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让重庆社会治安持续好转

  公安机关重拳打击黑恶犯罪。(市扫黑办供图)

  “欺诈、敲诈、恐吓,套路收车害人,这团伙没有好下场!”前不久,巴南区法院公开宣判了一起“套路收车”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邓强判处有期徒刑25年,对其余21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分别判处2年6个月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继上次江津‘黑家军’覆灭后,又一个黑社会被‘一锅端’,真是大快人心!”市民杨先生看完邓强案的报道后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我们老百姓明显感受社会治安和风气有了好转,心里觉得更安全更踏实了!”

  邓强这一黑社会团伙的“覆灭”,其实仅是重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个缩影。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以来,重庆撒“天网”,出重拳,利剑扫黑铁腕除恶,全市上下齐抓共管,宣传发动、线索摸排、协调联动、依法打击,深挖彻查“保护伞”,对黑恶势力形成高压态势。

  筑牢建强基层堡垒

  有效动员群众参与

  “什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关键之举?”

  “怎么更好地发动引导群众,特别是偏远村民参与扫黑除恶?”

  ……

  去年9月,长寿区221个村、42个社区的263名基层党组织书记齐聚一堂,参加该区组织的“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法治社会建设”专题培训。

  “通过专题培训,切实提高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体党员干部中的知晓率,充分发动了基层党员干部积极带头参与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来。”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我市采取市级示范培训、区县集中轮训等方式,对村党组织书记进行全覆盖培训,对农村党员进行普遍培训。去年已举办12期市级示范培训班,培训村党组织书记1397人,各区县累计培训村党组织书记8000余人。

  “培训会结束后,我回到自己的工作中,立马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精神传达给身边的党员干部。”一位参加培训的基层党组织书记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基层党员干部发挥自己人熟地熟优势,大家结合当地实际,通过多种形式,很快就把专项斗争精神传给了老百姓。

  上个月中旬,暖暖的阳光洒在永川区中山路街道卧龙凼社区的院坝里。60多位居民围坐成6桌,通过“茶话会”的形式听党员干部宣传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和中央、市委、区委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部署。

  “这种接地气的宣传方式能让居民在轻松愉快中知晓扫黑除恶,更能有效发动他们参与其中。”社区居民罗女士说。

  “要打好扫黑除恶人民战争,必须坚持群众路线。通过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广泛发动宣传,才能有效动员社会参与。”市扫黑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去年12月25日,全市共张贴通告574万余份,悬挂标语32.9万余条、海报253.4万余份;推送短信1.14亿余条次;组织全市12.5万名网格员进村入户,面对面召开群众宣讲会29.5万余场次、入户宣讲1355万余人次。目前,通过宣传发动已投案自首91人,发放举报奖金69.86万元。

  拉网式线索摸排

  依法打击黑恶势力

  “除了宣传发动,线索摸排也是专项斗争中的重要环节。”该负责人介绍,为此,我市加强线索摸排核查,探索建立了“四定一包”“3+3”“三级核查”“首接责任”四项工作机制,拉网式开展线索摸排,查实查深查透问题线索。

  “‘四项工作机制’能发挥‘显微镜’和‘探照灯’的作用,为有效摸排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奠定了坚实基础。”该负责人举例说,比如,“三级核查”工作机制,就是由区县扫黑办、刑侦支队、派出所分别组织专班背靠背核查进行线索比对,确保每条线索核查全面、准确、客观。

  “刘某这群恶势力团伙被抓起来了!”这个消息在荣昌城区传开了,当地老百姓都拍手称快。去年3月,荣昌公安机关通过“三级核查”工作机制,一举打掉了刘某恶势力犯罪团伙。

  据了解,刘某恶势力犯罪团伙自去年2月以来,在荣昌城区及广顺街道等地有组织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去年12月12日,荣昌区法院公开宣判,刘某等6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十四年的不等刑期。

  据介绍,在对刘某违法犯罪活动的调查中,荣昌区扫黑办、刑侦支队、派出所组织专班,对线索进行线索串并,以案与案、人与人关联聚合,生成多案与多人的聚合关系圈,从而成功挖掘出潜在的该恶势力团伙。

  截至去年12月25日,全市共收到涉黑涉恶线索5998条,查结率达到90%以上。

  深挖彻查逐案过筛

  不让一个“保护伞”漏网

  政法机关扫黑除恶,纪检监察机关破网打伞。日前,充当马忠典恶势力“保护伞”的奉节县一干部潘某被“双开”,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据了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市纪检监察机关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相结合,精准出击,深挖彻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逐案过筛,循线深挖,不让一个“保护伞”漏网。而潘某就是在逐案过筛、循线深挖的过程中现了形。

