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40年来 重庆叫得响的影视剧不只“棒棒军”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棒棒,来哟……来啰!”时隔20多年,已是34岁的徐新宇在电脑上通过回看,听到这两句铿锵有力的重庆话对白时,脑海里浮现出当年透过10英寸的电视机荧屏看到他们当时的场景。

  《傻儿师长》、《山城棒棒军》……对更多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妹儿来说,这些地地道道“重庆造”电视剧带来的熟悉味道,远比《疯狂的石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来重庆拍”的电影更早刻入脑海。也正是这些更多浓缩了家长里短、山城美景的作品,构成了你我改革开放40年来的荧幕感动……

  1986年

  30多年前重庆就有“最佳医疗剧”

  对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观众来说,应该已经不太知道,1978年改革开放后重庆第一部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的电视剧了。即便是在网上搜,有关这部诞生于1986年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搜索结果也极其有限。

  对于这个片名,做医生的观众应该很熟悉,它是古希腊神圣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誓词。这部由原重庆电视台编导、一级编剧张鲁参与编剧的电视剧正好借用了这个神圣的誓词之名,讲述了一出发生在医患之间的故事。

  该剧围绕三位医生竞争眼科主任和一个病患孩子的眼睛被摘除这对矛盾组织情节,大家能想象到的真诚和虚伪等人性的种种都被放到了台面上来进行演绎。

  尽管相关资料甚少,但重庆晨报记者仍在豆瓣上找到了有关这部剧的网友评论——“造型和情节都跳出了当时的现实……医院和病床就像变成了一个舞台,病人和医生一起演了一出很沉重的戏剧。”“中学时代一部刻骨铭心的电视剧,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这样令人肃然起敬的电视剧。”

  记者留意到,直到2014年都还有网友在询问什么地方可以重温这部经典作品。而评论中还出现了一看就是当年看过《希波克拉底誓言》日后当上了医生的观众留言:“记得同学们看到某些片段时鄙夷的眼神,只不过不知道多年之后,当我们真的穿上白袍,能不能做到现在心中所想的我们。”

  《希波克拉底誓言》在诞生的第二年(1987年)就获得了第七届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这在电视机还算不上完全普及的年代,已属非常不易。

  但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幸不得不提,参与该剧编剧的重庆电视台编导、一级编剧张鲁先生就在获奖的同年,不幸遭遇车祸,高位截瘫。重新振作的他后来策划、导演了反映贫困山区儿童就学情况的长篇纪录片《跨世纪希望》,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1990年

  “凌汤圆”“傻儿师长”捧红方言剧

  毫无疑问,本土明星、尤其是本土笑星是从改革开放、电视机大规模普及后才兴起的概念,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胖胖的刘德一。1957年考入重庆市川剧院训练班学艺、后出任丑角演员的刘德一在改革开放后进入影视界,出演的第一部方言喜剧就是《凌汤圆》,那时还是1988年。

  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观众应该还有印象,尽管后面事关商战、受害破产等较为复杂的情节看不太懂,但“凌汤圆,圆圆圆……”极富川剧特色的主题曲和刘德一圆圆的大光头、憨憨胖胖的体态,肯定是好玩的童年回忆之一。

  这部取材于四川隆昌商人林名合真实经历的方言剧,1990年就被选到了中央电视台播出。而直到今天,央视网上都还有可以点播的链接。差不多就是从《凌汤圆》起,方言喜剧开始在荧屏上崭露头角,这才有了后来横空出世的《傻儿师长》。

  同样脱胎于有真实人物的《傻儿师长》诞生于1992年。刘德一把傻儿有傻智演到了极致,有情有义、最终共赴国难的樊傻儿成了他的第二个标签。

  “吃麻将、背三字经……印象太深刻了”、“方言剧的巅峰之作,可能只有《山城棒棒军》才能相提并论。”除了这些点赞,更有当时还在上小学的80后观众跟记者回忆,“《傻儿师长》播的时候是晚上,而且比较晚。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本来那时都该睡觉了,但爸爸特许我看完才睡,当时好兴奋。”

  1997年

  直辖迎来重庆名片《山城棒棒军》

  1997年,重庆迎来直辖,重庆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学研究会合作推出的方言喜剧《山城棒棒军》也在这个重要时间点上和观众见面。梅老坎、毛子、蛮牛、周幺鸡等一系列角色的名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取代了演员本名,被重庆市民口口相传,这足见“棒棒军”有多火。

