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城口谭会山:敢闯、敢说、敢做的“三敢”干部

    没干过的事儿,他敢闯;领导不高兴的话,他敢说;得罪人的事,他敢做……

    在很多人眼里,城口县委常委、农工委书记谭会山是一个“敢闯、敢说、敢做”的“三敢”干部。

    他凭啥这也敢,那也敢?

    6月26日,谭会山向重庆日报记者坦言,如果大家干事创业都瞻前顾后怕担当、畏手畏脚不敢闯,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城口就会越来越掉队,“只要心无私念,一旦认定了目标、掌握了实情,有利于发展的,我就敢!”

    敢闯,他被人尊称为“城口山地鸡之父”

    城口县山大坡陡,有天无地、有山无田、有人无路,靠传统自给自足的种植业,难以产生较大效益。要让贫困群众可持续脱贫,必须找到家家户户都能发展的主导产业。

    今年初,城口县出台城口山地鸡产业三年扶贫行动计划(2018—2020年),进一步加大对该产业的培育力度。到2020年,全县预计年出栏山地鸡500万只,实现年产值4亿元,带动4000户以上建卡贫困户户均增收2000元。

    “谭会山被大家尊称为‘城口山地鸡之父’。”城口县农委畜牧生产站高级畜牧师王武介绍,1992年,谭会山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回到城口后,从乡镇兽医、畜牧局局长助理、到畜牧局副局长,他一直潜心专注于畜牧养殖技术的探索。“牛、羊、猪、鸡,他都养过。”

    2003年,谭会山刚调任城口县河鱼乡担任党委书记,就提出发展养鸡产业。话一出口,大家觉得他的“第一把火”烧偏了。

    有群众问:“哪个乡镇不喂鸡?谁买啊?”谭会山说:“卖到主城去。”

    有干部也疑惑:“主城这么远,人家一定买我们的鸡?”他回答:“我们的鸡不一样!”

    大家半信半疑:“真能成功吗?”谭会山坚定地回答:“不闯一闯怎么知道不行?”

    鸡养出来了,但到底与其他地方的鸡有什么不一样?又该怎样打开销路?谭会山隔三差五请来专家研究,得出结论:城口的鸡具备适应性强、抗病力强、遗传性能稳定等优良特性,高蛋白、低脂肪、滋补性强,吃起来肉质细嫩、肉味鲜美、汤汁醇厚。他将其命名为城口山地鸡。

    重庆市地方优良品种、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2006年,谭会山担任县农业局局长后,先后又为城口山地鸡穿上了20多件漂亮的“衣服”。

    “城口山地鸡就是他‘喂’大的。”王武说,为打开主城市场,谭会山就像一个养鸡大户,护送城口山地鸡去重庆开办万人品尝活动,杀鸡、拔毛、烹饪、当推销员……他样样都干,“他硬是让城口山地鸡飞出了城口。”

    2016年,谭会山当选城口县副县长,分管扶贫工作。他又牵头把城口山地鸡发展成为该县特色效益农业主导产业和产业扶贫的举旗产业。

    下一步,城口县将进一步建立健全“核心育种场—扩繁场—商品场”良繁体系,推进城口山地鸡标准化养殖,加大品牌培育营销力度,建设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精深加工体系,构建城口山地鸡全产业链发展格局。

    谭会山说,路都是闯出来的。偏远的城口,更需要闯!

    敢说,为摆脱城口在落后中发展必须得“脸皮厚”

    在全市交通系统,很多人知道谭会山这人“脸皮厚”,领导不高兴、让他不要再提的事儿,他敢照说不误。

    2013年8月,城(口)万(源)快速通道建成通车。然而,时任城口县交通局局长的谭会山并不知足,在市里的大小会议上,他每次发言都要提开(州)城(口)岚(皋)高速路建设,会上没机会谈,他就散了会跑到领导办公室去说。

    “你不要‘吃到碗里又想着锅里’!”一次会后,谭会山又跑到领导办公室提修高速公路的事儿,刚一开口就被领导握着手,扶着肩头,礼送出了办公室,“有了快速通道,就不要再提开城岚高速路了。”

    据介绍,城万快速通道投入32亿元左右,相当于25万城口人人均投入了1.28万元。当时,如果修建开城岚高速,桥隧比高达90%,每公里造价高达1.5亿元,相当于其它地区投入的2—3倍。在很多人看来,这些钱完全可以把城口人民整体迁出去了,再修建开城岚高速实在没必要。

    “从区位来看,城口本不是边角之地,而是南上北下、通江达海的枢纽要塞。”谭会山称,高速公路建成后,城口距离西安300公里、安康110公里、开州110公里、万州130公里,将打通陕南地区的出海通道,城口也将融入渝东北地区经济板块发展。他有些哽咽,“如果不建设高速公路,城口就像块重庆的‘飞地’,将永远在落后中发展,在发展中落后!”

