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一纸行政检察建议促林木补植走上法治轨道

  一次例行的案件梳理,石柱县检察院民行部门发现了该县林业局多年来所办环保类如盗伐林木刑事案件,涉及到的相关处罚如生态修复等基本没有落实。

  是听凭公共利益一直处于受侵害状态?还是打破旧有格局为青山绿水维权?石柱县检察院经过详细的证据搜集、现场走访等细致工作,最终决定对该行政部门启动公益诉讼程序。

  该案成为重庆首例直接对林业部门启动的行政公益诉讼程序的案件,充分彰显了重庆检察对维护公共利益的决心和力度。

  青山再披绿

  迟到多年的林木补植

  6月6日,石柱县大歇镇流水村一处名叫“老大路”的深山里,44岁的刘名山(化名)蹲在一处空地上,用手轻轻捏了捏一株柳杉树苗的嫩芽,满怀欣喜地说了一句:“终于都活了,我良心上好过多了。”

  这一幕,让现场众人动容,而石柱县检察院的检察官,则是合上厚厚的案卷,长长舒了一口气。

  “真的不容易,这些都是迟到几年的树苗啊!”石柱县检察院民行科科长徐文婧,望着刘名山身后700余株已经高过膝盖的柳杉树苗动情地表示。

  原来,刘名山2012年开始陆续滥伐林木36.16立方米,后被判处刑罚,但并未被林业部门处以行政处罚,直至检察院介入下才补植了700余株林木。

  刑事处罚后又补上行政处罚的远不止刘名山一人,而这系列案件的发现,源自2017年10月,徐文婧在一次例行案件梳理时的意外发现。

  “那是一件盗伐林木的刑事案件,我发现林业部门居然没有对其进行任何行政处罚。”徐文婧意外之余又调取了其他涉及林业部门的案件,进行详细审查。

  这一查,她发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问题:仅2017年以来,当地共起诉涉嫌构成盗伐林木罪或滥伐林木罪的刑事案件22件32人,现已作出生效判决的14件22人。而判决生效的22名罪犯均未在犯罪地按照法律规定补植树木。

  “这就意味着,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持续受侵害状态。”该院副检察长何辉认为,作为公共利益代表,检察院必须尽快终止这种对公共利益的侵害。

  然而,要终止对公共利益的侵害,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要纠正相关行政部门的行为。说得更直白一点,检察院必须以行政公益诉讼的方式,对相关行政职能部门进行监督。

  “不管怎么样,公共利益必须无条件得到保障,否则对检察院而言就是失职。”石柱县检察院检察长张强下定决心,立即召开检察官联席会议,对案情进行研究。

  捍卫公共利益

  启动行政公益诉讼诉前程序

  2017年12月10日,一场气氛颇为凝重的检察官联席会议,在石柱县检察院会议室进行,讨论的议题只有一个:是否对该县林业局办理的盗伐林木的系列案件落实不力,启动行政公益诉讼程序。

  不出意料,会议一开始意见分歧就呈现白热化状态。分歧点主要聚焦在两大层面,即法律层面和现实层面。

  在法律层面,该系列案件已经刑事司法审结,再次立案是否会违背“一事不再罚”的基本法律原则。

  在现实层面,22名罪犯有的已被判入狱,如何落实补植林木的法律要求?

  更棘手的现实问题是,一旦启动行政公益诉讼,在大众理解层面,就意味着检察院与同处一个县的行政职能部门对立。

  “法律问题,自然由法律解决。”何辉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之规定,作为该县林业主管行政机关,应当依法责令补种被盗伐或者滥伐的林木,并对其进行相应的行政处罚。

  “因此,根据相关法律,罪犯的刑事责任与补植树木等行政处罚不是取其一而罚之,在刑事判决未责令补种的情况下,应并行而为。”何辉的意见无人可以反驳。

  “至于现实问题,同样应该按照法律原则解决。”何辉认为,在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背景下,检察机关和行政职能部门的目的是完全一致的,没有任何冲突可言。

  最后的讨论结果达成了高度一致,会议决定报请重庆市检察院四分院立案。次日,重庆市检察院四分院批复:准予立案。

  2017年12月13日,石柱县检察院正式启动行政公益诉讼程序,向石柱县林业局发出了编号为石检行建[2017]3号的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

  法治铁拳出击

  诉前检察建议促整改

  “坦率说,真的接到这份检察建议,我们单位上上下下是很受震动的。”石柱县林业局副局长彭让军坦言,局领导班子第一时间就召开了紧急会议。

  事实上,这份《检察建议》没有任何官方文件的迂回和含蓄,而是开篇直指问题实质和危害,措辞相当严厉。

  “本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经重庆市黔江区人民法院作出生效判决,发生在石柱县境内的XXX等11件滥伐林木案件,XXX等3件盗伐林木案件的罪犯均未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在当地进行补植,并处以相应罚款,致使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你单位存在怠于履行监管职责的行为。”

  “看到开篇就出现‘存在怠于履行监管职责的行为’这几个字,我们一开始脸上真的是挂不住。”石柱县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刘帮奇,毫不讳言当时的心情。

  事实上,《检察建议》上列举的所有案件,几乎都是由该局一手侦破后,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的,但最后却落得个“怠于履行监管职责”,许多老侦查员都想不通。

  但是,当看完全文,刘帮奇也表示“服气”:“毕竟,每一条都有相应的法律条文支撑,有法理的阐释,也算是解开了我们多年的不解或是误区。”

  其实,该局也正是顾虑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上的诸多法律问题,担心出现违反“一事不再罚”的法律原则,才对行政处罚中的补植等问题,出现了犹豫。

  “应该说,检察院的这份《检察建议》,也给我们的行政执法撑了腰。”刘帮奇坦承,思想上转过弯来之后,发现正如检察院对接时所说那样“目的都是维护公共利益,检察院和行政职能部门目标完全一致!”

  共护青山绿水

  行政公益诉讼初显成效

  按照《检察建议》的要求,石柱县林业局须对判决有罪的盗伐林木、滥伐林木案件进行梳理清查,建立台账,依法责令补种;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加强对相关执法人员的法律法规培训,依法保护森林资源不被破坏,确保法律正确实施,并在收到检察建议书后一个月内回复。

  而该局在2018年1月3日,即20天就作出了认真回复。

  “该局的复函可以说带给了我们惊喜。”何辉表示,除了不折不扣甚至超出预计地完成了《检察建议》中所有的要求外,该局还创造性提出了下一步如何落实相关处罚的方式。

  例如,石柱县林业局的复函中提出,将“补种树木”情况置入庭审判前,即今后对盗伐滥伐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在移送审查起诉前,就告知当事人委托或自行补植。对是否补植和履行行政处罚决定,衔接法院后,作为从轻或从重情节考虑;对补种树木情况,由该局和检察院共同出具说明,作为当事人悔罪证据使用。

  再如,针对有些当事人无法亲自补种或时令不宜补种的情况,当事人可委托补种等。

  “林业局从专业角度提出的许多整改措施,一举解决了此前我们都倍感棘手的补种难题。”徐文婧对石柱县林业局的理解与努力,表达了高度的认可,认为该局不推诿不回避,很好地履行了各项检察建议。

  目前,该县林业局已对2017年所有生效的滥伐林木案件判决情况全部梳理完毕,并责令相关人员补植了柳杉树6000余株。

  “我们这是亡羊补牢,但检察院的介入,也确实给了我们今后严格执法的底气。”刘帮奇表示,这也再次说明,守护青山绿水需要包括检察机关、行政职能部门在内的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3008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