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女儿著书回忆重庆曲艺第一人

    “这个时刻,我感到骄傲、温暖,相信我父亲在天之灵也会欣慰。”昨天下午,已故四川评书泰斗程梓贤长女、74岁的程康宁手捧新近问世的回忆录《我的父亲程梓贤》,感慨万千。

    当日,《我的父亲程梓贤》——程康宁回忆录品鉴会在江北举行。新书墨香犹存,现场高朋满座,曾令弟、雍其华、鲁广峰、凌淋、吴文等曲艺名家悉数到场,以程派门人的身份回忆师长,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女儿心愿 用文字纪念父亲百年诞辰

    程梓贤先生是我国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也是公认的四川评书泰斗,1917年生于渝中区铜鼓台,2006年病逝,享年89岁。他是中国曲协早期资深会员并任理事、原四川省曲协副主席、首届重庆市曲协主席、巴渝十大民间艺术家。

    他创作演出的《百万富翁林汤元》《王若飞在狱中》《红岩》《江姐就义》《沙坪书店》等作品曾享誉山城。其中,以清淡为主的《重庆掌故》尤其脍炙人口,并在大弟子曾令弟的继承发扬之下流传至今,深入人心。

    “2017年12月,市文联、市曲协和沙区文化馆等单位联合主办活动纪念父亲百年诞辰,这本书的念头就是那时有的。”说及写书缘起,程康宁回忆,“纪念活动有声有色,中国曲协也表示肯定,然后中曲协评书研究会问吴文,对传承发展父亲的艺术有啥想法,吴文是徒孙辈,他又来问我,我就说想写一部回忆录。”

    父亲去世十来年,这个念头早已有之,程康宁又咨询了曾令弟、凌宗魁等师兄,他们都积极回应,“吴文还说,写出来他想办法找赞助拍电视剧,他来演师公程梓贤,各方面都给我很大鼓励,于是今年初只花了一个多月完稿,再交给市曲协主席鲁广峰编辑校订,上个月终于问世了。”

    一辈子从事语文教学的程康宁本就擅长写作,身为市曲协会员的她,上世纪便曾有多部曲艺作品获得创作奖。回忆录里,年逾七旬的她将父亲从出生开始的传奇经历娓娓道来,字里行间真情满满,“我已经74岁了,这部书不但是对父亲的纪念,更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这辈子我也再无他求了。”

    门人心声 老师德艺双馨影响一生

    女儿了了一个心愿,对于山城曲艺界众多的程门弟子来说,回忆录的意义可不只是心愿那么简单。“论艺术、论作品,我老师是当之无愧的重庆曲艺第一人!”76岁的评书名家曾令弟盛装来到现场,手执话筒的他有些激动。事后他才私下告诉记者,自己前一天因痢疾拉个不停,但尊师之心让他必须来。

    “老师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老一辈曲艺艺人,真正的德艺双馨,一直爱国爱党,他生前总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曲艺艺人的今天,尤其是对重庆曲艺界来说功不可没,重庆曲协是他牵头组建的,他的凝聚力后来无人可及。”

    曾令弟说,回忆录勾起他多年的回忆,“很多细节只有康宁师姐最清楚,以前我都不一定知道,她写出来了,我老师一辈子节俭、谦和、诚恳,这种个性从他年轻时拖儿带女走上说书之路就成型了,这也是我最感动的地方,所以这部书不但有个人情感意义,对重庆曲艺、中国曲艺都是一种贡献,具有历史意义。”

    “老师的人格魅力是我一辈子的珍宝。”身为程梓贤关门弟子,九龙坡区戏剧曲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雍其华认为拜师是自己最幸运的事,“我们其实认识很早,先是七十年代在沙区曲艺队,后来又在区政协共事,但考察了很多年,直到八十几岁才收了我,倾囊相授,他还专门带着手稿去打字室打印给我,至今想起来也是感动无比。”

    牡丹奖得主、本土著名笑星凌淋是程梓贤徒孙,他回忆到,“师爷很多的优良品德至今影响着我,我总记得小时候他经常教育我帮助我,我写的第一篇故事,关于计划生育的笑话,他一字一句地帮我改,现在手稿都还在。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师爷开创的巴渝书场、广场故事会传承下去。”

    记者 赵欣 高科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3893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