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黄宗林:城口将迎来“两高”时代 筑梦扬帆大巴山

    主持人:搭建对话平台,传递两会声音,各位好,欢迎来到新华网2019重庆两会会客厅,今天邀请到的是市人大代表,城口县委副书记、县长黄宗林。让我们一起来畅谈一下关于城口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黄县长,您好,欢迎您做客新华网,和我们的网民朋友先打个招呼吧。

    黄宗林:主持人好,网民好。

    主持人:这几年,随着交通的逐步改善,城口离我们更近了。但感觉城口还是很神秘,很多人都想揭开这层面纱。这种神秘感,可能也和我们很多人不了解城口的“昨天”,有很大的关系。您能给我们讲讲以前的城口吗?

    黄宗林:城口县是重庆市的一个很边远的小县,全县人口总量只有25万,其中在外面常年打工的有7、8万人,常住人口只有10多万,是全市人口总量最少的一个县。但是我们的幅员面积3292平方公里,在全市排在前六。幅员面积和人口总量“一大一小”实际上就告诉我们,地广人稀是我们这个小县最显著的特点。我们县和四川、陕西的六个县相邻,和重庆的开州、巫溪两个区县接壤,处在大巴山的最核心地区。

    整个县建县历史只有100多年。据县志的记载,城口踞三省之门户名“城”,扼四方之咽喉称“口”,实际上就是这个地方地势险要,在古代它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城口这个概念其实它是一个军事的概念,有的人以为城口就是重庆这个直辖市的入口,以为是一个郊区县,其实不然。

    由于城口处在大巴山的深处,受层层大山的阻隔,因此这里自然条件是比较恶劣的,当地人有这么一个说法——城口是“九山半水半分田”,按照比例算,大山占了90%,水和田各占5%。可耕的地很少,而且有限的耕地还不是连片的良田沃土,基本上都是一些“鸡窝地”“巴掌地”,一块一块的,很小,都是25度以上的坡耕地为主。过去城口的主要农作物是“三大坨”,就是红薯、玉米、土豆,大家一年四季就是吃这个东西,是城口人的主食。

    因此,改革开放之初,城口老百姓赖以生存的主要方式还是靠外出打工,尤其是在一些大城市从事一些重活儿、体力活儿。我们也有很多城口籍的老百姓在外地做井下工,因此我们得矽肺病的人很多,到现在还有3千多人,他们非常痛苦,家庭也很贫困。过去城口的经济社会发展,在重庆相对来说是比较落后的,是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最短板。贫穷、落后甚至野蛮一度成了城口的代名词。大家一说到城口就是这样一个印象,一个概念。当地的干部群众一度也比较悲观。

    上世纪80年代有一个媒体记者去了城口,写了一篇报道,说他发现这个地方是中国汉族人居住区最落后的地方。

    那么究竟城口这个地方在过去有多么的艰苦呢?我在城口去工作以后,当地干部告诉我,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城口还属于当时四川省的万县地区管辖。城口的书记、县长到万县去开会,没有公路,要翻山越岭,只有骑着马去。当时县委政府没有车队,只有马队,一个单边要走三天以上,开一次会有时需要一个星期。如果遇到天气状况不好,有时候骑马走三、四天到了万县,会已经结束了,只有空着手回去,那是很艰难的。

    我们农田乡有一个仓房村,一度被人们取了另外一个名字,叫愚人村,愚就是愚蠢的愚。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就是这个地方算是一个最边远最封闭的大山里面的一个小村子。那里的人们长期自给自足,几乎不与外界通往来,一点儿文化见识都没有,又惧怕外面的世界,惧怕和陌生人打交道。老百姓在山上去砍柴,把柴禾砍好以后挑着到城里面去卖,找不到路,要找一个稍微聪明一点的人用一个绳子牵着,十几个人挑着柴禾,然后把他们牵到县城,把柴禾卖了以后再买点东西用绳子牵着回家。可以想像那个封闭落后的程度。

