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主编辞职带自闭症儿子去大理生活 把经历写成书

   2016年5月,在《新女报》做了10年情感主编的戈娅做了一个“决绝”的决定:辞职,带着患自闭症的儿子火娃举家迁往大理,让他接受新式教育。纠结、犹豫……各种心路历程经戈娅在公众号里披露后,一度引发刷屏争议(本报2016年5月曾作报道)。

  转眼间,戈娅和儿子火娃成为“新大理人”已经两年半了。“我的身份变了、心态放松了,火娃情绪平复、疗愈了。”昨天,戈娅带着详细记述自己和儿子过去两年半生活的新书《看风的孩子,谢谢你成全了我》回到家乡重庆,在精典书店分享了成就全新自我的点点滴滴。

  初衷

  本来只打算住3个月试试

  那是一个周一的早晨。戈娅之所以记得格外清楚,是因为那天早晨儿子死活不肯去上学,“他的小手紧紧把住大门,死死盯着我,大颗大颗的泪珠往外滚”。随即,辞职带着儿子去大理的念头涌上她心头。“刚好头天校友群里有人说在大理开了客栈,我马上就联系他,说想带着儿子过去住一段时间。”

  戈娅说,当时儿子火娃7岁半,被查出“自闭症谱系障碍”已有5年。想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是戈娅作出这个有些“决绝”决定的最大动因。

  戈娅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决定虽然很“决绝”,但其实心里更多的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的。“最开始我想的是小住3个月,看能不能找到平复儿子情绪的办法。”但到第二个月时,她就下定决心长住下去,成了“新大理人”。

  落差

  从情感主编到微店店主

  事实上,辞职带着儿子去大理给戈娅现实生活带来的震动远比她那篇公众号文章引发的刷屏影响要大。辞职前,作为《新女报》的情感主编,她的专栏有着很多粉丝。“主要是生活状态完全不同了,从有单位的人到自由职业,这个转变太不同了。”戈娅说。

  “最大的压力就是经济压力(笑)。”戈娅并不避讳这一点。决定在大理长住后,戈娅开了一家专售茶叶和各种云南土特产的微店。疯狂买货成了她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除了儿子最重要的事。“接完火娃放学,回家我就换上最旧、最舒服的家居服,一头扎进工作室,开始疯狂打包。订单多的时候,我每天要花3个多小时来处理。”戈娅说,儿子玩轮滑的时候,她一边在旁边盯着,一边发微店小广告。以致有一段时间,她的双手手腕都累出了毛病。

  改变

  成了“一小时”语文老师

  就像戈娅当年在那篇引发刷屏的公众号里写的文章那样,她是冲着2010年开始在大理兴起的更自由的教育而去的,去之前,她的笔记本里记满了十余家大理新式教育机构的名字、课程。

  戈娅和儿子现在的作息是这样的:每天上午,戈娅在家给他上两节小课,做一些体育锻炼,“我们一般中午前去学校,他和同学一起吃午饭。”下午,火娃就会在学校跟着既定课程上课。火娃就读的学校是一所根据每个小孩能力进度不同、实施个别教育计划的学校。去年,学校开始聘请戈娅做语文老师。火娃上课时,戈娅得以抽出空来去上课。

  考虑到尽可能多的照顾、陪伴儿子,在校方希望请她做语文老师的前半年里戈娅都是拒绝的,“后来,我答应了,也是提了一个要求的:每天只上课一个小时左右。”

  在儿子的课程里,除了正常的知识类课程外,还有一大类是她格外重视的,“学校每周有两天都是大户外课程,就是让孩子们尽可能多地跟大自然接触。”在她看来,这对患自闭症的火娃至关重要。

  儿子

  现在比以往更自在了

  追求大理闲适生活而移居过去的人都被称作“新大理人”。这个群体的存在,也是过去两年多,让戈娅感觉很值的重要原因。“一方面,他们习惯了家庭式的深度社交,没事大家串串门,做饭、吃饭都在一起,孩子的教育也可以坐到一起来交流。”戈娅说,更重要的是,在和大家交流时有着以往没有的包容。

  过去两年半里,火娃情绪上几乎从未再出现问题,“这除了让他亲近大自然,让他更随性地生活之外,最大的功劳应该就是包容。”戈娅回忆,在大理自己把火娃带出去,提到他有自闭症,几乎每个人都能很自然地看待他。

  戈娅举例说,有一次她带着儿子去集市,“他想去玩人家在卖的超轻黏土,弄乱了两个。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就跟老板说想买下来。结果老板悄悄问我,他是不是有自闭症?然后说没事,你去喝酒,我来陪他就可以了。”这让戈娅很是感动。

  火娃今年刚满10岁。“他的智力大概相当于正常孩子五六岁的水平,语言能力大约在两岁左右。”戈娅说,现在他生活得非常自在,“只要旁人自然、正常接纳他,他完全不抗拒和人交往。”

  “现在,他的生活自理在增强,这是自闭症孩子最难实现的一部分。我每年带他出国旅行,完全和一个正常的旅伴没区别。”戈娅骄傲地笑着说。

  未来有什么打算?“常识是高于知识的,先学会生活。这方面,大理有很好的土壤,所以我现在不预估任何未来的事。”戈娅很有感触地说。

  记者 裘晋奕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