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魅力中国城 南川新精彩

  金佛山主峰 摄/汪新

  山王坪秋色 摄/汪新

  飞拉达攀岩 摄/许鹏

  瀑降 摄/许鹏

  金山龙——震撼力十足的龙舞巧妙地呼应了南川区的板凳龙舞 摄/任前蔚

  金山红——大树茶的采摘过程登上央视舞台 摄/任前蔚

  金山谣——南川区特色的山歌表演热闹十足 摄/任前蔚

  金佛山的药神——药研所科学家闪亮登场 摄/任前蔚

  10月7日,南川再度亮相央视。

  随着《魅力中国城》第二季竞演开播,“天下第一桌山”、“地球生物基因库”、“南国雪原”、“中华药库”……一张张来自南川的靓丽名片通过央视大舞台,发出“行千里·致广大”的好声音,响彻全国人民耳际。金佛山下魅力城,借助“金佛山·福南川”的美誉度和影响力,南川区正着力提高旅游含金量,努力推动景城乡一体化发展布局,打造南川旅游业发展升级版。

  金佛山,福南川。

  在《魅力中国城》第二季第二轮竞演中,南川从钻石线路、城市精绝、城市故事3个环节向观众呈现了南川的全域之美、历史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

  钻石线路环节,以“金佛山奇幻之旅”为主题,通过探洞、飞拉达攀岩、瀑降等动感十足的方式,将观众带到了美丽的金佛山;城市精绝板块,金山龙、金山红、金山谣这金佛山“三绝”齐齐亮相,共同展现出金佛山深厚的自然资源和人文底蕴;娓娓道来的城市故事环节,金佛山用“药神”的故事,让观众看到了“中华药库”中,一群来自重庆市药研所科学家的生命之歌……

  看绚丽风光,品温情故事。魅力南川,在激情的演绎和动情的讲述中,让世人感受了一次奇幻的“倾城之恋”。

  钻石线路

  金佛山奇幻之旅

  亿万年前,在神秘的北纬30°附近,大娄山脉与四川盆地的一次美丽邂逅,造就了世界台原喀斯特的典范——“喀斯特桌山”。每当夕阳西下,金灿灿的霞光铺满山岭,远远望去,犹如一尊巨佛横卧天地之间,这就是金佛山。

  700多年前,马可·波罗在游记中盛赞金佛山“雄奇险峻、声形兼备”。这里有杜鹃花海,这里有云瀑飞泻,这里更有“一半是春天、一半是秋天”的神奇景观。

  转山转水转金佛。这里既可亲历酣畅淋漓的瀑降之歌,亦可体验高空溜索、飞拉达攀岩的惊心动魄,这里是山地探险的绝佳去处。

  在竞演中,“上天入地、飞林走壁”的一条钻石线路,让人感官全开,立体感受了一把“金佛山+春夏秋冬”的奇幻之旅。

  金佛山,全球最典型喀斯特桌山。峰谷绵延数十条大小山脉,屹立100多座峭峻峰峦,天然溶洞星罗棋布……无论以哪种方式打开,金佛山的图景都一定让人惊艳。

  如何玩转金佛山?南川区抛出了一条钻石线路:龙岩城—锦屏峰—古佛洞(金佛洞)—云中栈道—天星小镇。

  三泉镇龙岩城,金佛山的第一缕阳光从这里升起。披着金色的朝阳,玩转金佛山的第一天、第一站便从这里开始。

  沿着连绵不绝的陡壁一路领略金佛山的奇幻景观、瑰丽云海,行至锦屏峰处,便迎来了第一段攀山越水、飞檐走壁的奇幻体验。

  新近登陆金佛山的飞拉达攀岩,让不会攀岩的人都可以感受悬崖陡峭的险峻和美妙。在50层楼高的瀑布上玩瀑降,听着风,在群山环抱、竹林之巅溜索。金佛山,是勇敢者的乐园。在这里,玩的就是心跳。