  “专项斗争开展后,我们与政法机关建立线索双向移送反馈机制,加强联动,对公安机关查处的涉黑涉恶团伙案,逐案筛查其中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以及背后的‘保护伞’。”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筛查情况再交由相关区县纪委监委、市纪委监委派驻机构循线深挖。

  去年3月,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在侦办一起案件时,发现马忠典涉嫌非法持有、非法买卖枪支的案件线索。进一步调查,当地村民反映马忠典还涉嫌寻衅滋事、操纵基层选举等多条违纪违法问题线索。马忠典涉恶案件线索随之按程序移送至市纪委监委。

  “经市纪委监委筛查后,案件交办我们县纪委监委。”奉节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吴宗发说,主要从马忠典人大代表身份获得、非法获利主要手段以及日常朋友圈、生活圈、交往圈等方面循线深挖相关问题线索。

  针对知情人“不敢说”“不愿说”的情况,去年6月,奉节县委围绕马忠典入党资料造假、县人大代表当选程序不规范以及安淌村工程项目建设违规操作等问题,对兴隆镇党委开展“机动式”巡察。

  随着工作的深入,包括潘某在内,多名为马忠典违规入党、当选县人大代表和村主任、非法买卖枪支炸药、非法采矿提供便利,以及帮助其屡次逃避打击、长期与其打牌赌博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到查处。

  “绝不放过一名涉黑涉恶党员干部和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据统计,截至去年12月25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累计立案查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及充当“保护伞”问题147件180人。

  治安乱点地区刑事立案同比下降47.47%

  城口县蓼子乡茶林村是该县最偏远的村落,由于受基础条件限制,2016年至2017年,该村社会治理成效不佳,相继发生两起盗窃案和一起纵火案,村民们人心惶惶。

  茶林村的社会治理问题受到城口县委、县政府关注,2018年,县委、县政府将该村纳入全县社会治安重点挂牌整治区。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以来,通过强领导、重宣传、造氛围等一系列有力举措,全方位夯实该村社会治理工作。”蓼子乡政法书记张维周举例说,比如,蓼子乡负责人带队联合片区派出所定期到茶林村召开院坝会,进村入户走访了解治安情况并安排派出所民警进行治安巡逻。去年,该村发案数为“零”,社会治安良好,群众安全感得到普遍增强。

  “我们坚持以专项斗争为牵引,充分发挥综合治理体制优势,统筹整合各方资源,综合运用各种手段,推动形成齐抓共管格局。”市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说,针对群众反映突出的农村地区赌博、“套路贷”、淫秽、吸毒、传销、拐卖等违法犯罪问题,强力整治社会治安突出问题;将盗、抢、骗、非法运营、非法采砂等治安乱点乱象排查、整治作为专项斗争的重要内容,加强重点地区整治。

  去年年初,全市共挂牌整治176个治安乱点地区,均于去年10月底整治结束,治安乱点地区刑事立案同比下降47.47%。去年11月开始,全市排查出51个治安乱点,进行整治。

  督导反馈整改内容逐条逐项明确 立行立改

  去年8月29日至9月28日,中央扫黑除恶第9督导组对重庆市开展了督导工作,并于2018年10月19日向我市反馈了督导意见。市委、市政府印发了《中央扫黑除恶第9督导组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方案》,对中央督导反馈问题逐一明确整改目标、任务、措施和具体工作要求。配套制定整改问题责任分工清单,将督导反馈的7大类57项整改内容,逐条逐项明确牵头市级领导、责任部门、整改时限,做到“一个问题、一个班子、一套方案”,交办给区县和相关部门。

  同时,各区县、市级有关部门照单认领问题意见,逐项对照检查、逐项分解细化、逐项制定方案。研究制定和认真落实了重大案件法院、检察院、公安“三方”会商和对存在分歧的案件采取基层办案部门、区县党委政法委、市级政法部门、市委政法委“四级”会商等制度,及时会商巴南邓强涉黑案、江津徐飞涉黑案、奉节马忠典涉恶案等重大典型案件,严格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

  截至去年12月25日,与中央督导组进驻督导前比较,全市公安机关新侦办涉黑犯罪组织6个、恶势力犯罪团伙26个,新破获涉黑涉恶团伙案件672起。市检察院与市公安局联合挂牌督办12件重大案件。(本报记者 黄乔)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3959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