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沿江地带建筑形成由低到高、层层叠叠的空间逻辑结构

    主持人:两江四岸是重庆城市经济最具活力、最为发达的区域,是城市颜值担当和核心,一点也不为过。从规划角度看,过去几年“两江四岸”主要面临的问题有哪些,成因又是什么?

    李世煜:过去重庆属于西部,是经济欠发达地区,那个时候急于开发,就没有按照城市规划去认真研究沿江的这几百公里江岸怎么布置,所以就有了过多的居住项目,而对于一些应该留出来作为金融、文化、商业用地规划酒店,写字楼、艺术馆等功能的区域就被忽视了。功能性缺失带来了一些问题。其次是关于城市景观没有很好研究。从江的主航道线到城市的山脊天际线,它的空间秩序、逻辑关系和建筑的高度、体量、色系没有得到深入的论证,结果在很多区段就没有形成一种有序的、非常合理的、由低到高、层层叠叠的山水城市形象。塔楼过多,不少位置也不合宜,对后面视线的遮挡太大。

    第三个就是对城市的自然地形、气候特点研究不够。我们山城的“主脉”是从朝天门,经过小什字、大梁子、枇杷山、佛图关、六店子、平顶山、二郎直到大渡口的双山一带,构成一条完整、生动的城市山际线。与此同时还有很多垂直这条“主脉”的小山岭、小山梁。这些山岭、山梁之间有很多直通两江沟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渝中半岛大溪沟,华一坡沟谷、石板坡、化龙桥、王家坡,南岸的海棠溪、玛瑙溪、纳溪沟,江北的盘溪、溉瀾溪,沙坪坝的清水溪,羊角堡等。城市内部的温度高,而两江江水温度低,空气就会相互流动交换,形成一些自然的通风廊道,构成山地城市通风生态系统。由于我们没有很好的研究,急于大开发,渝中半岛在建设华一坡的时候,80年代末90年代初,修了很多城市高层住宅,结果把山沟全部封住了,把“水陆风”挡住了,导致热岛效应越来越严重。大家感觉重庆近几年越来越热,跟人为活动是有较大关系的。在生态环境和自然地貌保护方面,客观地评价我们做得相当不够。

    对城市风貌的掌控,也存在诸多不足。重庆属川东地区,民用建筑多为川斗土木结构。特别是已经消失的临江门那一带坡地吊脚楼,如果还在,完全可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那个时候,人们都觉得高房子漂亮,玻璃房子漂亮。再往后就刮起了全国性的地中海风,西班牙风。现在回想过来,重庆城市应该有重庆的个性、特色、情调和主色调。只有在宏观层面你控制住了,少数的建筑有一些异域风貌,也问题不大。如果在沿江地带形成各类建筑和自然景观由低到高,有开有合、层层叠叠的空间逻辑结构,这么一个漂亮的,而且可读性很强的典型结构,人们一看就知道这是重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编辑: 江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19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