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他们都是追梦人 他们一直在奔忙

元旦节的重庆市中医院,依旧忙碌。

养护人员对各种特殊路段加强除雪撒盐。

元旦节的重庆市120调度中心。

重庆市中医院肝病科医护人员正在值班。

重庆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元旦节。

陈正夫上班打卡。上游新闻记者 高科 摄

  复飞后,刘传健(中)和机组同事在驾驶舱。(受访者供图)

  新年,孕育新的希望,新的梦想。这样的希望和梦想,将生发在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人的心中。因为希望和梦想,明天会变得美好,人生会变得美好。而对希望和梦想的坚守,将让美好变得更加可以期待,更加触手可及。在坚守中,即使是最普通的人,最平凡的岗位,都可以成为城市的风景,成为寒冬中温暖每一颗心灵的焦点。一如今天我们呈现的这些面孔,无论是重回蓝天的英雄机长,还是为生命守护的医护人员,抑或是为人们的出行保驾护航的路巡队员,在新年第一天,他们坚守岗位、追逐梦想的身影,厚实而高大。

  回到蓝天

  刘传健:民航不需要英雄

  2018年的最后两天,刘传健在重庆家中度过,“没有什么特别安排,和家人一起过。”此时,离5月14日轰动全球的川航3U8633航班紧急备降事件过去了二百多天。

  经过了复飞训练,11月16日,刘传健和当时与他经历生死的其他8位机组同事一起回归蓝天,成功执飞成都到北京的航班。5月14日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已成为过去,但那一天的每一个细节织就了一张肉眼看不见的黑网,包裹在刘传健心上,时不时勒紧他坚毅的内心,“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我们几个都还没彻底走出来。”

  飞机成功备降

  机长如今仍需心理医生疏导

  5月14日,拥有25年飞行经验的刘传健在9800米的高空中,遭遇到了他人生中最为惊险的时刻,就在他的身边,飞机副驾驶面前的右侧风挡玻璃出现了裂痕,随后,整块风挡玻璃直接从高空中脱落,这是世界民航史上第二起客机高空风挡玻璃脱落事件。

  事件迅速发酵、传开,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突发事件以机长刘传健过硬的飞行技术让飞机成功备降、机上所有人员安全落地结束。人们关注着这场惊险如同电影般的备降里的每一个细节,副驾驶被强风吹成布条的衣服、机舱窗户脱落的照片被广为转载,“英雄机组”成了人们对于刘传健和同事们的称呼。

  对大多数旁观者来说,这是一个圆满的“结局”,但飞机平安落地,对刘传健和同事来说,却是另一个开始,“身体和心理承受的双重大压,需要漫长的恢复时间。”另一方面,对于此次事件的调查也正式展开。

  在事情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每一个细节都会不时在刘传健的眼前如电影般回放……他有时瞬间觉得玻璃脱落时感受到的巨大压力差又回到了身上,“最开始几天失眠,心理压力太大了。”刘传健仍会拨通心理医生的电话,寻求帮助。

  心理阴影笼罩

  整个机组从不谈论危急时刻

  除了心理,刘传健的身体也出现了各种反应。他患上了高空减压病,长时间全身疼痛、身体关节发痒,难受得不行。整个6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他基本上每天都要去西南医院接受治疗。医院的医生告诉刘传健,他的身体达到了极限状态,要让身体的机能复原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

  刘传健并不是个例,虽经长时间治疗,身体都已大致恢复,但心理阴影一直笼罩着整个机组。在那次航班中,脱落的风挡玻璃就在副驾驶徐瑞辰的正前方,只系了腿部安全带的徐瑞辰被机舱内外巨大的压力差吸了出去,半个身子挂在窗外。“很多事情,都能让我们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事情过去已大半年,但在刘传健的回忆里,机组的同事们从不会一起谈论这件事,大家很有默契地选择回避,“大家都想忘记。”

  重回蓝天之后

  “希望大家都能把我们淡忘”

  11月16日,体检和心理测试合格以后,刘传健和整个机组一起执飞四川航空成都到北京的航班。“虽然检测通过了,但真的进入机舱,我还是很忐忑。”走进驾驶舱,刘传健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驾驶舱风挡玻璃,风挡玻璃上很干净,整个都很完好。刘传健看了两眼,开始进入正常操作流程。

