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水下“魁地奇”
2018年12月19日 10:33 来源: 重庆晚报

水下曲棍球比赛现场

    前段时间《神奇动物在哪里2》热映,把人们再次带回了JK罗琳的魔法世界,熟悉哈利波特的人对于魁地奇(魔法世界中由巫师们骑着飞天扫帚参加的球类比赛)不会陌生。想要在现实生活中复制这种运动当然有点困难,可“麻瓜”(《哈利·波特》系列中指不会魔法的普通人)们偏不信邪,上天有点难,但到泳池里打场“水下魁地奇”并非不可能。

    重庆就有这么一群年轻人,一头扎进水中,潜水、挥棍、击球、破门,别看玩水下曲棍球不久,但已经玩出了全国冠军,打向了大洋彼岸。

    水下“魁地奇”比魁地奇诞生得还早

    水下曲棍球的所有装备

    看起来相似的面镜,在行家眼中却有很大不同。

    和潜水很像,水下曲棍球也要穿上脚蹼。

    手套和球棒是水下曲棍球的标志

    在描述体育运动的英文中,曲棍球(hockey)是种多功能的后缀,在冰上打就是冰球(ice hockey),在水下,就成了水曲(underwater hockey)。

    追溯起来,水下曲棍球的出现比罗琳创造魁地奇还早。

    上世纪50年代,英国军队为了增强军队潜水员的水性,发明了这项运动,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项国际性运动。

    经过60多年发展,如今的水下曲棍球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场地选在一个长25米、宽12米,2至4米深的大游泳池里,区域划定后,在两边各放置一个宽1.2米的球门,根据规则,每场比赛30分钟,分为上下两个半场,每半场15分钟,中间休息3分钟;每队上场比赛的是6个人,另有4人做替补;比赛过程中,不限定换人的次数。

    今(13日)晚,是重庆sober水下曲棍球俱乐部的整队训练时间,在江北区观音桥一家健身房的游泳池里,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见到了这群重庆的水曲玩家。

    水下对抗性的运动并不多,除了水下曲棍球、水下橄榄球外,还有一个就是水球。但是水球是在水面上打的,而水下橄榄球会有更多的身体接触,看上去比较“暴力”。相比而言,水下曲棍球则“文明”多了。只见男男女女潜入池中,戴上面镜和呼吸杆,穿上脚蹼,在池底手持短柄弯棍追逐一枚小球,三名前锋冲刺进攻,三名后卫严防死守,水下全靠闭气,加上剧烈的运动,选手也待不了太久,不时钻出水面呼吸。但换气的同时,还必须时刻关注水下球的动向,并趁着换气间歇继续往球的方向划水。

    爱玩水的玩家凑了重庆第一支水曲队

去年3月,sober成立,十人的创始团队,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搞教育培训的,有从事医疗行业的,有瑜伽教练,也有开攀岩馆的,但都有共同的爱好——喜欢运动,尤其是自由潜水。因为爱玩水,他们中大部分在几年前就关注到这项运动,重庆没有专门的球队或是俱乐部,没有引路人,直到通过朋友介绍,来自四川的“小蓝羽”来到了这个圈子。作为中国较早玩水曲的人,“小蓝羽”将基本的水曲知识教授给了sober的队员们。

    队员们训练前合影

    队员们在水下进行对抗训练

    训练中也要做好必要的保护

    掌握了一点基础,就固定起一周两练,初创之时,兴致都高,哪怕才成立两个月,就敢报名参加全国水平最高的中国杯。

    那次在杭州的中国杯之旅当然结果不会太好,18支球队参赛,重庆队敬陪末座,可队员们并不沮丧,两个月前谁都没接触过这项运动,输了不丢人,不去感受参与,哪里能发展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在9月份又到北京参加了亚洲杯,由于水平有限,只能参加B组的争夺。“我们运气还挺好,拿到了这组的第一名。”队长王侃回忆,那次经历大大提升球员们的信心和积极性,也证明了“尽管水平不高但一定要打高水平比赛”的思路不错。因此球队趁热打铁,去年底又去参加了中国水曲新秀赛,再次闯入三甲。

    把中国杯带到重庆终于不用钻进水里看比赛了

新秀赛归来途中,几名俱乐部创始人一合计,比赛打得多确实能提高球员的积极性,但要让更多的重庆人了解水曲,参与进来,那么还要让比赛在重庆落地。这时正值2018年中国杯的申办时间,队员们一拍即合,要把这个赛事带到重庆来。