    50年代末、60年代初,像这样封闭的地方,包括干部在内的人才资源那肯定是很紧缺的。当年城口这个地方有很多大量的南下干部支援城口建设,这么艰苦,这么多干部在这个地方怎么安下心来工作呢?当年为了稳定这支干部队伍,万县特别给四川省委打了一个报告,就是说我们万县地区的城口县,县、乡、村各级都非常的缺乏人才,尤其是缺乏财务方面的人才,缺乏会计,没有人会做账。希望组织上多抽派一些年轻的,尤其是女性的学财务的人员来补充城口的会计队伍。几年时间连续派了几百个17、18岁的姑娘补充到城口,这些人被亲切的称呼为“会计妹儿”。这些人去了以后,外面支援城口的干部开始有了恋爱的对象。这样,客观的讲就稳定了这支队伍,就解决了干部留下来的问题,到今天还有大量的“会计妹儿”的后代还扎根工作在城口这个山区。

    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历史上城口长期干部资源、人才资源都比较匮乏,有很多人,包括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的人员,就是冲着城口这个地方门槛稍微低一点,好考一点,去报考城口,考去以后想到的就是尽快争取调走。所以城口这个地方要留住人才也是比较艰难的。

    主持人:我去过一次城口,那是98年了吧,那个时候要开十几个小时,很不容易。现在城口的旅游已经成了好多城里人心向所往的地方,它已经成为了一个避暑的目的地,那在您看来,城口的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变化?

    黄宗林:面对过去贫穷、落后的城口,我们党委政府在苦苦的探索,希望尽快结束这种落后的状态。我们要如期脱贫,要和全市全国同步实现小康,一个都不能落下,城口肯定也不能落下。同时我们要把重庆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最短板补起来。必须从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同步发力来解决。

    首要工作是抓“大交通”。我们觉得城口这个地方要解决根本的问题,还是要把“大交通”打通,要把山门打开,要让“人口下山,产业上山,游客进山,产品出山”。无论是上山、下山、进山、出山,如果没有交通全部都是空话。前几年,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下,城口投资修建了一条快速通道,从四川万源到重庆城口,这条路虽然不是高速公路,但是大大缩短了过去翻山越岭的距离,现在从城口到重庆主城只需要4个多小时。这条路打通以后,城口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全部都活起来了,干部群众的思想观念也得到了很大的解放。

    这些仍然还是不够的,还是没有和全国的高速公路网络连起来,我们继续争取国家、争取市上对城口的重视,要尽快消灭城口这个重庆高速公路空白县。去年,G69银百高速城开段全面开工了。这条路从开州修到城口有110多公里,连接陕西的安康,预计要修五年时间,这条路桥隧比达到90%多,造价是很贵的,一公里路造价要达到2个亿左右,是其他平原地区修路造价的两倍到三倍。但是尽管这样艰难,市委市政府的决心很大,去年已经全面动工。我们也是举全县之力配合来修这条路,现在除了特长隧道作为控制性工程要赶工,难度更大以外,其他各个方面都是加班加点,有望四年以后全线开通。

    一个更好的消息,本次市政府工作报告,唐良智市长讲到重庆今年要力争开工建设渝西高铁。渝西高铁是重庆通往西安,一路向北的干线高速铁路,这条铁路要经过城口,这是我们城口全县上下翘首以盼的“天路”工程,这条铁路如果贯通,四年、五年以后城口就迎来了“两高”的时代,就要成为重庆、西安两个城市的后花园,我们可以预见这个时候城口的发展会迎来质的飞跃。

    当然我们还在争取市上做进一步的规划,包括城口东西方向、南北方向的几条联网高速公路,如城巫路、城宣路等。如果打通,将来从城口到重庆只要3个小时。国家层面以前规划的安张铁路,以及我们正在争取的城口通用机场,如果这些都能逐步投入建设,将来我们城口可以成为大巴山区,乃至于整个秦巴地区的一个交通枢纽,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生态保护是我们最大的责任。我前面讲过了,城口远离大城市,大山的阻隔,从发展的角度讲,阻碍了发展,这是坏事;但是它让我们的生态资源得到了有效的保护。

    城口县3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我们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巴山自然保护区,占地1100多平方公里,其中大面积都是无人区、原始森林;我们也有九重山国家森林公园、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现在,国土面积的50%划入了生态保护红线,森林覆盖率达到68.3%,在全重庆是最高的。我们的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到350天,也是排在全市最前列的。因此我们的生态环境和条件是非常好的,是全市的稀缺资源。城口最大的一条河流,自东向西流往汉江,经过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南水北调送达北京,所以我们也是一江清水送北京,是南水北调重要的水源保护地。这个意义也是很重大的。我们去年也加大了环保整治的力度,一口气关掉了9家煤矿、18家非煤矿山、50多口锰矿的焙烧窑、70多家河道采砂企业。同时从空气、水、森林、土壤全面发力进行保护,就是要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要求保护好城口的绿水青山。

