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李敬:川渝在推动内陆开放上合作空间很大

    今年的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培育内陆开放新优势”。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敬认为,川渝两省市在探索陆上贸易规则、开拓国际市场、培育开放产业等方面合作空间巨大,应加强在推动内陆开放上的合作。

    新华网:今年重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培育重庆内陆开放新优势,重庆应该去建立起新优势呢?着力点应该在什么地方?

     李敬:重庆要建立这个独特的优势,一定要抓住内陆开放经济本身的特征,也就是抓住内陆地区交通运输的特征。内陆地区的交通运输应该说有两个方面重要的特征,一个是运输的成本高,这是毋庸置疑的。第二个运输的时间比较快,陆路运输和海运相比就是时间的成本优势,它可以充分体现出来。一般陆路一般指公路、铁路、空运,所以我们要打造内陆开放的优势,就要让优势真正凸显出来,关键是要抓住本身的特征。

    基于这个特征,重庆就需要做好几项工作:

    第一个工作就是要加强通道建设,把通道建设好了,交通成本才能下降,东西才能更好的运出去。

    第二个就是开放的平台要做好。现在重庆的开放平台应该说是非常多的,但是这些平台最重要的就是要它的功能真正要协调。现在就是这些平台如何把综合功能发挥出来,要在协调协同方面做文章。

    第三个就是要加强口岸建设。口岸真正是开放的重要支撑,所以要在支撑上做文章。

    第四个就是开放主体要加强培育。一定要按照这种竞争这两个字来培育主体,要形成一种竞争的氛围。

    最后一点就是开放的环境要优化,要在优化上做文章。

    我想只要从这样五个方面就能够做好的话,就可以很好的把我们内陆开放的高地真正做高,内陆开放的经济真正做实。

    新华网:重庆应该怎么样去提升自己在开放方面服务国家大局的能力和水平呢?

    李敬:重庆要发挥这样的作用关键要发挥“两带”的作用,一个是带头开放的作用,第二个是带动开放的作用。把带头和带动做好了,才能真正的发挥在全国的作用。

    要做好带头和带动的作用,我觉得有几个着力点。第一个着力点就是要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要积极的去探索国际陆上贸易新的规则。比如说在2018年重庆就有11项相关的规则成果在全国进行推广了。

    第二个着力点就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要真正做好,要在互联互通方面要能够真正探索出更多的经验,能够在其他地方可以复制的经验。

    第三个着力点就是开放通道辐射带动的作用要能够真正发挥出来。重庆自身要能够互联互通,同时通过互联互通带动其他地区的开放经济的发展。

    新华网:在服务“一带一路”方面重庆有哪些优势,应该如何发挥这些优势?

    李敬:重庆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有三个方面的优势,第一个优势是区位优势,重庆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因此就可以把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结合起来,就可以把铁路、公路、水运、海运能够通过优势连起来。

    第二个优势是先发优势。重庆推动内陆开放在全国应该算是做得最早的。比如在2010年就开始探索中欧班列,所以重庆的先发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

    第三个是平台优势。重庆已经有很多的开放平台。所以在开放的平台数量上应该说也是很有优势的。

    现在就是重庆要把这些优势真正的发挥出来,我觉得有这样三个方面的建议:

    第一个就是要充分发挥区位优势,要把重庆做成全国乃至全球的枢纽。只有把枢纽做出来,重庆区位的优势才能够充分的发挥。

    第二个是先发优势要继续转化成一种领先的优势。尤其是中欧班列这条线,现在班列成本还是比较高的,如果重庆能进一步降低成本,就能够使运输效率提高。

    第三个平台优势。重庆现在平台比较多,但是这些平台作用要能更好地发挥,就需要在协同上面做文章,这样就可以使重庆的综合优势得到更好的提升和体现。

    新华网:川渝两省市经济总量加起来已经超过是6万亿元。那么在推动内陆开放方面四川和重庆可以有哪些合作的空间?

    李敬:四川和重庆在推动内陆开放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基于这样三个方面的认识,第一个就是内陆开放的优势实际上还没有充分的发挥,第二个就是“一带一路”的市场实际上非常大,第三个就是目前的区域合作机制实际上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比如在探索陆上贸易规则方面,川渝两地可以联合去做。重庆已经有很多创新,四川也有一些创新,这些创新两地应该尽快的相互学习,共同推动国际陆上规则做进一步的探索。

    第二个就是在“一带一路”市场拓展方面。实际上“一带一路”市场很大,但是有些地区也存在一些风险,川渝两地联合去拓展这个市场,就可以更好的达到一种抱团发展的结果。

    第三方面就是在体制机制方面还可以进行优化。比如川渝两地在产业链可以考虑相互补充。重庆和四川可以共同打造面向“一带一路”,或者是面向其他地区的产业集群,实行集群式的发展,使西部开放经济能够在规模提升的情况下更好地获得这种规模经济的效应。

    新华网: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提出了要推进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您怎么看今年政府报告当中提出这样一个想法?

    李敬:我的理解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重庆的开放经济要进一步提档升级。开放并不是说只是把我们的产品运出去,还有另一个方面就是要把我们需要的产品要运进来,也就是在进口出口方面要平衡发展,更好的满足我们的需要。这是开放的升级。

    第二个就是消费的升级。西部地区的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消费方面是在逐渐升级的,而且重庆以及周边的收入水平也在逐渐的提高。重庆的人均GDP已经是接近1万美元了,所以消费的需求肯定会紧跟着增长。重庆来打造这个消费中心,应该说也是满足重庆及周边地区百姓消费升级的需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思路。(完)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055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