大江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位于重庆市江北区郭家沱某小区的房屋腾空返还给房东袁先生,并按每月1250元向自诉人支付从2017年6月16日起至腾空返还租赁房屋之日止的房屋占用费。

  但判决生效后,大江一直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义务。

  2018年1月22日,袁先生提起拒绝执行法院判决罪的刑事自诉,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2月2日,江北区法院执行局干警前往上述房屋张贴公告,告知大江,要他限期腾空返还给袁先生,并将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传票等文书送达给了大江,但大江仍拒绝执行。

  对大江的举动,执行法官也是记忆犹新:“他给人的感觉,很嚣张,我们的执行法官是个女孩,年轻、个头小,他甚至在执行现场形成了某种‘威慑’。”

  大江称,自己租赁这套房作麻将馆,投入的装修不小,共计5万元,他想让房东把这笔钱吐出来。尽管在双方的合同里,并无要退装修款的约定。

  2018年3月15日,执行法官再次前往上述地点,责令大江限期腾空返还房屋。

  2018年5月22日,房东袁先生以大江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向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提起控诉。江北区法院审理认为,大江对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依法应予以处罚。自诉人袁先生控诉大江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

  大江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家属已代为支付相应租金,并将涉案房屋腾空返还给了袁先生,已履行了全部执行义务,综合其具体情节,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据此,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13日审理决定,大江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其拘役五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

  记者 张旭 摄影报道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9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