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科学分析重庆“六稳”面临的形势

  面对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形势,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要求继续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工作。贯彻落实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必须结合重庆实际,坚持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在充分评估我市经济潜在风险的基础上,厘清“稳”的主要着力点,统筹实施三大政策,扎实做好“六稳”工作,促进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

  科学分析重庆“六稳”面临的形势

  总的来看,2018年全市经济稳中向好,稳的格局在巩固,转的势能在积蓄,但同时也应该看到,目前我市经济仍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六稳”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外贸出口存在变数。新形势下,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力抬头,打破了全球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平衡格局,加上全球增长预期下调,金融存在超预期收紧可能,我国外需不确定性进一步上升。结合重庆实际看,2018年重庆出口增长超预期,前11个月出口增速比全国高12.7个百分点。但不排除前期因“抢单出口”形成透支性增长的可能。加上我市开放型经济结构相对单一,外贸出口产品主要集中于机电产品,2018年1-11月,全市机电产品出口2715亿元,占同期外贸出口总额的比例超过80%。这种单一的出口经济,更易受国际经贸规则变动冲击。如2018年4季度,我市工业出口订单指数较上年同期下降4.2个百分点,工业出口初现下滑苗头,外贸增长不确定性较大。

  投资支撑经济增长基础不牢。从重庆来看,2018年1-11月,重庆市制造业投资增速为5.1%,较上年同期下滑4.1个百分点,较全国平均水平低4.4个百分点;基建投资增速虽继续保持两位数以上,但较上年同期水平大幅下滑6.4个百分点。此外,建筑安装工程投资同比下滑2.0%,且持续5个月负增长。民间投资受经济疲软、企业盈利能力下滑、资金回笼难等多因素影响,企业投资扩产意愿不高,民间投资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1.7个百分点。投资支撑经济增长基础不牢,将加大经济下滑风险。

  实体企业成本和资金压力依然较大。从重庆来看,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成本上升压力。当前原材料、用工、物流运输成本仍在上涨,尽管增幅有所下降,但相比之下,受市场需求、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企业收入增速下降幅度更大,单位产品成本上升,成本压力加大。此外社保新规全面实施,考虑到未来足额缴纳社保,企业用工成本进一步上行。二是资金压力。2018年下半年,人民银行出台“几家抬”“三支箭”政策组合,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也通过支持扩大信贷投放、疏通政策传导“梗阻”等措施,我市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情况有所改善。但如何为实体企业减负,改善经营环境,增强企业自身“造血”能力,面临多方考验。

  着力破解重庆“六稳”中的主要矛盾

  在工作实践中,我们应把落实中央“六稳”要求与重庆实际相结合,找准着力点,抓住重庆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平衡好短期需求管理与结构性改革的关系,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为结构性改革创造条件。落实“六稳”要求,当前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着力。

  核心在于保增长。工业是重庆立市之本,近10年来的工业对全市GDP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在60%以上,因此,稳增长核心在于稳工业,“工业稳则经济稳,工业强则经济强”。但2018年随着国内经济下行,全市工业面临有所未有的压力,迫切需要通过扩内需、稳外需,支持全市“6+1”支柱产业发展,尤其是加大对汽车制造业和电子制造业的投资力度,促进民营小微企业发展,激发市场活力,保持经济增长稳定在合理水平上,进而带动就业稳定。

  关键在于稳金融。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一方面,金融供给要与实体经济转型相适应。要更加注重结构性金融供给,加大对经济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及时向市场补充流动性,为经济平稳运行营造适宜的货币环境。另一方面,要坚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在清理地方隐性债务和房地产调控过程中,要把握好力度和节奏,既要满足政府平台和房企合理融资需求,又要避免平台债务风险和高杠杆房企信用违约风险向金融领域蔓延,避免引发处置风险的风险。

  根本在于促改革。我国现阶段正处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要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发展目标,就必须长期坚持改革不动摇,通过深化经济体制机制改革,破除制约我市现代产业体系的体制机制性障碍,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加快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建设现代化区域经济体系。

  统筹用好三大政策,促进重庆经济高质量发展

  落实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当前重庆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是有效需求不足,除了外部因素需要国家从宏观层面来协调解决外,地方需要充分利用财政政策拉动经济传导链条短、见效快、力度强的特点,着重从以下两方面发力:一是聚焦基础设施补短板,合理规划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优先支持在建项目和重点项目建设,集中财力办大事,发挥对社会投资示范带动效应;同时减少可市场化的基建项目支出,扩大教育、医疗、环保、扶贫等公共领域的支出,改善公共服务质量和水平,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二是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减轻中小企业负担,增强社会发展信心,刺激生产和消费。同时,逐步推动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减少税制中存在的扭曲效应,使增值税成为真正对企业“中性”的税收。

  落实好稳健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首要的是发挥好总量调控功能,注重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着重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一是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优先支持全市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同时做好科技、文化、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重点和关键领域的金融服务。二是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精准施策,继续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增强民营、小微企业财务可持续性,帮助其尽快恢复“造血”功能。三是把握资管新规政策执行力度和节奏,有序化解影子银行风险。同时,在压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方面,不搞“一刀切”,支持地方政府平台合理融资需求,避免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

  落实好功能性产业政策。积极配套功能性产业政策,建立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协调机制,提升市场资源配置效率,营造公平有序的自由竞争秩序,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一是完善市场规则,通过健全市场准入、行业监管相关制度,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营商环境,调动企业和企业家主观能动性。二是鼓励创新,引导企业推进科技、管理、市场、商业模式创新;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形成有效的创新激励机制。三是加快国资国企改革,尽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进一步增强国企活力。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党委委员、副主任 冉红)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029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