  “高度刺激”过后,钻石线路的第三站,是可以让你沉下心来的探洞寻宝——地心之旅。

  金佛山有全球海拔最高雨水型平行洞穴系统,山内洞洞相连,洞中常年恒温12℃,平均2000米海拔。

  被誉为亚洲最古老洞穴的金佛洞,便是探洞的经典。这里不仅有古生物化石,有黑色钟乳,还有令人啧啧称奇的“钩虾”等活着的古生物,穿越其间,无异一次探索自然心脏的旅程。

  古佛洞位于金佛山大睡佛的心脏,穿过72道拐,就可以看到3个足球场大的古佛洞大厅。洞内苍穹,像是浩瀚星河,宛如人间仙境。

  云中栈道是金佛山最雄奇的景观。穿云而行,一览众山,第一天的最后一站由此慢了下来。走绝壁,品古茶,闻药香,金佛山的人文风情徐徐而来。

  奇幻之旅的第二天,南川人设计了另外一种视角欣赏金佛山。

  乘坐滑翔伞,飞越丛林,整个金佛山地球生物基因库都在脚下。在金佛山上,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金佛山的福猴——数量比大熊猫还要少的白颊黑叶猴,感受大山福报。

  金佛山一方福地,水资源丰沛,植被充裕,这在喀斯特地貌环境中实属少见。

  转山之后,来尽情玩水吧。

  市内总落差最大的漂流道——神龙峡,以五星泉水漂流的欢爽刺激,尽显漂流激情;重庆唯一世界自然遗产中的温泉,也是市内首个雪中温泉项目——天星国际温泉城,让人既能饱览群山,又能尽享泉水之香……

  好看、好玩、好吃,金佛山的奇幻之旅才算圆满。

  食物是一种神奇的媒介。从某种意义上说,食物是乡愁,也是人们对一个地方最持久的记忆。

  金佛山赐予了南川人无数的珍奇,比如方竹笋、古树茶、中药材、南川米,更是这座宝库馈赠世人的珍贵礼物。

  碧潭幽谷欢乐热闹的采笋舞、笋农们带着刀爬上“天梯”、背篼里一根根鲜嫩清香的笋尖……忙活了一天,老乡穿梭人群上菜、各小吃上桌、桌上邻里寒暄,8月采笋季,天南地北的南川人回家采笋、吃笋,这里便有了整整一个月的团圆季。

  景观奇幻、体验奇幻,就连美食都很奇幻。初见惊鸿,再见倾城。这里就是金山福地,大美南川。

  城市精绝

  金佛山三绝

  金佛山是世界自然遗产地,丰厚的自然资源和人文底蕴孕育了“金佛山三绝”,金佛山板凳龙、金佛山野生大树红茶制作技艺、金佛山山歌三大精绝源远流长,代代相传。如今,三大精绝都已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凝聚着南川人的智慧,释放着南川人的力量,传递着南川人的欢乐。

  金佛山板凳龙舞表演形式灵活多样,内容丰富多彩,可一人玩、两人玩、三人玩,也可以数十上百人大规模的集体表演,主要动作有翻、腾、滚、跳、跃、跑等形式,同时配奏激昂欢快的锣鼓、音乐、歌曲,伴随南川其他民间艺术如莲箫、秧歌、狮子、腰鼓、龙灯、花船等共同演出。

  金佛山板凳龙既不同于盘旋蜿蜒的彩龙,也不同于灯光烛火的龙灯。板凳龙上的四条腿象征四季平安,扎帮在板凳上的稻草、包谷壳等象征五谷丰登。这些年来,金佛山板凳龙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它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娱乐的项目,它成为学生们的课间操,它从农村院坝、田间地头走上了央视大舞台。

  “哟喂,背起背兜上山来,脚下踩笋打笋忙,今年又是好季节,方竹林里得丰收。”秋高气爽,正值金佛山打笋季节,20余万亩方竹林里,人头攒动,随处都可以听见悠扬动听的原生态歌声飘荡在金佛山峦,这就是在金佛山广为流传的山歌,也称“金山谣”。

  金佛山山歌起源于盛唐时期,诗词歌赋在民间广为流传。目前分为金佛山打闹与大有民歌两大类,都是群众在生活、生产之时自编自演所唱起的山歌,营造出强烈的合作氛围,反映当地劳动人民积极乐观的精神状态。在金佛山130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能唱打闹歌的有上千人。人们不仅在生产、生活和民俗活动中演唱山歌,逢年过节也围坐火炉、敲锣打鼓演唱,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其形式也从传统说唱演变为舞蹈、人物剧等。

