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印刷《新华日报》的油墨从哪里来 周恩来指示在涪陵创办炼油厂

在兴华炼油厂旧址上修建的涪陵区粮食局炼油厂物资仓库。(涪陵区党史研究室提供)

  ①《新华日报》。记者 苏思 翻拍

  ②方曙霞口述的《涪陵兴华炼油厂记》。记者 彭瑜 摄

  ③涪陵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余成红介绍,这里就是兴华炼油厂旧址。记者 彭瑜 摄

  《新华日报》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创办的公开出版的报纸。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后,创刊只有10个月的《新华日报》迁到重庆继续出版,直至1947年2月28日被国民党查封。

  众所周知,《新华日报》宣传团结抗战、宣传真理、揭露黑暗、敢讲真话,因此从诞生那天起,它就遭到国民党千方百计的破坏、压制和封锁。

  在艰难的岁月里,你知道《新华日报》的创办经费和印刷报纸的油墨是从哪里来的吗?说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到周恩来当年安排创办的兴华炼油厂。

  兴华炼油厂由国民党提供贷款和物资供应,但董事长、厂长等重要职员均由中共中央南方局秘密选派,工厂的收入除按规定分给职工红利外,其余大部分资金以捐款形式经《新华日报》社转交给中共中央南方局,成为南方局主要经济来源之一,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下脚料就成了《新华日报》印刷所需的油墨。

  在严密的封锁下,《新华日报》的同志们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同国民党反动派斗智斗勇,使得报纸能够冲破重重封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1941年农历冬月的一个晚上,重庆马蹄街阳翰笙家,年轻的方曙霞正在烤火。

  方曙霞,1903年出生,安徽寿县人。1924年,方曙霞在上海大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7年参加荣昌抗日救亡运动。1941年,根据党组织的决定,方曙霞从荣昌转移到重庆。到了重庆,他找到了上海大学的同学阳翰笙。

  室内炉火正旺,不一会儿,周恩来推门而入。

  方曙霞对周恩来表示了自己想去延安的想法。周恩来称,对他的工作另有安排。

  翌年2月,组织通知方曙霞,涪陵办了一个炼油厂,安排他去炼油厂工作。

  南方局部署创办炼油厂

  兴华炼油厂位于原涪陵区荔枝乡桂花村三组荔枝园青龙嘴处,现属于崇义街道荔枝园社区二组滨江大道西段与新建的区幼儿园的中间地带。

  “提起炼油厂,就不得不提到周恩来总理。”涪陵区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余成红介绍,1941年,“皖南事变”发生后,抗日战争进入了一个极其艰难的时期,敌伪势力不但用武力围剿解放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地革命力量,而且在经济上也实行严密封锁,妄图一举消灭抗日民主力量。针对这一情况,中共中央南方局为了减轻抗日根据地人民的负担,决定搞点生产和商业工作,就地解决经费问题。周恩来、董必武研究认为,楚湘汇适合领导这项工作。

  楚湘汇1899年生于湖南省湘潭县,北京大学经济系旁听生。1933年楚湘汇到经济部门工作,1936年任安徽地方银行副行长。抗战爆发后,他辞去安徽地方银行副行长职务,在重庆认识了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等同志,以及《新华日报》的熊瑾玎和中共中央南方局的吴克坚同志。在他们的帮助下,楚湘汇走上了革命道路。

  抗战期间,楚湘汇在重庆创办了湖南省银行重庆分行,担任经理,并利用银行掩护党的干部。后来,楚湘汇又参加国民党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四联总署的筹建工作,任常委、专员等职务。

  “搞四联总署筹建工作,让楚湘汇在社会上有一定关系,具备了寻求贷款、搞点生产的条件。”余成红说,党组织就把搞生产和解决经费的任务交给了楚湘汇。“他经过反复调查研究,决定创办一个炼油厂,并得到了周恩来、董必武的赞许和支持。”

  国民党西南公路总局负责人是陈地球,楚湘汇与他在原平汉铁路共事时有过交往。通过陈地球,楚湘汇得到了货款和物资供应。

  炼油厂厂址设在涪陵,对外挂的牌子是“交通部西南公路总局第二炼油厂”,业务上直接与设在重庆的兴华油脂股份有限公司联系。大家习惯称它为“兴华炼油厂”,因为“兴华”二字与《新华日报》的“新华”二字相呼应。

  关键岗位全是共产党员

  兴华炼油厂建在涪陵城西荔枝园,厂房是在一块租用的地皮上盖的。另外,炼油厂还有两条船,大船主要载货,小船载人。炼油厂有职员20余人、工人一百六七十人,在涪陵招了许多工人,亦工亦农,厂里放假时工人可以回家务农,厂里生产繁忙时,工人每10天休息1天,平常实行两班制进行生产,星期天休息。

  炼油厂还在涪陵城内原夏家沟16号设有办事处,对外进行业务联系。夏家沟16号原是涪陵开明绅士张肃霑的四合院。张肃霑对抗战持支持态度,但并不知地下党的底细,他对南方局常驻办事处的人以礼相待,多方支持。夏家沟16号办事处,在抗战期间也成为中共地下组织的活动基地。

