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43岁妈妈为7岁脑瘫儿子打造爱的花园

     “大暴雨、花花、妈妈、跳宝宝的脚脚都淋湿了,大风刮得呜呜呜的……” “医院做康复认识了丁丁哥哥,丁丁哥哥因为车祸失去了双腿,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就要承受这样大的伤害。” ……

    13个笔记本,记录了43岁的陈璇做母亲这7年来付出的艰辛。说她艰辛,是相比普通母亲而言——陈璇的儿子跳跳由于早产并发症加癲痫,右脑局部损伤,脑积液阻塞,造成脑瘫。

    “有个美好的传说,每一个宝宝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会在天上选择妈妈。我一定是他最爱的那个人,所以他才不顾来到这个世界有多痛,也要奋不顾身和我在一起。”陈璇这样告诉重庆晚报记者。

    为了让每天都想外出看风景的跳跳,一年四季都有看花的地方,陈璇硬是把自家七八个平方米的阳台,建造成花一样的世界。在上月出炉的由市文明办、市妇联等多家单位组织的“最美阳台”评选中,陈璇的阳台凭借它背后的暖人故事成功当选。

    “这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礼物”

    家住重庆天地的陈璇被人称为跳妈,跳跳是她7岁的儿子。

    “我和爱人之前在上海不同的杂志社上班,繁忙的工作让奋斗中的我们忘了要宝宝,忘了一个家最重要的欢乐。”陈璇说,自己第一次怀孕是32岁,因为妊娠高血压,不得已中断了妊娠。在35岁那年,她幸运地怀上了跳跳。

    怀孕5个月左右时,陈璇身体各项指标向她亮起红灯。等到7个多月时,她剖腹产下跳跳:3斤1两。随后,跳跳就被等候在门外的上海儿童医院的救护车拉走了。医生告诉陈璇一个不好的消息:早产并发症加癲痫,跳跳右脑局部损伤,脑积液阻塞,是个脑瘫宝宝。

    “这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礼物,不管他怎样,我都要用余生去好好疼他。”这是当时躺在床上的陈璇,说得最有力气的一句话。

    进入儿童医院,跳跳就被送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他那幼小的身躯,就像游戏里打怪兽一样,克服着一个又一个难关。”哪怕至今已过了7年,陈璇心里都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情景。

    “第一关是呼吸关,因为需要他自主呼吸,也就是肺成熟了才能实现自主呼吸;第二关是心脏关,心脏跳动正常,才能存活下来;第三关是大脑关。”陈璇说,由于颅内出血,导致脑血管爆裂,还在襁褓中的跳跳,在保育箱里插满各种管子。

    “他还没有享受人生的快乐,就要承受人生的痛苦。”想到这里,陈璇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今后要加倍对跳跳好。

    在陈璇和爱人精心呵护下,跳跳身体逐渐好转,一天一天长大。和普通孩子一样,跳跳也喜欢外出,喜欢看五彩斑斓的世界,喜欢逛公园看花草。晴天还好说,遇到雨天,陈璇只能抱着在怀里大吼大叫的跳跳,声声叹息。

    “照顾好外婆、母亲和跳跳是我的责任”

    陈璇家里还有自己母亲和外婆两位老人,为了更好地照顾跳跳和老人,陈璇把母亲和外婆接到了上海。

    “外婆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照顾好外婆、母亲和跳跳,是我的责任。”陈璇说,丈夫经常出差,自己辞职后,全力在家照顾家人。

    那时候,陈璇每天带着两个老人,抱着跳跳,辗转坐车到上海松江区的康复中心进行治疗。回想起那段艰难的岁月,陈璇红着眼圈,脸上依然泛着笑容。

    跳跳3岁时,跳跳的姨妈给陈璇带来一个好消息,重庆有一个名为“向阳动作教室”的专门针对残障儿童进行行为训练的慈善机构。随后,陈璇和爱人收拾好行囊,带着两位老人和跳跳回到重庆,租住在该慈善机构附近。那段时间,陈璇每天都会带着跳跳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做基础练习。不过,因为跳跳癫痫发作,在坚持了大半年后,陈璇不得不带着跳跳回到重庆主城,在渝中区枣子岚垭租了一套房子。

    这套房子虽然不够靓丽,好处却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地,“如果我能在这里种点花草,跳跳看到会不会开心一点?”陈璇这样想,也这样干。她带跳跳出去玩时,眼睛不放过任何花花草草:滴水观音生长的翠绿,剪一支回来插在瓶子里;山坡上的凤仙花好看,拨弄几粒种子回来放在土里,几次浇水后全部发芽了。