  那天的飞行很顺利,但刘传健仍无法控制地回忆起5月14日那天的一些细节。这是往返成都和北京的航班,飞机落地后,无数的媒体等待在机场,这半年,刘传健已有过很多次这样被镜头包围的时刻。面对媒体,整个机组都在沉默,刘传健情绪有些失控,“这和出事儿那天的情景很像,我像是回到了当时。”

  紧急备降事件以后,荣誉接踵而至,6月8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四川省人民政府决定授予刘传健“中国民航英雄机长”称号;8月8日,著名影视公司宣布备案以刘传健为原型拍摄电影《中国机长》;11月10日,刘传健获颁“最美退役军人”证书;12月,中央宣传部、退役军人事务部决定授予刘传健同志“最美退役军人”称号。

  伴随荣誉而来的,是大众从未断过的关注。面对这些关注,刘传健至今仍旧不能适应,他不愿意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媒体关注,“每一次面对镜头,回忆往事,对我来说,都不容易,我希望,大家能慢慢淡忘这件事,也把我淡忘。”

  对 话

  民航不需要英雄 需要的是安全

  重庆晨报:事发至今已半年,您目前也已复飞,那天的意外对你还有多大的影响?

  刘传健:身体大致康复了,但这件事对我们造成的心理影响一直都在,总有特定的时刻、特定的事儿会让我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虽说我们经过测试达到复飞的标准,可正常执飞,但回到同样的环境,心理上仍旧无法做到和过去完全一样。

  心理医生也说,这件事需要慢慢自我调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好的。我自己也在努力自我调节,我觉得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会慢慢好起来,可以慢慢走出来,所以我现在并不是很愿意接受媒体过多的采访,因为每一次谈论相关的事情,我都会不自觉回想起那天的事情。

  重庆晨报:这件事以后,家里人是否对您的工作更加担心?

  刘传健:这是肯定的。我知道他们会更担心,会更在意我每次航班的动态,但我在家时,大家也不会刻意显现,也不会每天都去询问我的航班状态。我们家里并不常说这个事情,大家都希望这个事情可以真正过去。

  重庆晨报:复飞以后,和以前的飞行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刘传健:出事儿以后,这大半年一直在接受身体、心理的治疗。第一次复飞,心里紧张也兴奋,知道如果过不去那个坎儿,想再飞就难了。进驾驶舱以后,不自觉就去看一看挡风玻璃,但也并不会太过关注。最后,我们顺利地完成了往返四川和北京的航班,这说明我心理上承受住了。现在飞行和过去的执飞也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严格按照规定流程进行各项操作。

  重庆晨报:事情过去已半年多,在此期间,您受到巨大的关注,怎样看待这种关注?

  刘传健:我希望大家能慢慢淡忘这件事,也淡忘掉我。我其实并不愿意再三回忆当时的情形,别人问起,我都是几句话就过去了。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们民航不需要什么英雄,需要的是安全。

  重庆晨报:准备一直飞下去吗?

  刘传健:我当了二十多年飞行员,飞行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只要我体检合格,可以继续飞行,我就会一直飞下去。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368个电话

  他们在电话旁护卫生命

  2019年的1月1日如约而至,不少市民都抓紧小长假最后一天出外游玩,但有一群人,必须要坚守在岗位上,因为他们需要为生命守护。

  重庆市急救中心12楼120指挥调度中心,一天二十四小时电话不断,主城除北碚以外的八区的120求助电话都会拨向这里。

  早上8点半,37岁的调度员田珊珊开始了元旦值班,直到晚上8点,她的元旦节会在不断接听电话中度过。

  “您不要着急,再说一遍地址!”每一个电话,田珊珊都很耐心。

  从早上8点半到11点45分,近两百分钟里,田珊珊和另一个调度员同事一共接了368个报警电话,“算比较忙的一个上午了,可能因为返程高峰,车祸也比平时多一些。”

  同样是为生命守护,在昨日中午12点多钟的重庆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里,3位医生和5位护士一起,陪着6位重症病人过元旦。

  28岁的护士金永刚当天要一对一监护一位肾衰病人的血滤过程。这位30多岁的男患者此前进入昏迷,但在医护人员的救护下已经转醒。早上8点多,站在患者边上,金永刚一边慢慢喂糖水,一边祝他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新气象,您会好起来。”金护士是第一个和这位男患者说新年快乐的人。