    为此,谭会山多次“厚着脸皮”前往安康市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局主动对接,并牵头建立包括万州区、开州区、城口县、陕西省安康市和岚皋县在内的“联席会议制度”,联合区域集体发声,“开城岚高速是重庆的高速、是秦巴山连片贫困地区的高速。”

    2015年,重庆、陕西两省市终于决定修建开城岚高速路。2016年开工建设那一刻,谭会山激动得落泪了。

    从到县交通局任职开始,谭会山一直致力于打通城口的交通瓶颈,除了建设城万快速公路通道和争取开城岚高速公路动工,他还积极为渝西高铁多方奔走。

    2014年,国家相关部委领导到安康市专题调研交通枢纽建设。谭会山获知情况后,立即联络万州、开州、岚皋等区县相关部门负责人连夜赶赴安康。国家相关部委的领导深受感动,硬是临时把研究渝西高铁建设插进了会议议程。

    “不是城口人,不知道城口人对路的渴望。让人高兴的是,现在,渝西高铁建设项目已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谭会山说,为了祖祖辈辈走出大山的梦想,作为交通人,我必须当一个称职的“厚脸皮”。

    敢做,创新工作方法就能事半功倍

    2016年,城口县接受扶贫资金审计,耗时3个月;2017年同样接受审计,只用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

    “审计提速,多亏了‘三账一表’。”城口县审计局负责人介绍,这个“三账一表”是谭会山牵头建立的一个扶贫项目资金监管平台,“他不怕得罪人,顶住压力创新了这个办法。”

    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城口县累计投入扶贫资金超过10亿元,每年实施各类扶贫项目数百个。但是,这些扶贫项目小、散、多,实施进度难以掌控、资金监管难度大、档案资料不同程度缺失。如何落实好这些项目、用好这些资金,是能否顺利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之一。如何规范管理项目资金,成了县委、县政府最不放心的一件事情。

    当时作为分管扶贫的副县长,谭会山深入到村社踏勘项目建设、在乡镇调研账目管理,多次组织乡镇、部门召开座谈会,最后提出要开发“脱贫攻坚项目精准管理系统”,建立扶贫项目资金县、乡、村三级监管台账和扶贫项目明细表,将所有扶贫项目资金纳入“三账一表”监管范围。

    “县里、乡镇反对的人不少,连扶贫办的同志也有不同看法。”谭会山说,很多人觉得开发这样一个网络系统,管理过于严苛,让基层没有了自主权,都认为建立一个纸质“三账一表”既便捷又经济,备查就行了。

    “那样的‘三账一表’就是在‘睡觉’!”谭会山坚持开发“脱贫攻坚项目精准管理系统”,让扶贫项目资金管理“活”起来,每一个项目都得以规范实施,每一笔资金都得到高效使用,实现全过程、智能化跟踪管理,让多双眼睛时时处处盯着这些项目资金,避免扶贫资金在使用上出现跑冒滴漏、暗箱操作。

    虽然压力大,但谭会山还是坚持了下来。到2016年底,全县2015年以后实施的工程类扶贫项目全部纳入了“三账一表”监管平台。后来,城口县“三账一表”作为扶贫项目资金监管经验,得到市领导肯定,并于去年参加了全国扶贫项目及管理研讨会。据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7月将在城口县组织召开现场会,在全市推广运用“三账一表”扶贫项目资金监管平台。

    城口县纪委负责人介绍,正因为有了“三账一表”,全县扶贫项目资金高质量运行,几年来,因扶贫项目资金违纪违法的现象就很少出现了。

    “只有敢于得罪人,才能保护好干部。”谭会山说,扶贫项目资金和干部都是城口的宝贵资源,他的希望是,“贫困户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落下,干部扶贫工作中一个都不倒下。”

编辑: 唐诗雪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96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