    看着种子破土而出长成一棵棵小苗,陈璇和跳跳的心里充满了欢喜。

    “这闺女没什么事儿能把她压垮”

    2016年,陈璇一家终于住进属于自己的家——位于重庆天地的一套商品房。把七八平方米的阳台打扮成跳跳喜欢的花样世界,是陈璇给跳跳的最好礼物。

    养花也要交学费。陈璇满阳台的多肉,第一年夏天过去,死了八成;第二年夏天,又死了不少;直到今夏,剩下的多肉才算养活了。

    除了多肉,日常开花植物的养护也让人费心。有的喜水,有的怕水,有的耐寒,有的怕冻,植物的不同属性决定了它们在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绚丽姿色。在陈璇看来,这一切看似复杂,实则是打造花园的必经之路。

    重庆晚报记者昨日走进陈璇的家,在门口就能感受到生活的暖意:摆满门口的用莲蓬做的干花、松果、茅草,配上金色的、墨绿色的花瓶,让这个城市森林中的小家有了些许世外桃源的感觉。

    走进大厅,就像进入了花的海洋:门厅与厨房的隔断台板上,有君子兰、大花蕙兰、蟹爪兰、鹤望兰……“多肉类植物过冬最怕冷,我一般都把它们搬到客厅里养着。”陈璇边摆弄花草边指着一旁的蟹爪兰说,“它也怕冷,但养好了,整个冬天都要开花。”

    正在饭厅吃饭的跳跳看到有客人来,抬头望了一眼,又在妈妈的招呼下继续吃饭。

    走进阳台,满目少了冬日的清冷,多了几分春天的惬意。多肉类植物有高砂之翁、芦荟、空气凤梨、唐印等几十个品种;三角梅的颜色有白色、粉色、橘色、玫红;还有红掌、水仙、铁线莲、西番莲、大花蕙兰、乒乓菊等,整个阳台的花卉加起来起码十几种颜色,让人眼花缭乱。

    张阿姨是重庆天地的业主,作为经常在陈璇这里买花的老顾客,张阿姨很欣赏陈璇对生活的态度:“这闺女没什么事儿能把她压垮,哪怕给我们配花,都和外面花店卖的不同,搭配得特别美。”

    “谢谢他那么辛苦还来当我的儿子”

    虽然家里花花草草很好看,但相比春夏,冬天的花草还是要单调一些,跳跳有时想冒着严寒外出看花草,担忧跳跳身体的陈璇不得不想办法给孩子“留”住春天。

    为什么怕跳跳在寒冬时节外出?陈璇说,孩子在冬天通常容易生病,相比一般孩子,跳跳只要生病就像脱皮一样难受。为此,陈璇从今年冬天开始,萌生出做永生花的念头。永生花,又称为永不凋谢的鲜花,通过对新鲜花卉脱水、烘干、保鲜、防腐,最后成为一朵朵有质感的干花。干花成型后,陈璇再通过情景营造,让每一朵干花独一无二。现在,陈璇终于实现了对跳跳的承诺,为他把最美的“春天”留在了家里。

    在跳跳玩具房的柜子里,珍藏着陈璇7年来记录的13本日记,有跳跳每一餐吃了多少饭菜,有跳跳喊爸爸妈妈时自己的喜悦之情。

    “每个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爱,我爱跳跳,谢谢他那么辛苦还来当我的儿子。”陈璇说,如今外婆已离世,自己和母亲轮流带跳跳,老公也需要忙事业,感到累的时候,自己就会翻看那些泛黄的日记,回味那些美好而感动的瞬间。

    去年,陈璇和爱人带着跳跳去上海进行减压治疗时,医生对跳跳的康复情况表示惊喜,因为家庭关爱是这部分特殊孩子康复的重要因素。

    无论爱人多忙,陈璇都会要求他周末时和孩子度过一个快乐的家庭时光,“跳跳记得他爸爸的声音、微笑,闻得出来他爸爸的味道,他爱他爸爸。”

    现在,陈璇正计划着建造一个属于脑瘫宝宝的家园。她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在九龙坡区海兰云天附近购买了一套大房子。“今后负一楼就让宝宝们去玩陶艺,一楼可以画画。”陈璇说,她计划每个月邀请两位6岁以上的脑瘫宝宝和他们的父母一起,来自己打造的梦想花园住一天,享受那里的花香四溢、花鸟成群。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390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