  1942年,兴华炼油厂开工了。

  兴华炼油厂的不少同志都是党组织派到涪陵去的:方曙霞到涪陵后改名叫方进一,在兴华炼油厂的职务是秘书课长。楚湘汇任董事长潘念之(又名潘公皓)是厂长,费明箫担任会计主任,兰振华是总务主任,谢筱乃任副厂长兼工务课长,工务课副课长是颜白秋,材料课长是余如序(余金堂),还有个董事张永和(化名),即《新华日报》报馆经理熊瑾玎。方曙霞在《涪陵兴华炼油厂记》中回忆:“但是彼此都没有横向联系,我们在一起开会研究工作,从彼此谈话的立场、观点中能领略出来。”

  方曙霞是做工运工作的,过去经常发动工人起来与资本家开展斗争。作为兴华炼油厂的秘书课长,方曙霞曾经请示周恩来如何做好工人的工作。周恩来指示:“我们不能在炼油厂工人中发展党组织,只能对工人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因此,炼油厂内没有建立党组织,在厂内的共产党员也没有和地方党组织发生联系。下班后,炼油厂就组织工人阅读《新华日报》,学习时事,了解形势,正面教育工人努力搞好生产,支援前线爱国将士抗日。

  为办报提供经费和油墨

  1939年,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后,确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并秘密通过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和消极抗日的政策。

  从那时起,为加强国统区的工作,中共中央指示,党在国统区的工作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反对急性和暴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法律,命令和社会习惯所许可的范围,稳扎稳打地进行斗争和积蓄力量”。与此同时,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封锁,《新华日报》的办报经费和印报纸的油墨无法保证。

  新办的兴华炼油厂,既以合法的机构掩护了大批的地下党员,又通过办厂为党组织提供活动经费,还为《新华日报》印报纸提供油墨。

  兴华炼油厂以桐油等植物油为原材料。炼油的原料主要是桐油,是从彭水等地买来的。生产方法是将桐油皂化,再经过蒸馏产生汽油、煤油、柴油和润滑油等产品。

  方曙霞回忆,建厂之初,汽油的产量不高,出油率约10%。在抗日救亡运动的推动下,厂里工人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他们提出“多炼油,炼好油,办好油厂支援前线”的口号。在炼油技术、设备上不断革新,安装了高压锅,出油率提高到30%、40%,最后达到了60%,日产油大概一吨多,一个月能生产几十吨。“并将油厂的下脚料制成油墨,供《新华日报》社印刷使用,打破了国民党对《新华日报》的油墨封锁。”

  兴华炼油厂发展很好,炼油厂工人的工资比涪陵地区其他厂工人的工资都高。年终厂里赚了钱,还给职工分红利。经过大家的努力,炼油厂生产很好,有一定经济收入,厂里给每个工人发衣服。对生活较困难的工人,厂里还发给他们被盖。工人工伤或生病,厂里及时发给医药费。

  《涪陵革命遗址通览》记载,除上述开支以外,炼油厂赚到的钱绝大部分以捐款形式经新华日报社转交南方局,通过董必武划作党组织的活动经费,其中一部分资金用于支持《新华日报》社。

  掩护地下党员为抗战做贡献

  1944年,滇缅输油管接通,外国油大量运进中国,兴华炼油厂即宣告结束。兴华炼油厂在涪陵生产3年,不仅为党组织提供活动经费,解决了《新华日报》印报纸缺少油墨的问题,还支援了抗日,以当时的合法机构掩护了大批的地下党员,为后来的革命和建设培养了人才。

  作为董事长,楚湘汇主要负责销售,利用他与陈地球的关系,炼油厂生产的油得以由当时的西南公路总局包销,主要供给重庆民生轮船公司和梁山(今梁平区)飞机场至万县的汽车燃料,这对当时发展交通运输、支援抗战、安定后方都起到了很大作用。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南方局在厂内各职能部门掩护了一批革命者,为解放战争积蓄了骨干力量,通过生产活动,还培养了一大批懂技术、懂生产、懂管理的干部,如廖沫沙、陈野萍、钱保功、谢筱乃、刘绍文、余金堂、王芝伦、贾明第、陈晓鸣等同志。方曙霞在1982年任永川地区政治学校副校长、江津县政协常委。

  “外油输入还不是停办的主要原因。”炼油厂工务课副课长颜白秋在后来的回忆文章中称,党的“七大”召开以后,日本侵略者很快就要失败了,如果这个厂不停,资金和干部以后会陷在里面。及时停办兴华炼油厂,可以把积累的资金转移去上海一带搞贸易,为党组织在上海搞活动打好基础,同时可以抽调干部去急需要的地方开展工作。“最后炼油厂还剩几十两黄金的红利,党组织用这部分资金去办了别的企业。”

  余成红称,兴华炼油厂的兴办对涪陵地方工业的发展,产业工人队伍的壮大,也起到了积极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涪陵在原兴华炼油厂旧址上,修建了地区粮食局炼油厂和国家粮油储备仓库。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3568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