  傻得有点可爱的毛子、心思细腻的梅老坎,还有最后见义勇为的蛮牛,以及把知青情结完美融入的孟小渝……在重庆直辖前后,成了市民最喜爱的电视角色。

  整整20年过去,去年早已变身导演的“贾宝玉”欧阳奋强来到重庆拍摄新剧《嗨!棒棒》时,第一时间召回的依然是当年剧中的“毛子”。记者在探班现场,也见到了演员赵亮,大家都依然称呼他为“毛子”。而直到今天,都还有观众提到剧中的“周幺鸡”,却仍然不知道扮演他的演员叫啥名字。剧中这群“棒棒”通过一个个啼笑皆非的小故事,把现实中在山城爬坡上坎的“棒棒”成功推向了全国。

  进入新千年后,2001年开播的室内搭景方言喜剧《街坊邻居》又成了山城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等大家日常生活里最具烟火味的故事,都被浓缩到了一条嘉陵巷里。刘卫东、白小军、蔡倩云、周幺婶等角色红极一时不说,刘卫东、白小军等角色名也一度取代了凌琳、曾凡强的本名。

  2005年

  《疯狂的石头》引来全国摄制组

  大银幕上的重庆迎来爆发期应该是2000年之后,带着影帝影后们的各大剧组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山城。观众们看到的“重庆”影视作品也开始进入各种大牌导演带来的“来重庆拍”时代。

  2002年,率先把极富烟火气的山城拍入镜头的是巩俐、梁家辉带来的《周渔的火车》,片中另一位男主角就是当时还算不上一线明星、如今被称作“颜王”的孙红雷,而此时的巩俐已经完成了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大满贯。

  根据剧情需要,巩俐饰演的周渔通过火车辗转于两段感情之间,重庆的火车站自然成了重要取景地。可能如今挤在人群中排队两三个小时体验过长江索道的外地80后、90后们不太知道,这部片子里就已经有了长江索道,这比让全国人民对索道津津乐道的《疯狂的石头》早了四年。

  两年后,张艺谋带着章子怡开进永川的茶山竹海,完成了《十面埋伏》的拍摄。永川茶山竹海成了影片除乌克兰克索沃国家森林公园外最重要的外景地,当地直到现在都还在享受这份“遗产”产生的后续效应。

  2006年,《疯狂的石头》在并不被看好的情况下红到发紫,几乎可以说,它直到现在都还是重庆都市风光在大银幕上的最佳代言影片。

  配着已故音乐人润土创作的片尾曲《我是重庆崽儿》,《疯狂的石头》用极富创意的黑色幽默剧情设定,将轻轨、长江索道和拥有全国最高匝道的立交桥苏家坝立交都捧红了。而小什字罗汉寺外的那个窨井盖也因为片中巧妙的搞笑设定,而一度成为外地年轻游客来渝旅游时的必到之处。所以,一度有网友开玩笑式地点评,“《疯狂的石头》捧红的重庆地标,远比其中的演员多。”

  同年还有两部片子不得不提。其一是张艺谋二度入渝在武隆天生三桥取景拍摄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这几乎成了武隆和电影结缘的开始。其二,贾樟柯在奉节取景、聚焦三峡的《三峡好人》,该片还收获了意外惊喜:在威尼斯捧回了金狮奖。

  2010年,还有一部“来重庆拍”的电影不能不提——多年来,影视作品中直接名字就有重庆的并不多见,国内文艺片导演王小帅带来的《日照重庆》算是开了一个先河。王学圻、范冰冰和张嘉译、秦昊这样的演员阵容,豪华程度自不用说,影片也把长滨路、长江索道都拍了进去。

  2012年

  “重庆造”电影渐渐开始发力

  2012年,重庆影视圈迎来一件大事:重庆电影集团正式挂牌成立。从此,“重庆造”电影开始发力,而他们的第一次大手笔就是和华谊兄弟公司联合投资出品了冯小刚执导,汇集了张国立、陈道明、李雪健、张涵予等一大批戏骨的《一九四二》。这也是重庆电影集团第一部投资的影片。

  以史实为依托的《一九四二》,专门在两江新区兴建了民国街用以取景,而黄山蒋介石官邸等都成了取景地。

  目前正在热映中的《幸福马上来》也是出自重庆电影集团之手。从片中角色“茅雪旺”的名字设定和层出不穷的重庆山水都市美景入戏就能看出,“重庆造”电影正在成为主流。

  另一边,武隆和电影的结缘迎来最高潮。2014年,由美国导演迈克尔·贝执导的《变形金刚4》通过镜头剪辑,直接把天坑变成了机器恐龙们的家。

  而距离现在更近一点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火锅英雄》自然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导演张一白和演员陈坤是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外,洪崖洞、鹅岭二厂文创公园都凭借电影镜头成了网红。《火锅英雄》更是把在防空洞吃火锅这种重庆人早就习惯了的生活方式推向了全国。本报记者 裘晋奕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3006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