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归来三峡》首演观后感:再现“行到三峡必有诗”
2018年12月16日 12:28 来源: 新华网

图为《春夜喜雨》。新华网 李相博 摄

    12月15日晚,在重庆市奉节县白帝城•瞿塘峡景区长江非航行水域,背靠白帝城和瞿塘峡,由张艺谋导演的大型诗词文化实景演艺项目《归来三峡》终于在万众期待之中携舞载歌而来。

    重庆市奉节县,“西南四道之咽喉,吴楚万里之襟带”,是一座拥有2300多年灿烂文明的“中华诗城”。《归来三峡》整场演出时长约60分钟,以高新科技为支撑,以诗为魂、以山水为体,通过再现诗词创作意境,打造令人神往的诗意天地。节目内容选取了、李白、杜甫、刘禹锡、苏轼等诗人十首诗词,每首诗词为一个篇章,将诗人创作背景和诗词意境直观地呈现给观众,让观众在唯美诗意中领略长江三峡壮美的自然景观、巴蜀大地独特的风土人情和诗城奉节浓厚的文化底蕴,再现“行到三峡必有诗”的盛景,堪称史上首次。

    《归来三峡》作为“归来系列”的首台旅游商演节目,不仅是张艺谋的归来,更是中国山水实景的归来。

    总得看来,此次《归来三峡》就是与过往传统山水实景风格的割裂,作为全球内河水上工程体量最大、技术最复杂的完全自主创新项目,《归来三峡》完全是一场彻底地人文、自然、科技与诗意的归来。

图为《登幽州台歌》。新华网 李相博 摄

    舞美上,《归来三峡》在视觉上寻求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线条白描及留白,与唐宋诗词展现意境相辅相成。

    为达到演出效果,演出及观众浮台均搭建于趸船之上。不同于传统的舞台演出规范,受自然环境影响,演出的难度也随之增加。最终他们选择演出平台上方通过2d威亚小车悬挂63片造型景片的效果,通过景片矩阵的变幻效果作为演出视觉主体。

    美术设计以唐代建筑作为景片设计的造型参考,用2.2毫米粗细钢丝编织而成,63片大小、造型、结构各不相同,组成变化矩阵。

    视屏投影也摒弃以往的实景投影素材,以线条的排列组合勾勒赋形,简约不简单。最终他们将63片景片与地面及手持道具作为投影介质,通过投影灯光的变换,根据不同诗词篇章意境重新排列组合,以白帝城的天然风光为背景,呈现出极具中国水墨山水的美感和唐宋诗歌之风。

    为满足演艺需求,该工程建设规模为1个满载排水量9500吨的水上观众平台,1个满载排水量20000吨的水上演出平台,两平台布置在长江夔峡水道左岸风雨廊桥西南侧南门沱水域。两平台间通过2艘跳趸连接,观众平台通过跳趸、跳板与架空斜坡道连接,演出平台通过跳趸、跳板、钢引桥与实体斜坡道连接。

    观众浮台是一艘单体、平底、单甲板趸船,主要作为《归来三峡》大型水上演出活动观众的载体,长111.6米、宽36米、总高35.88米,型深4.5米、吃水2.4米,满载排水量9500吨,压载舱总容量7070立方米,可容纳观众1738人,工作人员100人。

    演员演出传送带采用双机头驱动,保证了链条闭环线的平稳,采用编码器保证双驱动的同步,传送带长度为120m,承载4吨,速度0.4m/s,长度和承载为国内首例,采用了双导向保证链条的运行平稳,让演员的表演更具飘洒俊逸之态。

图为《登高》。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想要通过最新科技手段展现传统中国诗歌艺术和中国山水美学,让冰冷的舞台机械设备展现出诗词意境与人文气度,对设计及技术的要求都极高,但不可否认的是,《归来三峡》的设计及技术团队做到了。

    如何在今日的语言环境及审美背景下展现古人之风,对此次诗歌选取、文学撰稿及音乐作曲的要求都不言而喻。文学撰稿康震在中国古诗词尤其是李白、杜甫诗词领域颇有建树,此次《归来三峡》的诗歌选取及主题曲《归来三峡》的歌词撰写也足见大家风范。

    在各诗歌篇段落的音乐创作上,改编作曲祁岩峰、张渠也进行了相应改编,在极具古风韵味。由曹轩宾作曲并演唱的主题曲《归来三峡》也必成传唱佳作。

    舞蹈编排以中华传统诗词文化为支撑,在舞蹈编排上,以身韵中的呼吸为出发点,起于心,发于腰,形于体。同时对中国古典舞“翘袖折腰”“闪转腾挪”“舞袖翩跹”等形态进行动态塑造,结合投影,朗诵,现场演奏等多种艺术方式,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最终达到诗歌乐舞浑然一体。力求追寻文人墨客笔下从内到外,天人合一,水天共舞的诗歌意境。。

    在《归来三峡》的美学世界里,人、舞台、白帝城的层层远山和谐共生,构成人与自然相互依持的和美画卷。中国传统美学与最新前沿科技在此完美相会、生衍,孕育出最具人文温度的美学盛宴。《归来三峡》不仅成就了重庆文化诗意的新地标,也缔造了国内乃至世界山水实景项目的新风向。(完)

图为《竹枝词》。新华网 李相博 摄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386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