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方本良 用镜头记录三峡

  方本良

  2016年,万州主城。

  1980年11月,万县港。

  上世纪60年代,小三峡行船,全靠人拉人推。

  2003年5月29日,万安桥炸毁。

  1997年6月28日,万州第一座长江公路大桥通车。

  2009年拍摄的白帝城。

  2011年,万州北滨大道。

  漫步在万州的大街小巷,满眼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这个城市的历史,似乎已藏于时间深处。 

  一位老人,蹒跚着穿行于城市的光影斑驳中,不时举起手中的相机,按下快门,记录下时间长河中许多瞬间。

  方本良——一个用镜头记录三峡的老人,倾其所有,为我们留住三峡蓄水之前,峡江两岸往日的影像,也为我们记录三峡蓄水后世事变迁。

  于是,在方本良的照片里,我们能在过去和现在及至未来,梳理触摸到三峡这片神奇土地上的脉络,找到我们的历史与文化的根源。 

  1993年至今,25年,他为拍摄三峡走过的里程,比两万五千里长征还长! 

  1991年,从万州日报社副社长职位上退休的方本良,已从事新闻工作30余年,经验丰富、学识渊博。

  许多人请他出山:当顾问、搞宣传……条件优厚,态度诚恳,但方本良一一婉拒。

  直到1993年,三峡工程正式开工,方本良带上行头出发了。

  人们这才明白,他要用自己所长,将那些即将永沉江底的自然的、人文的景观和历史文化遗产逐一记录。

  “1992年,当我从电视里看到三峡工程即将上马的消息时,我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三峡地区的那些人文和自然景观,从宜昌到涪陵,夔门、白帝城、张飞庙、石宝寨、白鹤梁,这是一条历史文化的黄金线,是一座丰富的宝藏啊。我必须把它们记录下来,为的是对子孙后代有个交代!”这是一项浩繁无比的巨大工程,个中的辛酸苦乐,只有方本良自己知道。 

  为了拍摄三峡的急流险滩,两岸的奇岩怪石,他多次冒着严寒酷暑,忍饥挨饿,翻山越岭,拍摄三峡景观在不同时期不同水位的原貌。瞿塘峡最高的桃子山,巫峡最高的神女峰,西陵峡最高的黄牛岩,鹰嘴岩,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为了追寻图像背后的故事,他接触采访了1000余个与三峡文化相关的人物和近现代历史的见证人,见证人中多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年龄最大的逾百岁。

  他走遍了三峡库区的山山水水,拍摄了库区将要淹没的从湖北兴山到重庆涪陵的11个区县城,和西界沱、石宝镇等十多个重点场镇的原貌;他还为屈原祠、昭君村、陆游洞、白帝城、张飞庙、石宝寨、丰都鬼城、白鹤梁等著名景观分别建立起图片档案。

  如今,方本良已年近九旬,却依然时常外出拍摄。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3774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