    队旗和奖杯

    队员们捧杯合影

    队员们水下合影

    水下练习

    今年6月,第四届水下曲棍球中国杯暨国际邀请赛在綦江区体育馆举行,20支国内外俱乐部齐聚重庆。

    Sober成员们谈起那次比赛,无不自豪地说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届。场地上与国际接轨,打造了3米水深的世界杯级别场地设施,队员们动手制作了水下隔断,“没有设计图,自己看着世界杯比赛用的隔断自制,没想到效果很好,质量也不错,后来在昆明进行新秀赛,也用了我们的隔断。”

    更重要的是,重庆这次比赛,在全亚洲首次实现了水下直播,决赛时在网络上有80万人收看了比赛直播。别小看这一点,以往的国内水曲比赛,观众可没办法看到水下的情况,因为水曲用球其实是类似冰球的铅块,在池底运动,水面上根本看不清轨迹,现场观众看球的体验也非常有意思——自己进水池里潜下去看。据参赛的新加坡选手回忆,这次直播效果比水曲世界杯都好。

    受邀参加顶级赛事成为最遥远的参赛队伍

    由于要承办比赛,重庆sober在这次中国杯上成绩也不算理想,但第七名已经比去年提升太多,而在赛事推广上的活跃,让他们在9月份收到了一份重磅邀请。有超过20年历史的太平洋海岸杯组委会邀请sober去洛杉矶参加比赛,这项赛事通常只有北美的传统劲旅才能参加,而此前国内甚至还没有俱乐部整队受邀参加国际比赛。尽管一场没赢,但赛会还是颁给了sober一个意义非凡的奖项:最遥远参赛队。

    比赛照片

    美国之行让sober受益良多,与更高水平的选手交手,也再次践行了他们越赛越强的理念。在回到中国参加今年的新秀赛时,sober“新秀队”里的思成和阿杰都参加了太平洋海岸杯,他们在赛场上的表现相当突出。这并非sober的队员自卖自夸,全胜战绩夺冠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竞技之外,球队更大的收获,还是更深刻理解了“sober”的定义。

    当初给俱乐部取这个名字意为“微醺”,“

吃喝玩乐打水球,通过这项运动认识世界各地的朋友,一起打球、交流、喝酒。”在队员们看来,越是小众的运动,参与者之间越是惺惺相惜,更有凝聚力。所以到了水曲开展得早的美国,当地球友也热情招待他们,无私分享最新的及战术理念。

    不过,美国的球友也纳闷了,“你们不喝酒吗?”原来美国人对于sober一词这个“微醺”的定义并非“小酌”,而是“不怎么喝酒、人还清醒”,当然不管有没有酒,如此遥远的水曲球友相会,确实不易。

    水下运动+团队协作你愿意送孩子去打水曲吗?

水曲在重庆一年半的发展,不光有了俱乐部,有了大赛,新的球队也加入进来,加上不断通过线下活动推广,已经有不少人参与了水曲体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重庆有水曲经验的超过400人。而上个月在昆明的新秀赛上,重庆sober的青少年队也登场亮相。

    “目前在我们这里长期训练的孩子不到10人,还是太小众了。”队长王侃也负责青少年培训,现在有7到14岁的孩子在他手下练习水曲。

    蔡冬果4个月前把孩子送到了sober。在他看来,游泳可以锻炼心肺,但一个人游很枯燥,水曲就在此基础上引入了团队协作,很适合孩子参加。几个月下来,他也看到了儿子的改变,“以往他不是很喜欢下水,现在每过几天就要来问我,‘爸爸今天晚上去不去训练啊’,感觉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Sober队员“消防车”不但自己打水曲,也让自己7岁的女儿来学习,一晃半年,他很欣慰女儿的成长:“现在的孩子难免会娇生惯养,所以我希望她接触一些体育运动,不光锻炼身体,也是锻炼心智。”

    据了解,水曲是种男女混合的运动,国际惯例是每队上场6人中至少有2名女士,而部分地区的规则已经调整为3男3女一队,而重庆参与水曲的男女比例比较平均,女生甚至更多一些。

    俱乐部创始人之一小七告诉记者,虽然水下曲棍球还很小众,影响力还不够,俱乐部中常在一起训练的也不过20来号人,可大家希望把sober打造成一家百年老店。如今,水曲也在逐渐走上正轨。上个月,东南亚运动会已将其列为正式比赛项目,“这说明水曲在被国际奥委会和亚奥理事会认可,谁知道十年后会是怎样呢?”

编辑: 李相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387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