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主城最后一座全木枕结构钢梁桥 已服役48年

襄渝铁路线上唯一一座全木枕桥

不让每一寸钢梁生锈

护桥职工目送列车通过

  护桥卫士抬着300多斤重的木枕上桥更换

  从北碚城区龙凤溪汇入嘉陵江河口处的那座朝阳桥算起,往下游一公里左右的江面,密密麻麻立着5座跨江大桥,其中最独特的一座,恐怕要数北碚嘉陵江铁路钢梁大桥。说它独特,是因为它是重庆主城最后一座全木枕结构的钢梁桥了。

  昨天,一群铁道护桥卫士,顶着高温,踏着被晒得滚烫的钢梁,为大桥进行养护。

  大桥已服役48年

  建于1970年的北碚嘉陵江铁路钢梁大桥由当时的铁道兵修建,受施工技术限制,横跨嘉陵江只能采用钢梁桥全木枕结构。整座大桥全长336米,距江面高度达50米,全桥有近1000根木枕。

  作为襄渝铁路咽喉要道,这座大桥曾每天承担着近百趟旅客列车及重载货物列车通行任务,至今已服役48年。纵观整条襄渝线,仍在使用的全木枕结构钢梁桥,也仅剩这最后一座。

  高温是作业最好时机

  高频率的使用以及年代已久,需要对这座大桥有更细致的养护。

  罗建是重庆工电段重庆北桥路车间书记,他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在检养修上,大致有维修和大修两种工作,大修差不多每十年一次。昨天的作业内容属于维修,“每月一检,从顶部钢梁,到底下的桥墩,包括对杆件、枕木的保养维护和更换。”

  高温下,为保证列车安全运行,必须认真对每一个螺栓加强检查以及紧固。工作虽不复杂,但头顶烈日,脚踩滚烫钢轨,再穿上长袖劳保服,头戴安全帽的全副武装,的确考验着这群护桥卫士的毅力。

  北碚桥路维修工区班长段晓顺带着3名职工,端着温度超过70℃的沥青溶液,逐根对枕木进行涂油。他说,“三伏天是进行木枕沥青涂油作业的最好时机,所以必须赶在这几天把大桥的枕木刷一遍。”

  3个小时要喝接近3升水

  维修过程中,对讲机传来防护提示:“41806次列车接近,请大家下道避车。”大伙于是停下手中作业,来到桥中央的避车台,也因此获得了几分钟的休息时间。

  休息时,最要紧的就是补充水分。陈祖山抹去额头的汗水,猛喝两口,“每天出工前至少要带两瓶水,在3个小时里,基本上每个人需要喝掉接近3升水,都不用上厕所。”

  列车过桥,从护桥人面前呼啸而过,卷来的热风却带来了难得的凉爽。10来秒过后,又要投入到作业中。

  护桥每天要走3万步

  北碚桥路维修工区工长周子义在这座桥上已工作了21年。他说,在钢梁上作业如果遇到列车过桥,振幅会达20多厘米,“像在骑马一样。”如果是三九寒天,更是考验毅力,“江风一吹,无论再大的工作量,身子都热火不起来。”

  即便是在天气尚可的平日,护桥卫士每日的工作量依然不小,“别看这儿范围不大,但地形立体,爬山、下河,动不动每天就是3万步。”

  普通的铁道职工,在平凡的岗位上,日复一日地保证桥梁安全,使这座上了年纪的铁路桥,可以继续让列车飞驰在山水间。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李卓然/文 钟志兵/图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327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