  对于金护士和ICU里的医护人员来说,元旦更多的只是一个节日的代号。

  中午12点,重庆市中医院肝病科副主任黄祎脱下白大褂,准备回家过节。和其他同事不同,黄祎昨天本来正在休假,但想着前一天就没有在医院,“时间久了不放心,就过来看一看。”

  按照平时上班的时间,黄祎8点就到了病房,3病区的40多位病人,黄祎一个病房一个病房地走,一一查看,“新年第一天大家情况都很平稳,我挺高兴的。”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驾驶4号线列车

  他奔忙在开往春天的列车上

  2019年1月1日是新年的第一天,对33岁的轨道列车驾驶员陈正夫来说,也有着不同的意义。

  陈正夫从事轨道工作已第七个年头了,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但对于新开通的4号线来说,他也可以说是“新手上路”。

  “丁零零~丁零零~”清晨7点,闹铃声打破了一夜的沉寂。

  从睡梦中醒来,陈正夫很快关闭了手机闹钟,生怕影响妻儿的休息。洗漱完毕后,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奔往工作岗位。

  “节假日期间,我们更要早点到岗,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要把工作做好。”到达单位后,陈正夫更换了工作服并带上司机工作包,然后准时打卡吹酒检出勤。

  有条不紊地完成一系列班前准备事项后,陈正夫驾轻就熟地进入控制室,开始一天的驾驶工作。

  昨天,陈正夫上的白班,下午5点半就可以下班,“回家后陪陪老婆孩子,算是过个节。”陈正夫说,为了保证工作状态,驾驶员都是两班倒。“如果上晚班,要等所有乘客都离站后再进行检车等工作,那就只能找机会再补偿家人了。”

  新年第一天,驾驶着新开通的4号线列车运送乘客又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责任!”陈正夫不假思索地回答,“正所谓手柄轻四两,责任重千斤。乘客们把生命安全交付给我们,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守护和捍卫?”

  谈到4号线的开通,陈正夫也非常感慨,轨道交通线路开通到哪里,沿线的经济就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到哪里。“4号线工程将我们大重庆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而作为四号线的列车驾驶员,我是这一切的亲历者更是见证者,希望重庆轨道能越修越远。”

  在4号线迎来送往的一路上,每当看到一家人温馨出行的场景,陈正夫的眼里都透露出一种“奢望”。

  “不能陪家人过节,他们和我都已经习惯了。只是小孩每次问我:‘爸爸,节假日去哪玩儿时’,心里难免都会愧疚和自责。”陈正夫说,对于选择这个岗位他从不后悔,“作为一名曾经的武警战士,我能深刻领会到‘舍小家,为大家’的大爱精神。以前,每次节假日亲朋好友问及父母我去哪儿时,他们都可以自豪地说儿子在保卫祖国。如今作为城市轨道列车驾驶员,我依然为自己的岗位感到骄傲。”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淳

  顶风除雪

  他们力保大家出行安全

  元旦假期前后,重庆多地降下了大雪,对市民的出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为确保车辆能够安全通行,在这个本应是岁末年初阖家团圆的日子里,高速集团通力公司石柱站的站长雷川和站里的队员们一起,一直顶着寒风在一线除雪,为高速出行的安全保驾护航。

  “2018年8月,我才来到石柱养护站,这还是我来到这里面对的第一场雪。”昨日,在站上工作的雷川告诉记者,这几天里,身为路巡队员的他们,24小时不间断地和执法队员对路面进行巡逻,根据路段实际情况,采取预防措施。

  雷川介绍,石忠高速冬天的冰雪路段几乎覆盖了全程。“这就需要我们必须做好预防,时刻确保人员和设备齐备,处在最佳状态。”

  相较于2017年,石忠高速相关路段在2018年的第一场雪晚了大约1个月。“好在降雪量和2017年差不多,大家在应对上也充满经验。”2018年11月份以来,石柱养护站组织养护工区开展了一次除雪保畅联合演练,并对演练中各项数据进行综合分析,以在实战中力争缩短交通管制的时间,全面提高除雪保畅效率。

