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58岁的父亲为留学女儿写散文 看哭当地华人

  《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获得文学类全国奖项。

  荊迪(中)和爸爸妈妈在澳大利亚。

   父女俩在路上聊天。

  “我是风筝呵,飘荡在他国异乡。但不管出现怎样一种情况我没有从天上掉下,因为妈妈手中有根线,我有远方妈妈的守望。”

  最近,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的不少华人,都被一篇名为《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的散文感动了。文章的主人公是一位独自在澳洲闯荡的女孩。文中,女孩把一名华人在异国他乡的不易和对父母的思念娓娓道来,不少华人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上月底,这篇散文获得了全国大奖。

  细腻如同少女的文字

  来自58岁的山东大汉

  12月10日下午3点多,渝北区新牌坊附近的一个小区里,57岁的张爱莲看了看表,打开微信给女儿荆迪发信息:“下班了吗?今天那边天气怎么样?”

  此时,万里之外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的一所公立中学里,作为中文老师的荆迪还在整理学生的课业资料,学生刚刚完成期末考试,她有些忙,但她还是给妈妈回拨了视频电话,“我妈是算着时差看我下班了才打的,她担心我一个人在外面,又怕打扰我。”

  荆迪的爸爸荆剑坐在一边,听着母女俩的谈话,他很少会专门和女儿通话。以前,荆迪不懂爸爸的爱,但三个月前的那篇《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让女儿知道了爸爸最深沉的爱。

  已经独自在澳大利亚漂泊4年的荆迪就是《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的女主人公,但很多人不知道,散文中细腻如同少女心声的文字,并不出自荆迪之手,文章的作者是她的爸爸荆剑,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山东大汉。

  在重庆当老师的女儿辞职出国

  愁坏爸爸妈妈

  “她从小就有自己的想法,劝不住的。”从2008年开始,张爱莲就从山东潍坊老家赶到重庆,陪着独生女儿荆迪住在沙坪坝。2004年,荆迪考入四川外国语大学读书,2008年留校成了一名英语老师。

  荆剑和妻子都很满意女儿的工作,大学老师,稳定又有社会地位。2008年,张爱莲照顾女儿的日常生活,爸爸荆剑留在老家山东潍坊昌邑市。荆剑是当地电视台的一个制片人,工作很忙碌,很少给女儿打电话,有时关心女儿近况,也只是问问妻子,“我们父女平日里基本不怎么聊天。”

  2012年,荆迪获得了公派留学英国的机会,荆剑很高兴,觉得这是女儿开拓眼界的好机会。那一年,荆迪除了认真学习,还利用假期走遍了欧洲,“我就觉得,我想走出去,去更大的世界。”

  “妈,我想辞职出国留学。”2013年,回国的荆迪给了父母“当头一棒”。张爱莲至今仍记得女儿跟自己说这话时的严肃与认真,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对,而是立马打电话给荆剑,不出所料,荆剑连连说“不行”。

  “出去容易回来难,你现在重庆的一切都要放弃吗?”荆剑夫妻俩满心忧愁。2013年,荆迪28岁,在川外任教已经5年,张爱莲可以想象女儿安稳工作能得到的回报,“可是出去了,就是从零开始。”那几天,荆剑更是彻夜难眠。

  无论荆剑如何反对,荆迪都下定了决心。张爱莲知道女儿从小就是个自主的人,反对也没什么用,最终帮女儿劝起了丈夫。

  2014年,荆迪以雅思平均分超过8分的成绩,前往澳大利亚留学。

  看到动荡的新闻就紧张

  父母飞去澳洲把她“弄回来”

  随后的4年多,荆迪独自一人在澳大利学习、工作。每次张爱莲问起,她都轻松带过,“这儿很好的,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张爱莲一点儿也没被女儿安慰到,只要一空闲下来,她就会查看澳洲当地的天气以及新闻。“一看到当地社会动荡的事儿,心就安生不了!”她总会想象各种女儿遇到危险的场景,寝食难安,“但又不好跟她说,怕她反过来担心我。”

  每次和女儿通话,张爱莲总是不忘加上一句,“待不下去就回来,家里有爸妈!”

