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从书信到微信 过去四十年人与人之间怎么联系

  “幺儿,明天回家过节,不用提月饼,家里有。来,爷爷跟你说几句。”9月22日,大渡口新山村街道沪汉社区居民陈光碧掏出手机,与女儿在微信上视频聊天。

  62岁的陈光碧说,改革开放40年来,通讯工具的变化折射出时代的变迁,体现了人民生活的变化和经济的飞速发展,更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书信很长 车马很慢

  上世纪70年代,19岁的陈光碧在当时的巴县石龙乡当知青。

  陈光碧家住当时的市中区石板坡。尽管从市中区到巴县接龙通了车,但从接龙到她下乡的公社仍有70多里山路。因此,陈光碧一年回家一次,与家中的联系,就靠每月一封的家书。

  “白天在农田里辛勤耕种,唯有夜晚写信,能让我忘记疲劳。每当收到家书,总有迫不及待拆开阅读的兴奋。因为,这几乎是那个年代,我和家人情感交流唯一的方式。”陈光碧说,因距离遥远,每封信要在路上耽搁半个月,她写、妈妈回,4年下来,母女俩通信几百封。

  每次看完信,她会把信压在枕头底下,像是精神支柱一般,惦念的时候再翻出来重温。

  亲手写信这个习惯,被陈光碧一直保留到上世纪80年代末。那时,她与丈夫因工作关系,一个在天津、一个在深圳。书信的寄送时间从半个月缩短为10天、一周、5天……夫妻俩频繁通信,写下不少情话。

  陈光碧记得,有一个月,因业绩出色,深圳的老板将她的工资涨到1800元。她高兴极了,当晚就写满洋洋洒洒6页信纸。

  如有急事,家中会给陈光碧发电报。“当年发电报的价钱对老百姓来说很贵,大家都惜字如金,一般电报内容最多十来个字。”

  “大哥大”陪伴她的奋斗之路

  改革开放后,“弄潮儿”纷纷下海经商。上世纪90年代初,陈光碧与丈夫回到重庆,打算做点小生意。

  她记得那时家里条件好的亲戚朋友开始安装座机电话,更有成功人士用上了高级奢侈品BB机和“大哥大”手机。

  1995年,陈光碧家花3100元,安装了重庆电信的座机。“安电话那天家里就像办喜事一样,邻居都借故来看看,或是打个电话。”她说,安装了固定电话后,与亲人们的联系也方便了很多。

  同一年,为了做生意联系方便,一向时髦前卫的陈光碧和丈夫带着一大摞现金,赶到重庆电信大楼,爽快买下两个“大哥大”。

  “那时有一部‘大哥大’,堪比现在有台奔驰车。谈生意时,‘哐’地一声往桌上一放,那气场不摆了!”

  陈光碧说,“大哥大”陪伴了她的奋斗之路。夫妻俩的零售生意逐渐从大渡口扩展到杨家坪、沙坪坝,最多时雇了10个工人。

  玩转微信、视频 沟通零距离

  进入21世纪,陈光碧的手机已更新换代好几次,从黑白屏到彩屏,从功能机到智能机,而与此相对应的是街边公用电话亭的逐渐减少,直至成为历史。

  几年前,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用上了通讯软件微信,好赶时髦的陈光碧也不落人后,边学边用,注册了微信名“陈晨”。

  与陈光碧聊天,她的手机不断“噔噔噔”,跳出新微信通知。她得意洋洋地打开微信向记者展示:“我朋友多,微信群也多,每天信息回不完,现在退了休,比当年做生意时还忙。”

  记者见到,陈光碧的微信上有娘家人、婆家人、高中同学、沪汉社区、居民小组长、单位同事、知青朋友等各个群,活跃度很高。

  “我特别喜欢视频聊天,即使是远在天涯也能如近在咫尺般地交流。”陈光碧说,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重庆不仅农村通光纤、户户有4G信号,还入围了国家首批5G应用示范城市。现在大家享受的零距离智慧生活,是40年前那个趴在农家书桌上写家书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3474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