  这几天,大家按照以前制订的方案,组成了一支不少于35人的常备应急队伍,只要发现有下雪结冰的路段,养护人员就会前往融冰除雪,力保高速路畅通、安全。

  “在这几天,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家工作的积极性很高。”雷川说,这几天降雪频繁,路面上有时会出现一些单车事故,为此大家在除雪的同时,如果接到指令需要去进行救援,就会立即赶赴现场。“好在这些事故都不严重,大家在协助执法人员完成救援后,就会立即回到原来除雪的地方,继续工作。”

  对高速公路养护人员来说,逢年过节坚守一线已成了常态。“这两天就是和家里打个电话,祝福新年快乐。”雷川表示这种情况其实已经习惯了。不过,看见别的孩子在高速服务区里和家长一起玩雪,他的心里多少还是对家人有些愧疚。“他们有过不解,不过也始终支持我的工作。”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梓涵

  元旦期间 重庆消费品零售额18.7亿元

  本报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倩)昨日,记者从市商务委获悉,2019年元旦小长假期间,全市消费品市场总体货源充足,供需活跃,实现平稳开局。据市商务委监测,元旦期间主要商圈和重点监测的商贸企业共实现零售额18.7亿元,同比增长9.5%。

  节日期间,主城区各大购物中心、百货商场、专卖店抓住时机开展大力度的让利促销活动,带来客流和销售双增长。据监测,元旦期间,主城商圈和重点商贸企业零售额实现平稳增长。远郊区县各商贸企业也各显神通,万州、璧山、綦江等区县重点企业零售额分别增长15%、19.3%、21.8%。

  餐饮业方面,线上线下互动发力,结婚喜宴、商务宴会、家庭聚餐、朋友聚会构成餐饮消费的中坚力量,老字号、品牌餐饮、大众餐饮、特色小吃中的“网红”餐饮名店更是一座难求。

  此外,我市各区县大力开展丰富多彩的节庆活动,推动商旅文融合发展。

  跨年夜客流疏运平稳有序

  本报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梓涵)1月1日,记者从市交通局获悉,在跨年夜期间,市交通局共组织公交、轨道、出租、执法等部门投入3500多人,圆满完成了跨年夜疏运任务。其间,没有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没有因为服务质量问题引发一起投诉。

  夜间23:00至次日凌晨1:00,公交车和出租汽车共运送乘客40.4万人次,其中解放碑客流最多,仅公交车就疏运了7.05万人次;观音桥次之,公交车共疏运4.86万人次;沙坪坝、杨家坪、南坪客流平缓,与平时基本持平。另外,轨道交通上月31日全天完成旅客运输253.9万人次。

  此次跨年夜客流疏运,交通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是从源头上减少进入各大商圈客流。公交车从18时起减少进入解放碑等五大商圈的载客车辆班次,轨道交通从19时起对进入核心商圈的19个站点采取不停靠措施。二是提前作好运力安排。公交车运力方面,从19时起安排不载客公交车进入五大商圈,共计布置运力2634辆。出租车运力方面,在五大商圈、机场、火车站、朝天门码头,共计安排应急运力3700辆。三是强化督促检查。市交通局、运管局组成多个督导组,由领导带头,分赴各客流节点检查运力落实情况,确保应急运力提前布置到位。四是有序组织疏运。在公安民警维持秩序的大力支持下,交通行业干部职工冲在客流一线,有序引导、科学调度、精心组织,五大商圈客流在新年钟声敲响后1小时左右基本疏运完毕,得到广大群众赞许。

  旅游志愿者为景区护航

  元旦小长假,虽然涪陵气温下降,但市民出游热度不减。在涪陵蔺市美心红酒小镇景区,每天有上万人次的游客到景区游玩。

  2018年,随着美心红酒小镇景区开发步伐加快,娱乐设施逐渐更新换代,特别是景区内马赛克梯田、香溪廊桥、微型长城、乡村乌托邦特色民宿这些景点在网络走红,吸引了众多游客慕名前来观光旅游。同时,大量旅游志愿者分布在美心红酒小镇景区重要地点,为游客提供文明旅游引导、景区游览讲解、安全秩序维护、旅游应急救援这些公益服务。景区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2019年的到来,景区还将在硬件上不断投入,在服务上不断升级,让红酒小镇保持为继洋人街之后美心集团推出的“长红”景点。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3936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