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巫山大峡村发展乡村旅游

    重庆市巫山县大峡村,隐藏于湖北神农架与巫山交接的深山,整个村子在900多米的半山腰,背靠近2000米的大山,门口有一条深幽的峡谷,故名大峡村。全村幅员面积8.46平方公里,辖3个社,现有户籍人口138户428人,常住人口90余人,大峡村是深度贫困村。

    这个村庄,过去因为贫瘠,村里的人出走的出走,最后只剩下老弱病残90余人留守。因为闭塞,这个村庄,一直在岩上沉睡多年。

    随着脱贫攻坚的号角响起,村庄从沉睡中正在惊醒。如今,在苍翠的山间或岩上,九曲回肠的硬化路,崭新整洁的安置房,鲜活旺盛的各色绿化花草,幽长的栅栏,记录着历史岁月的矮墙老屋、篓箩盆罐……在蓝天青山的映衬下散发着浓浓的乡愁,村庄正以脱胎换骨的清秀呼之欲出,恍若一夜之间成为了镶嵌在岩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治愚:把脉切断穷根

    平河乡宣传委员欧长江是大峡村第一书记,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入户和村民拉拉家常,宣讲县上和国家的脱贫政策以及未来的帮扶措施,再聊聊村民未来的发展规划,村民眼看着村里的变化带来的机遇,都在踌躇满志地规划着未来。欧长江说:“刚来的时候,搞这个事简直让人头疼。你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信。”

    大峡村的村民地处偏远的高山,长期的闭塞已经让老百姓习惯了贫穷,当脱贫攻坚的政策传进村子里的时候,村民都认为是不可能事。说到异地搬迁有政策补助时,大家都说“莫相信那些淡扯扯,政府又是在搞花架子,最后不了了之。”还担心把房子拆了到时连窝都没了,死活都不愿意搬迁。说到要修路打水池,村民第一反映就是不准占自己的田地,或者高价要求补偿。

    “志不立,万事不可成。”通过走访调研发现,这穷根出在思想上,不但老百姓如此,就连村支两委好几个成员都如此,习惯了贫穷。因为贫穷,常年养成了“锅里不争争碗里”的红眼病。

    是病,得治。快刀斩乱麻,改选村支两委成员,组建积极正能量的干部队伍力量。开会,宣讲,动员,示范,周而复始。终于有几户自愿搬迁新建房屋。当村民看见崭新的水泥房矗立在眼前,亲眼看见别人享受到国家政策补贴时,才敢相信。

    “我现在感谢政府给建的新房子,享受国家政策条件很好了,就是还想在村里做点小工挣点钱再讨个老婆。”51岁的低保户颜付荣说,以前单身一个人,就靠住一间偏岩屋,政府说要搬,还不敢搬怕最后没着落。

    过去,大峡村全部是土坯房,破旧萧条。如今,大峡村通过土地收储政策完成异地搬迁,危房改建30户,新建成3个安置点,村民走出过去破旧的危房,配置了垃圾清理站和垃圾桶,住进了环境干净整洁的新房,思想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纷纷认识到这也许是改变贫穷命运的唯一机会,都开始支持各项工作。

    修路:打开任督二脉

    “以前我们这里路不通,就是有东西都变不成钱。”1社63岁的村民董申荣告诉笔者。他每年都种几亩地的中药材,就因为路不通,出山进山都需要人力背,来回要走30多里的山路。

    遭受因为路不通造成生活不便,致富梦被阻困扰的不止董申荣一家,村里几乎所有村民都感同身受,有时为了买一包盐就要翻山越岭来回几十里的山路,卖个猪得请7、8个人工抬出山去来回2天的时间,常常豆腐花成肉价钱。因为穷山恶水,董申平的妻子扔下3个孩子离开了再也没回来。

