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金庸创办期刊现身重庆图书馆
2018年11月02日 10:40 来源: 重庆日报

  图为《太平洋杂志》书影。记者 黄琪奥 摄

  本报曾在10月31日《金庸的重庆岁月》一文中提到,1944年,在两路口的国立中央图书馆工作期间,金庸曾邀约3位中学同学一起创办过一本综合性的期刊——《太平洋杂志》。11月1日,重庆日报记者在重庆图书馆内见到了这本期刊。

  泛黄的纸上,用蓝色镂空字体写着“太平洋”三个大字,下面用正楷写着“太平洋出版社发行”……翻开内页,除了常规的目录之外,还有下期发表的刊目预告。在金庸为这本杂志所题写的发刊词上,写明了这本杂志的主旨:传播知识,传播真、善、美。

  “这本期刊是当时国立中央图书馆留在重庆的诸多藏书之一,也是我馆抗日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重庆图书馆特藏文献中心副主任周道霞说。

  “在这本期刊的编后记中,金庸还明确说,创办这本杂志的初衷实质上是想创办一本能适合大众需要的刊物。”周道霞表示,至于为何取名叫《太平洋杂志》,主要因为当时美国有一本名叫《大西洋杂志》的刊物在重庆特别受读者追捧,为吸引大众关注,金庸等人便给刊物取了一个响亮的可与《大西洋杂志》媲美的刊名——《太平洋杂志》。

  据有关资料记载,由于之前在浙江就编辑出版过一本名叫《献给投考初中者》的图书,此番编辑《太平洋杂志》对金庸来说可谓驾轻就熟,游刃有余。“在编辑这本期刊的过程中,金庸充分利用图书馆丰富的藏书资料,每天一有空就着手翻译或撰写文稿。下班后,他就带着《英汉词典》,急匆匆地赶到美军俱乐部,抢译新到的外国报刊上的文章。”周道霞说。

  “这本杂志自1945年2月推出之后,首次印刷的三千册就被市民抢购一空。”周道霞说,但当金庸兴致勃勃地把编辑好的第二期刊物拿到书局印刷时,书局老板却以不能赊账为由,拒绝为金庸印刷杂志。陷入绝境的金庸,只能痛心地眼睁睁看着辛辛苦苦编辑出来的《太平洋杂志》第二期“胎死腹中”。于是,“创刊号”也就成了“终刊号”。

  虽然《太平洋杂志》就此夭折,却对金庸日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金庸曾在《对话录》中这样说:“我创办《明报》而得到成功,大概就源于(早期创办杂志所养成的)这种洞悉读者心理的直觉能力。”(记者 黄琪奥)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3652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