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他把荣昌陶做得“上得厅堂 下得厨房” 3厘米高的泡菜坛仍能装东西

肖祥洪10几岁就跟随父亲学习制陶,并在传统工艺基础上既发扬传承,又不断摸索改进。新华网发(冉桐 摄)

    新华网重庆12月17日电 重庆荣昌区安富镇出产的陶器,与广西钦州陶、江苏宜兴陶、云南建水陶并称“中国四大名陶”。荣昌安陶素有“薄如纸、亮如镜、声如磬”的美誉,这些让人叹为观止的美丽陶器,是一代代能工巧匠不断摸索、创新的结果,肖祥洪就是其中一位。

    走进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荣昌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肖祥洪的陶艺工作室,里面一件件古朴精致的陶艺术品令人目不暇接。从“上得厅堂”的艺术鉴赏品、动植物雕塑、文房用品等,到“下得厨房”的酒瓶、茶具、饭碗、泡菜坛子等,做工精美,令人惊叹。

    拇指般大小的泡菜坛你见过吗?在工作室里,一套精致的“泡菜坛”一字排开,共有9只,大小依次递减,最小的一只仅有3厘米高,而且打开盖子,里面依然可以装东西,让人啧啧称奇。

    这套“泡菜坛”就出自肖祥洪之手。他说,别看这“泡菜坛”小,揉泥、醒泥、制坯、晾晒、修坯、刻花、上釉、打磨、装窑、烧制、出窑等二十余道工序一样也不能少。由于体积太小,它的制作不能借助其他工具,全靠一双手小心拿捏、感受、掌控,然后再上釉、烧制等。正是在多次失败中找到了规律,肖祥洪才烧制出堪称鬼斧神工的“微陶器”。

    肖祥洪出生于陶器世家,祖祖辈辈以制作陶器为生,家族从事陶器制作已达200年之久。肖祥洪10几岁就跟随父亲学习制陶,并在传统工艺基础上既发扬传承,又不断摸索改进。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肖祥洪就特别钟爱釉色的调试和研发。荣昌陶的矿釉有上千种,但在老安陶厂倒闭以后,很多独有的釉色跟着失传了。肖祥洪说,每一种釉色的恢复,都要经过成千上万次实验,每一种矿石原料的加入,都需要精确到毫克。在2005到2015年间,经过10年实验,肖祥洪成功恢复了荣昌陶的朱砂釉、金砂釉和西绿釉。

    “以朱砂釉为例,现已达到樱桃红的境界,其中铁和铅的结晶能够均匀地附着在坯体上,展现出如成熟樱桃般鲜艳的朱红色。”肖祥洪说,金砂釉一直是荣昌陶独有的釉色,在其亮釉下呈现出的点点金色颗粒,阳光直射下耀眼夺目,尤为难得。

    为不断充实自己,提高技艺,肖祥洪经常参加陶瓷行业交流会,“多看别人的作品,发现自己的不足,在交流中不断学习与进步。”肖祥洪说,在2014年的一次交流会上,他创作的《螺纹钧釉花瓶》被日本东京大学教授岛田文雄看中并带走,至今都还收藏在东京大学博物馆。不仅如此,他创作的陶器还曾被天津、南京博物馆等收藏,其作品及论文还被载入2015年全国《陶瓷画刊年度人物》专刊。

编辑: 刘淳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5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