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綦江:村规民约+多方劝导 刹住大操大办歪风

  红魂劝导队队员向暑假回村的大学生宣传村规民约。记者 王翔 摄

  近年来,随着城乡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各种滥办酒席、大操大办的不正之风逐渐盛行,特别是一些农村地区,群众频繁应付各种酒席,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吃酒致贫”等现象时有发生,滋生了不和谐不稳定的社会因素。

  如何治理这一乱象,扎实推进乡村移风易俗,提升乡村文明程度?

  綦江区石壕镇在群众的深度参与上做文章,通过一年多努力,真正把大操大办治住了。

  大操大办让多数村民苦不堪言

  石壕镇位于綦江最南边,与贵州交界。长期以来,当地大操大办歪风盛行,形成恶性循环。在群众中流行几种说法:“一年办一次赚钱,两年办一次保本,三年不办亏本”“你家办了,我家没办就亏了”……

  在这种观念和氛围下,有的家庭年年办酒,甚至一年办三次。满岁酒、满十酒、还愿酒、谢师酒……这样的无事酒让人目不暇接。

  同时,人情钱越送越重,操办酒席时,只要是认识的都要邀请,受邀人不去就会得罪人,多数家庭每年人情钱支出达万元以上,不堪重负。

  罗建是石壕镇的一名低保人员,收入微薄,然而,周边亲戚朋友和熟人一办酒席,他还是得去,人情钱一次200元,一年要拿出去七八千元,有时送了礼钱连生活费都没有了,只得到父母那去蹭饭。

  “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去不行啊,说得不好听点,你不去,今后父母出殡,棺材都没人来帮你抬。”罗建苦笑着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对大操大办不满的不止罗建一人。去年,在干部大调研大走访过程中,石壕镇专门就大操大办问题进行了全面走访调研,发现对于滥办酒席行为,绝大多数群众是疲于应对,苦不堪言。

  村民共同定规矩,《村规民约》改了数十次

  那么,该如何治理滥办酒席和大操大办?是进行常规的宣传引导,还是砸锅抢碗强力介入?石壕镇政府认为,单靠政府或是群众自己,都没办法取得好的效果,只有通过政府牵头,让群众深度参与到治理中,共治共享,才能有效遏制大操大办的歪风邪气。

  据此,石壕镇打出了第一张牌——让村民参与立规矩,制定出大家都愿意遵守的《村规民约》,将正常的红白喜事等与大操大办区别开来。

  在政府支持下,去年7月开始,首先进行治理试点的万隆村多次召开社员大会,村干部到每家每户宣传。对于外出人员,用电话、微信、QQ等方式联系,让所有群众都参与进来,广泛收集意见,做好记录,尽一切努力让所有群众主动支持。

  “对大操大办的标准、人情钱的标准、办酒席的岁数标准等,村民都有不同的想法,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很难。”万隆村村支书穆文彬说,有的村民觉得自己送出去的钱多了,正常办席人情钱标准要高点,这样才能减少“损失”;有的村民马上满50岁了,要求50岁办席也算正常,想借机最后再“捞一笔”……

  为了统一意见,制定出让村民都赞成和满意的《村规民约》,万隆村各社先后召开了数十次村民小组会进行讨论,前后历时了近半年时间。最终,在今年初的村民大会上,全村1000多村民集体投票通过了新的《村规民约》,并在《村规民约》的公示栏上,庄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万隆村新的《村规民约》也在今年3月正式实施。

  “虽然过程很漫长和艰辛,但效果还是很好,使治理工作的知晓率超过95%,支持率达到90%以上。”穆文彬回忆说,就在村民大会那天,就有不少人赌咒发誓,今后都不滥办酒席了,说明群众很支持,这为治理工作的顺利推进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村民参与红魂劝导队,防止“破窗效应”

  有了新的《村规民约》,但如果有少数人不遵守,那么就会形成“破窗效应”,让大操大办死灰复燃。

  如何预防?石壕镇在各村实施治理的同时,借助该镇村民认知度较高的“红军精神”,成立了一支由村干部、退休干部、党员、退休教师、乡贤等组成的红魂劝导队,进行事前劝导,并完善了相应的惩治措施。

  今年6月15日,效仿万隆村的做法,石壕镇响水村新的《村规民约》正式实施。村民廖某觉得自己以前送出了太多的人情钱“划不着”,而且自己即将搬新房,这是大事,便决定在新的《村规民约》实施前,再办一次席,减少点“损失”,于是,他准备办40桌酒席广邀亲朋好友。

  很快,该村的红魂劝导队得知了这一消息,在劝说廖某无果的情况下,对其邀请的亲朋好友和邻居熟人进行了劝导。一名村民在经过劝导后,其想法就很有代表性:“以后都不能大操大办了,有了劝导队这个台阶在,人情坎过得去,这次就不去了。”

  结果,廖某酒席当天,除了亲朋好友外,少有村民前往,40桌的宴席,只坐了18桌人。“早晓得办席要亏2万多元,还不如不办席。”谈起那次经历,廖某沮丧地说。

  而劝导队发挥的作用还不止于此。响水村实施新的《村规民约》后,村民陈云龙刚刚修好新房,想靠办席,收点人情钱进行装修。劝导队得知这个信息后,对其进行了劝说,除了说清道理外,还给他算了笔办席的账,让其认识到办席极有可能会亏本,不办席还可节约一笔成本。最终,陈云龙放弃了办席的想法,还主动加入到了劝导队中。

  就这样,石壕镇各村的红魂劝导队参与者越来越多,现今已近500人。石壕镇各村在陆续实施新的《村规民约》后,没有出现一起违规大操大办情况。

  不搞大操大办成为村民的自觉行动

  石壕镇通过政府牵头、群众深度参与的方式治理大操大办,不仅让全镇的民风和人情关系为之一新,还使村民人人得益,成为了这一制度的坚定拥护者。如今,不搞大操大办已成为村民的自觉行动。

  万隆村海拔1000多米,依托花坝等景区,正在加快乡村旅游发展。村民李明和就开了一家农家乐——胜渝休闲山庄。说起村里对大操大办的整治,李明和是高兴得不得了。

  “以前,一天到晚都要去参加各种宴席,根本没太多时间和精力来做生意。”李明和说,他开这个农家乐,装修花了几十万,一家人都围着这个生意转。此前,特别是周末和节假日生意最好的时候,各种大操大办的宴席也多,使得他不得不放弃部分生意,去参加宴席。

  整治后,这种情况就大大减少,他不仅一年可以减少七八千元的人情钱支出,还节省出更多时间,可以接待更多的客人,增加收入。这一减一增,让他一家人对今后的生活更有盼头了。

  重庆日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大多数村民都与李明和有相同的想法。在镇上开餐馆的老板刘兴国认为,“以前宴席多,一个月办100多桌很正常,现在少了一半以上,一个月只有50桌左右。”他说,虽然治理大操大办对他的生意有一些影响,但他认为这很值得,“一是因为以前为了拉生意,我送出的人情钱很多,是一笔巨大的负担;二是桌数减少后,我可以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来提高菜品的品质,为更多的游客服好务,今后生意还会越来越好。”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3369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