  2018年,荆迪研究生毕业了,也稳定下来。此时,荆剑申请了内退,决定到重庆和妻子一起生活,“这是女儿待过的城市,这几年发展也很好。”

  夫妻俩都有了时间,张爱莲安排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澳洲“把女儿弄回来!”几年过去,夫妻俩发现,荆迪留在国外的心没有变过,夫妻俩想好了各种说辞和谈判技巧,一到澳大利亚,就和女儿认真地谈了话。荆迪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回国,而是说,“我带你们看看我的工作和生活吧,这么多年,你们其实都不知道我在这边干什么。”

  此时,荆迪已经成为布里斯班当地最好的一所公立中学的中文老师。在这里,中文是每一个七年级和八年级的学生的必修课,每天大部分的时间,荆迪都在课堂上,“我会用中国古代故事教他们成语,教他们画汉字。”荆迪带着妈妈转遍了布里斯班,张爱莲发现,这里并没有她想的那样危险。

  待了一段日子,荆迪又一次严肃地坐在了父母面前,“在这里,中文老师真的很少,我希望用我自己的力量,让这里的孩子了解中国,了解中文。他们需要我,我也很有成就感。”看着女儿的眼睛,荆剑第一次觉得,女儿长大了,女儿的世界比自己和妻子开阔。

  把女儿的经历写成散文

  感动当地华人

  荆剑夫妻决定支持女儿,支持的第一步是帮她“找靠山”,夫妻俩在当地找到了华人社团,带着女儿一起加入社团,“就希望她独自在外,不孤单。”

  转眼要到中秋节,华人社团让每个家庭出一个节目。荆迪知道,爸爸一直都有写作的爱好。“爸你写篇美文,我来朗诵吧,就把我们海外游子的心写出来。”这个主意让荆剑拍案叫好。第二天,女儿就将自己在海外4年的经历和对家里的思念整理出来给了荆剑,让他参考。

  这是荆剑第一次详细了解女儿这几年海外求学的经历。他才知道,女儿吃了那么多苦;他才知道为了省钱,女儿可以两天只吃一个比萨。上一个中秋节,女儿告诉他,自己正和房东一起吃月饼的时候,女儿正独自一人在出租屋里流泪思念家乡。

  在女儿的回忆里,荆剑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只有女儿一个人这样辛苦,在澳大利亚,有很多像女儿一样正在努力拼搏的中国孩子,“在这里,每一个华人华侨,都是一本厚厚的书,写着不同的故事。”

  荆剑开始为女儿写散文。写作的时候,翻看着女儿的回忆录,常常红了眼眶,他把自己想象成女儿,这是他第一次读懂女儿的感情,也是他第一次把对女儿的爱写成文字。他把女儿比作风筝,“飞得很远,线却在爸妈手里。”

  中秋节,荆迪在华人社团朗诵了成文后的《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张爱莲在台下哽咽着,许多华人同胞也哭了。“这说的就是我们自己啊,谁没有思念故土的时候?”好几个人拉着荆剑,感谢他写出了自己的心声。

  散文获奖

  他想写更多关于华人的故事

  因为签证原因,在澳大利亚待了3个月,荆剑夫妻回国了。上个月底,荆剑忽然接到好消息——中秋节自己写给女儿的《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获得了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还被评为“最美散文”。

  这个消息给了荆剑巨大的鼓励。“我写出来的时候,只希望能让更多的海外游子看见这篇写他们的文章,没想到居然获了奖。”荆剑觉得,这是因为散文中的浓烈感情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现在,闲下来的荆剑又开始写作了,下一部作品的题材已经想好,“我还是想给海外游子写点儿东西,写出他们的故事。”他期待着下一次和女儿的团聚,也期待着结识更多的华人华侨,“看一个个历经千帆的故事。”

  《我是那只飞翔的风筝》

  (节选)

  风筝有梦。曾经,春天里,爸妈把我当成耳朵,拉紧了线把我放飞,去听风,去听雨,回来问我:天上好吗?看到了什么?!

  风筝是梦。曾经,我大学毕业,梦圆山城,留校在重庆成为了一名教师。我成为父母及亲朋好友的骄傲,妈妈特别知足:作为一个女孩家,儿是风筝娘是线,算是攥在了手心里;我与妈妈,是风筝与线,感觉里,妈妈手中的线一直在绷着……

  我知道了,他国异乡的孩子不哭,但会偷着哭,哭完后,会用力爬起来,擦干眼泪,再努力的去走;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坚强,你别无选择。在深沉的夜里,叫一声妈,我泪哗哗……

  我是风筝呵,飘荡在他国异乡。但不管出现怎样一种情况我没有从天上掉下,因为妈妈手中有根线,我有远方妈妈的守望。

  ……

  来澳洲三年,我几乎哪里都没去。

  现在,我的爸妈也来了,爸说,来澳洲数日,还没看到过山,可感觉这海外的游子几乎天天是在爬山,他想知道这山的高度。

  呵,我是风筝,飞翔在异国他乡的清空里;这里有我,我想,如画的国家,一定会因一名中国女教师更美丽!

  荆剑

     重庆晨报记者 石亨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3836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