  金佛山还有一绝,即野生大树红茶制作技艺。古树茶是南川特有的茶树品种,分布在海拔800-1600米的高山地区。海拔1400多米的德隆镇,至今依然保存着中国最古老的大树茶群落,其中最大一株野生大树茶树龄达2700余年,被茶叶界视为“茶树鼻祖”。

  古树茶经过茶类专家的论证后,声名鹊起,同银杉、杜鹃、银杏、方竹一道被誉为“金佛山五绝”。由于其独特的口感和极尽稀少的资源,大树茶一时间身价倍增,成为茶叶市场新贵。

  千百年来金佛山人都只在晴天采茶,然后摊放在山体岩石上,从日出晒到日落,所以金山红便有了阳光的味道,古茶树在发酵时间上6倍于其它红茶的发酵时间,这是时光的印证。国际级品茶师肖恩品尝过大树茶后曾说:“金佛山大树茶果胶含量特别高,所以喝起来有一种独特的果香与甜味,七八泡之后香味也不会变淡,一杯金山红可以喝到时光的久远、阳光的炽热、人情的温度。”

  城市故事

  我就是药神

  重庆方言“千翻儿”,有敢想敢干的意思。在南川,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陆续在金佛山“千翻儿”了80年。

  电影说,《我不是药神》。但这群人却说“我就是药神”。80年来,他们“千翻儿”出了金佛山八大特效药;“千翻儿”出了破解玄参种植和药材加工的难题,让南川成了全国最大的玄参产地;“千翻儿”出了全国第一棵人工种植天麻;“千翻儿”出了全国首创活獐取麝的方法……敢想、敢做、坚守、奉献,几代“药神”接力奔跑的精神,也正是南川的城市精神。

  第一个到金佛山“千翻儿”的“药神”名叫刘雨若。

  抗战时期,恶性疟疾普遍流行,严重损伤官兵的战斗力。当时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疟疾特效药奎宁的生产地,可由于被印尼日军封锁,切断了中国的进口管道。

  转机出现在1937年。留美农学士刘雨若留学归国,在三泉镇筹备建立金佛山药物垦殖区,种植黄常山治愈疟疾。他这一“千翻儿”就“翻”好了千万人的生命。

  后来,经过改革与发展,垦殖区更名为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

  “千翻儿”还意味着敢为天下先。药研所的专家们整整“千翻儿”了21年,才搞定野生天麻的人工种植。

  天麻为兰科天麻属植物,是我国传统名贵中药材,南川历来就有药农采挖天麻的传统。为了满足市场对天麻的需求并保护好野生天麻资源,上世纪六十年代,药研所开始对天麻的野生变家种栽培技术进行研究。

  当时,国内可查阅到天麻人工种植的技术资料几乎没有,唯一的出路只有靠自己摸索。于是,药研所的专家通过野外采集的蜜环菌提取菌种,再进行提纯、复壮、转管、扩繁,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后,终于成功获得了天麻蜜环菌的栽培原种。1963年,全中国第一棵人工天麻在金佛山洋芋坪生根。

  第二个到金佛山“千翻儿”的“药神”是刘式乔,他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是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的功臣之一,在这里发明了使用直接插播法种植黄常山技术。后来,刘式乔倒在了工作岗位上,长眠在金佛山脚下。

  但他的事业待续。从小在金佛山摸爬滚打的儿子刘正宇接过了班。

  47年来,刘正宇一直致力于植物资源、植物基源分类和药用植物栽培的研究工作,从未停歇。一年到头,他平均有七八个月都待在野外。随身携带的《野外采集记录本》,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堆了好几箱。47年里,他发现了崖柏,震惊植物学界。后来又先后发现和命名植物新品种106个,南川木波罗、全国青蒿素含量最高的野生植物等都是他发现的。

  而今,受他耳濡目染的独子刘翔也选择到重庆市中药研究院上班,从事中药研究和开发工作。

  一家三代,加起来在金佛山坚守了94年!

  如同他们的足迹,一代代的“药神”接力奔跑,在金佛山演绎着朴实却昂扬的城市故事。

   1 2 下一页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3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