    路,已成为了困扰当地村民脱贫致富的拦路虎,如何突破这个瓶颈,打开阻碍经济发展的任督二脉?修路,似乎已成为了干部和村民的共识。2016年,村民自发支持政府新修道路6.8公里,硬化6.8 公里,一条之字形的“48道拐”犹如彩带一样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打通了大峡村的经济主动脉。新修人行便道1.8公里,通村通畅、通组通达率100%。

    因为路通了,方便运输建材。2016年后,全村新修水池3口1400立方米,解决428人的饮水安全问题,实现饮水安全100%。改建村级服务中心及通互联网,从此结束过去“出门靠走,说话靠吼”的尴尬局面。

    路通产业活。贫困户董平凤发展了中药材种植10多亩,今年还发展了脆李种植。如今,好多外出的都打算回乡发展产业。董申高的儿子在广东打工多年,听说家乡条件变好了,专程回家查看,打算回乡利用老家闲置的田地山林创业。大峡村如今常住人口90多人,境内以山地为主,耕地面积1350亩,森林面积12570亩,地多人少,最低海拔200多米,最高海拔1200多米,结合立体气候十分明显的特征,确立了西瓜、脆李、中药材种植和山羊、生猪养殖为主导产业,现已在全村发展西瓜种植200亩,脆李种植400亩、中药材500亩,新发展山羊养殖480只。

    乡村旅游:点燃内生动力

    大峡村,距平河峡谷入口5公里,距县城100公里,在G318国道上,森林覆盖面积1万多亩,植被良好,空气清新。

    在山上,虽然村民已经住进了舒适的安置房,但还保留着部分农耕生活的原貌,农家的土坯房,相对传统的农耕方式,各色相对老式的农家生活器具,每逢云雨天气,云雾缭绕宛若仙境。这些都是如今都市人们正在追逐的一种记忆。如何利用区位优势将大峡村的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如何留住这份难得的乡愁,做大生态乡村旅游,这得要看大峡村的村民脱贫致富的信心能有多大。

    常言道:“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2016年,大峡村得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巫山县旅化委要在大峡村开发民宿乡村旅游。袁孝永是大峡村村民,常年在外打工。听说村里条件变好了,要开发乡村旅游,就回乡创办起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

    6月15日,是大峡村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岩上人家揭牌开张的日子。村民们早早的都聚集在一起忙着张罗。在旅游接待中心四周,新建成的廊桥步道、篱笆草坪、各色露营的帐篷、鲜花绿培、风车、篾篓等各种农具,引得客人赞叹不已。在岩上小院里,且不说醒目的酒坛、精致的石磨竹栅栏,就是袁孝永带领工人准备的飘香农家饭菜,就令人垂涎三尺。在场近200人狼吞虎咽的吃相足以见证大峡村乡村旅游的气象。

    在老屋场的矮墙边,屋檐下,摆挂着的大蒜、悬挂着的衣物、叠放的背篓簸箕,老大爷给鸡撒食、大婶筛着粮食,晚餐后在老屋院坝里展演的三峡皮影,跳着的巫音……每一处都是一道原生态的风景.

    乡村、老屋、巫山非遗文化、村民、都市人……这意境难再寻。于是,北京的画家成都的摄影家、巫山的本土摄影家摄影来了,上海、武汉各大城市的客人来了,都被眼前一份浓浓的乡愁吸引着,陶醉着。

    “一个人发财不叫致富,只有和乡亲们一起发财了才叫真正致富。”袁孝永说。因为才开始还没有效果,好多村民还不敢投入,她就采用合作社入股的方式,让村民通过土地的方式加入,平时还可以到接待中心打工挣工钱。目前,已有23户村民其中16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按照规划,随着以后规模的不断扩大,他们将会把农产品的种销结合,让每一户村民都加入到合作社成为股东。

    当地村民看着村里变化如此之快,合作社的开门生意如此火爆,一改过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陋习,热心的前来帮忙。都在暗自高兴,纷纷在盘算着,等到二期民宿乡村旅游建设完成后,村里来的人气更旺了,自己也要吃上旅游饭。(特约通讯员 陈廷权 通讯员 向永蓉)

编辑: 唐诗雪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02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