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解析媒体融合“最后一公里”的“潼南案例”

  

潼南区传媒集团“中央厨房”操作平台。新华网发(受访者供图)

    新华网重庆1月8日电(王龙博 杨灵钦)在一座人口不足百万的小城,单条新闻24小时阅读量破百万、全年10万+以上的新媒体产品达10余条、刷屏当地群众朋友圈的“爆款”频频出现……这些蔚然成风的传播现象,出现在过去一年的重庆潼南区。

    潼南,这座长期以蔬菜闻名川渝地区的区县,曾是人们口中的“西部菜都”。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在重庆率先开启媒体融合的“吃螃蟹”举动,正在成为潼南新的“城市名片”。

    区县级媒体一直被视为媒体融合的“最后一公里”,是壮大主阵地、唱响主旋律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区县媒体也面临县情实际、媒体属性差异等复杂情况,因此目前并无成型的模式可参考。”潼南区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米照奎说,这就要求各地在媒体融合探索中的主动性更强一些。

    2018年1月8日,作为潼南媒体融合试验田的潼南区传媒集团正式挂牌成立。潼南区传媒集团新成立的破除原有区报纸、电视台等传统媒体平台界限,构建起报、台、网、微、端等一体化覆盖的融媒体传播矩阵。

    “过去一年,我们明显感受到主流声音在潼南的影响大幅提升,单篇新闻点击量破万已成常态,受众在各终端的互动留言也越来越活跃。”米照奎说,截至目前,潼南的媒体融合已吸引40多家单位、媒体前去“取经”。

    这座位于重庆主城区西北部的小城,在经济总量与媒体资源均无明显优势的情况下,是如何完成全国县级媒体融合中的“潼南案例”的呢?

    从相加到真正的“相融”

    记者赵晨城至今仍记得转型时的痛苦。

    媒体融合的核心是人才,难点也是人的转型。从只会拍片的电视台编导转型到能采能编的全媒体记者,意味着像赵晨城一样的一大批传统记者都走出舒适区,学习新技能,适应完全重构的采编流程和机制。

    对国内大多数县域媒体而言,往往只有当地的报纸和电视台两家平台,潼南也不例外。“以前,明明属性有差异的两家平台,新闻的同质化却异常高,到新媒体平台甚至还会出现恶性竞争。” 赵晨城说,但另一方面,两家平台的单一属性,导致谁也无法单独应对全媒体传播时代的挑战。

    “最初因为局限于既有的电视新闻思维,导致总编室每次派我出去采访,还不得不再派一名文字记者通行。” 赵晨城回忆说,比技能要求更难的,是建立融媒体的思维。

    潼南传媒集团成立之初,便在原有报纸、电视台的人员与平台相加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了更适应全媒体传播的采编流程。

    “目前,编委会一体策划、全媒记者一次采集、多次生成、各终端多元传播,已经成为潼南主流媒体进行报道的新机制。” 潼南区传媒集团党委委员邓雪梅说。

    全媒体记者的大量出现,让潼南主流媒体的报道形式更加丰富多元。“以移动互联网时代最易吸引受众的短视频为例,从以前只有电视台出身的少数记者能生产视频产品,到现在几乎每个全媒体记者都能独立策划并完成短视频报道。” 邓雪梅说,现在每周一个短视频策划已成为潼南主流媒体的惯例,“实践证明,这些短视频受老百姓喜欢的程度也最高。”

    媒体融合在无形中优化了潼南主流媒体的报道结构,一些更符合传播规律的报道形式占比越来越高。“最关键的是,老百姓越来越喜欢主流媒体的表达方式,各级政府的声音也更广泛地在潼南落地扎根。” 米照奎说。

    从事新媒体编辑工作多年的王煜丹说,潼南区传媒集团成立一年来,原本分属于各个平台的新媒体终端粉丝量居然都实现了增加,“内容质量更高,平台真正地差异化发展,最终实现的双赢甚至多赢。”

    地方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在外界看来,过去一年,潼南的声音变得比以往更加响亮。

    “媒体融合在增强潼南自身原创能力,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媒体产品制作能力的同时,也让潼南媒体与省市级甚至中央级媒体频繁互动成为了可能。”米照奎表示,2018年, 潼南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央级媒体上稿56条次,“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2018年7月12日,因上游持续暴雨,涪江潼南段出现洪灾危险。作为距离现场最近的主流媒体,潼南区传媒集团第一时间采用无人机航拍、多点位直播等全媒体手段,第一时间向外界报道潼南各界抗洪抢险的实时动态,潼南主流媒体拍摄的视频画面也通过央视等平台向全球播报。

    一位潼南区传媒集团的员工说,媒体融合让区县的采编人员也适应了新的传播环境,并倒逼大家学习掌握最新的报道手段,至少在技术上和省市级甚至中央级媒体保持“同频”状态。

    去年刚从西南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张艺凡被这样的“同频”状态吸引着。“以前,有些科班毕业的大学生之所以不愿意去县级媒体,就是怕与社会脱节。” 张艺凡说,而在媒体融合之后的潼南,这样的顾虑几乎不存在,“这里对全媒记者的要求甚至比某些省市级媒体还高,而且鼓励采编人员从更大的视角观察报道潼南。”

    媒体融合改革也让潼南主流媒体在人才管理机制方面更加灵活。

    “分类管理、优稿优酬、优劳优得已成为潼南区传媒集团的常态。” 米照奎表示,潼南媒体融合改革的另一层目标还在于激发主流媒体的创新力和积极性。“员工有盼头,做事有激情,潼南区传媒集团力争通过考核、分配体系建设形成人人发力的‘高铁’效应。”

    如今,潼南已形成以潼南日报、潼南微发布、潼南电视台等平台为主,一批各具特色的新媒体平台差异发展的融媒体传播矩阵,“下一步,潼南区传媒集团还将开发媒体大数据、融媒传播效果分析等新技术新产品,并积极探索媒体+电商等新业态。” 米照奎说。(完)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3961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