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崽儿与毒蛇为伍 揭开了神秘玛雅文明面纱

  “我觉得青春是一种精神状态,不管多大年纪,什么工作,都保留精益求精态度和探索精神,可以为了目标全力以赴,这就是青春。” ——李默然

  1839年,中美洲热带雨林,探险家史蒂文斯首次发现了古玛雅文明遗迹,人们方才得知,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上千年,这里曾拥有辉煌的过去。

  2015年,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与洪都拉斯方面合作远赴科潘遗迹科考,这是中国学者首次涉足玛雅考古,中华文明与玛雅文明跨越千年时光开始对话。

  这一年,28岁的李默然走近玛雅文明,成为第一批从事玛雅考古的中国学者。他的故事被芒果TV和湖南广电新闻中心拍进了纪录片《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里。“青春献给考古,我不后悔。”节目播出前,李默然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独家采访。

  学霸生涯 从武大读到哈佛

  宣传片里,李默然被送上“最帅考古小哥”头衔。对此,他有些不以为然,笑着说,“我本来也没想上节目,团队里前辈把机会让给我,想着也是宣传中国考古,就硬着头皮上了。”

  李默然一副典型的社科学者模样:黑框眼镜,黑色T恤,聊起专业话题滔滔不绝,眉头会下意识收紧。在整个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潘项目团队,他年纪最小,却被任命为领队助理,担起二把手重任。

  从2006年考取武汉大学算起,李默然结缘考古已经12年了。不过,当年从江津中学实验班毕业时,考古系并非他的主动选择,“我是被调剂录取的,刚开始完全没概念,误打误撞入了行,慢慢找到了乐趣。”

  武大考古系十分重视学生实践,本科生二年级便要下工地现场实习。“大二暑假,我去了丹江口库区考古,实习现场常常停水停电,难以入睡,即使这样,实习结束后,我还是基本确定考古就是终身志向,再也没有转行念头。”

  接下来按部就班,他在武大一口气念到博士,其间还申请到美国匹兹堡大学和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交流机会,毕业后如愿加盟社科院考古所。

  李默然说,考古最令他着迷之处在于,可以用自己双手去还原历史真相。

  玛雅考古 与毒蛇蜘蛛为伍

  李默然的职业生涯一开始便打上了“玛雅”标签。2015年,博士尚未毕业,他就被社科院考古所科潘项目录取,远赴洪都拉斯展开科研工作。

  “在此之前,中国境外考古很少涉足世界上主要的古文明地区。对于中国人来说,玛雅更多是停留在概念里,到底是啥情况我们并不清楚,尤其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亲临现场考古获取第一手资料,机会太诱人了。”

  科潘遗址保留了大广场、金字塔、球场和王宫等,是古代玛雅人的宗教和政治中心之一,也是玛雅文明中最古老且最大的古城遗址。初次踏足此地,李默然激动得默诵起史蒂文斯日记里的句子:“它横列在我们眼前,就像汪洋中一艘破碎的船,它的桅杆不见了,船员也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它何时来的,也不知道摧毁它的是何物,一切都是谜。”

  但很快,他便尝到了艰辛。“热带雨林地区常年湿热,蚊虫也多,只能咬牙忍耐,考古隧道十分窄小,里面氧气少湿度高,还有剧毒的珊瑚蛇和蜘蛛,一旦被咬,基本没有生还可能,而且当地医疗条件恶劣,科潘仅有一小诊所,连感冒都难以解决,所以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为考古成果,也为安全。”

  他欣慰的是,中国团队为洪都拉斯考古带去了先进技术,“比如,用全站仪测量遗址内每块建筑石头的坐标,用无人机对整个遗址进行拍照并建立三维模型等。3年来,我们发掘出大量石雕、玉石、陶器等珍贵文物,还详细揭示了遗址的演变过程和建筑群各个时期的形制布局,还原了这片土地上的玛雅城邦,也了解了他们的文化、习惯和生活方式。”

  找到玛雅文明 与中华文明的天然联系

  越深入了解玛雅文明,李默然越为之着迷,他说,不少出土文物似乎证明,从某种角度来看,玛雅文明与中华文明存在基因里的天然联系。

  “古玛雅人是一万多年前从东北亚经过白令海峡过去的,原本一些学者就觉得中美洲人和东亚有种天然联系,有共同祖先,以及很多文化的相似性,这也在渐渐得到证实。”李默然解释,比如玛雅人使用玉器,崇尚萨满仪式,崇拜月亮,“中国有月宫玉兔传说,玛雅的月神也是抱着兔子;中国的龟象征大地,玛雅人也一样,可以说,大量物证在进一步证明两大古文明流淌在基因里的这种天然联系。” 本报记者 赵欣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3332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