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人走了,他那部热线电话仍让人牵挂——追记城口县明通镇金六村扶贫干部王华

  石头为办公桌,王华(左一)在记录走访贫困户情况。(城口县委宣传部供图)

  袁胜菊抱着电话说,好想给王华打个电话,但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记者 彭瑜 摄

  “很想很想给你打个电话,也想和你悄悄说些知心话,一遍一遍拨着电话号码,电话响着无人回答……”

  城口县明通镇金六村贫困户袁胜菊与老伴徐代忠不会唱歌曲《电话情思》,但这歌词就是二老最近的心情——因为那个经常给他们打电话的王华走了,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50岁的王华是城口县水务局派驻明通镇金六村扶贫干部。9月20日,王华与同事们冒雨上山查看灾情。中午回到村委会吃饭时突然晕倒在地,后抢救无效去世。医院的诊断为:因劳累过度引发突发性脑溢血。

  这之后,袁胜菊家的电话里再也没有了王华的声音。两位老人说,好想给王华打个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再也不会有应答……

  第一次通电话他叫她伯娘

  “第一次打电话他就叫我伯娘。”2015年的一天,袁胜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我介绍叫王华,是城口县水利局干部。在城口,叫人伯伯、伯娘就等于把对方认作爹娘,“他说要帮助我脱贫,还问我有啥困难。”

  当时,袁胜菊已是64岁,患有严重的腰椎疾病,整个腰杆弯曲变形,走路得佝偻着身子艰难前行。老伴徐代忠也有68岁,不能干重体力活儿。老两口三个孩子,一对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家庭负担也不轻。

  城口县地处渝川陕交界,秦巴山脉横贯全境,山高谷深,位置偏远,是全市脱贫攻坚任务最艰巨的区县之一。为此,城口县下派机关事业单位干部结对帮扶贫困户。就这样,王华与袁胜菊一家结识了。

  “以为只是打个电话,问问而已。”徐代忠回忆,没隔几天,王华来到他们家中深入了解情况。王华告诉他们,虽然金六村六组的张家梁山势险峻、交通闭塞,但这里的上山公路肯定要修,并且还要硬化。他建议徐代忠,多利用林地扩大茶叶种植面积,继续搞好家庭养殖业,“他说等路修通了,茶叶就能方便运下山变成钱了。”

  按照王华的思路,袁胜菊夫妇种了10亩茶叶,养了50只山地鸡、3头土猪儿。3年来,家庭经济状况逐渐好转,今年仅茶叶就卖了5000多元。

  就在2015年的冬天,金六村下了大雪,袁胜菊家的水管被冻裂。那时,儿子一家在外打工,徐代忠只好踩着冰雪满山找水吃。

  “就担心他摔跤!”袁胜菊说,看着老伴担着80斤的水桶在山路上跋涉,每走几步都要歇一口气,“无奈之下我给王华打了个电话。”

  当天下午,王华就带着200米水管来到袁胜菊家,亲自动手维修。王华在寒风中忙碌了一下午,直到将山泉水引到了袁胜菊家的水缸后才离开。

  他的电话成了贫困户热线

  3年来,袁胜菊夫妇记不清有多少次遇到难题向王华打电话求助。王华呢,不但尽全力帮忙,还每月都要到村里看望两位老人,顺便带些米和油等生活用品去。冬天下雪了,他打电话叮嘱袁胜菊夫妇注意保暖;下雨山洪暴发,他又打电话通知不能外出干活,当心落石和泥石流。

  就这样,这个电话成了袁胜菊夫妇与王华之间联系的纽带。3年来,他们建立起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深厚感情。

  今年8月27日,城口县水务局决定派王华到明通镇金六村驻村帮扶。金六村位于大巴山深处,全村一共326户村民、1274人,其中贫困户就有60户、191人。贫困户分布在深山里,有的去走访一趟往返就要大半天,不可能随叫随到。因此,王华每走访一家贫困户,就会互相留下电话,让他们有困难随时与自己联系。

  金六村村支部书记肖加云回忆,王华曾说,走访时若情况了解得不全面,离开后还可以打电话继续了解;贫困户反映的问题有了结果,得在第一时间打电话通个气,让他们早点放心;贫困户有啥急事,也可以打电话及时向他求助。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王华对全村贫困户的基本信息烂熟于心,他的电话成了与金六村贫困户交流的热线。

  刚到金六村,王华在走访中发现,种植中药材的周关奎缺乏资金周转,但老人因为超龄无法贷款,只能由他的儿子签字后才能贷款。

  “娃娃们都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周关奎说,王华并没因此推脱了事,而是先帮助老人完善前期资料,并和银行沟通好相关事宜,只等儿子回家签字。“他一早一晚都在打电话,问我儿子回来没有。”

  后来,周关奎的儿子终于回来了,王华闻讯冒雨赶到金六村,将周关奎父子接到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

  今年9月,老党员沈茂友家正进行D级危房改造。从驻村开始,王华就经常过去查看改造进度,遇到人手紧张时,王华还拿起锄头帮忙干活。

  “他临走时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沈茂友回忆,王华时不时打电话问改造进度,并再三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他在电话里跟我预约,等房子修好了,他一定要来看看,没想到……”

  “好想给他打个电话”

  王华自1988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在城口县坪坝镇农技站、农业服务中心、县水务局坪坝片区管理所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

  “为守护好城口的一湾碧水,他和同事们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城口县水务局坪坝片区管理所所长杨芝兵介绍,王华常常说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保护山川河流还得走群众路线才能保护水生态安全,“他的办法就是把电话广泛告诉群众,让大家发现问题及时举报。”

  去年8月的一个晚上,王华与同事接到群众举报,有人正在河道非法采砂。他们随即赶到现场,在收缴挖掘机钥匙保护现场证据时,采砂人叫了一大群人围攻上来。危急时刻,王华毫不畏惧,最终保留了证据,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2012年夏天,坪坝场镇及周边贫困村因天气干旱严重缺水。那段时间,王华的电话都被打爆了。电话就是命令,王华独自上山寻找水源,跋涉一个多小时后,一脚踩滑掉下十几米的山崖。

  “浑身是血!”妻子廖瑞芳回忆,王华从昏迷中醒来后,是自己爬回家的。住进医院后,他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这一跤摔得值,终于找到新的水源了……”

  据统计,5年来,为打击河道非法采砂行为,王华个人累计出动巡查1200余次,其中,节假日出动300余次,夜间巡查200余次。王华所在的坪坝片区管理所,共为片区贫困群众安装管道9.5万米,修建蓄水池26口,让大部分群众告别了“靠天吃水”的生活。

  城口县水务局局长施玉楼称,王华的母亲80多岁体弱多病,妻子有膝盖囊肿等疾病,他自己也有高血压,但王华隐瞒了自己的情况,接到任务从不说半个“不”字。

  “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在金六村的20多天里,王华只休息过一天。9月中旬,连续多日的暴雨,造成金六村多处发生塌方,王华又投入到没日没夜的抗灾抢险工作中。9月20日,天刚亮,王华就与同事们再次冒雨上山,查看灾情。中午回到村委会吃饭时,王华突然晕倒在地,抢救无效去世。金六村第一书记朱大为说:“一口热饭都没吃完。”

  王华走了,他终于可以休息了,那部与贫困户们联系的热线电话却依然让人牵挂。连日来,袁胜菊总是不自觉地看着家里那部电话机,一想到王华,眼睛便忍不住发红。她噙着泪水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好想给他打个电话,再听听他的声音……”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359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