    有一个专家团队对城口进行了一个测算,这里生态价值要值4千多亿,但是我们现在的GDP每年只有50个亿左右,财政收入才4个多亿。说明城口的生态价值还没有完全释放,沉睡的大山还没有完全唤醒。

    我们决心学好用好“两山论”、 走深走实“两化路”,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才是城口的根本出路。那么,“两化路”怎样才能走得坚定呢?农业、文化和旅游的融合是有效的抓手。我们的农业是“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农业,是在“巴掌地”和“鸡窝地”这样一个环境条件下发展的山地农业,走现代农业发展之路是行不通的,没有规模,难有效益。因此因地制宜,发展山地特色生态农业,也就是说一个地方适宜种养什么,我们就引导老百姓种养什么。只不过在种植过程中,我们要降低成本,提高产品的品质,让我们有机的、生态的、绿色的农产品,比如我们的城口老腊肉、城口山地鸡、城口蜂蜜,还有城口的小杂粮、食用菌,等等,进入城里人的餐桌。在农业的供给侧这个生产端,进行结构性的改革,满足现代消费市场升级的需要。

    在发展农业特色产业过程中,我们注重提升农民的组织化程度,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集体经济组织,用“农户+集体经济组织+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这样一个模式,通过财政的股权化改革项目带动,通过一些政府性资金投入的改革,把山地农业组织管理的生产模式、商业模式进行提升。让城口的特色农产品有了规模,更有了质量。我们就组织市场推广,实行农超对接,很多产品已经进入了重庆的各大超市。我们又引进了一些高端的有渠道有平台的农业销售企业进来,比如尚作农业,对农产品进行定制化的生产,配送式的服务,以此确保我们的农产品能够源源不断的走向城市高端消费市场。实际上在这个方面,我们的探索是有益的,也取得了初步成效,为城口老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奠定了一定的产业基础。

    城口的乡村旅游也得到了大力发展,农文旅融合这个路也走得很坚定。比如这几年我们积极打造两个5A级景区,三个4A级景区,一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还规划建设15个高端民宿的集群片区。这些都一个一个的开建了,有些已经建成了。城口的乡村旅游品牌叫“大巴山森林人家”,这几年一共发展了1500多家,而且还在雨后春笋般发展。政府建立了乡村旅游基金,支持银行给有发展意愿的老百姓贷款融资,政府贴息贴保,进行风险分担。通过这个举措,这几年撬动社会资本和银行资本5个多亿进入了乡村旅游产业,而且这个产业发展在城口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风险的。每到夏天,重庆、达州等地的游客都是蜂拥而至,去避暑,去度假,城口的乡村一床难求。现在,大巴山森林人家年收入高的可以达到30万到50万,一般的收入也有几万、十几万。很多搞大巴山森林人家的农民基本上就不出去务工了。这些森林人家和我们的贫困户建立紧密的种养销利益联结机制,一户能够带动十户八户,甚至更多。

    农文旅融合在城口已经做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实践。如果再抓上几年,我们的整个观光、度假、避暑旅游全面发力,旅游这个支柱产业就形成了,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转型就成为了现实。

    我们还全面发力抓城口的城市建设、管理和乡村振兴这两个基本工作面,“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刚到城口工作的时候,看到这座城市,心里很不是滋味。城市不大,但在全市海拔最高,也最老旧,很破烂,到处都是危旧房。我们强力推进城市棚户区改造,同时对城市的地下管网进行重新整修,对城市的道路、城市的房屋、市民休闲场所进行整修。这几年下来,这个城市已经是焕然一新了,已经成为了大巴山深处的一颗耀眼的明珠,被命名为“中国生态气候明珠”、中国宜居宜游宜业大巴山生态城。

    我们通过大力实施乡村振兴巩固脱贫成果,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对整个乡村的基础设施,农村的产业发展进行了新的全面的布局。例如交通,通过三年会战,我们开建了2000多公里的“四好农村路”,要实现村村通、社社通,而且我们修了大量的产业路、旅游路,让它们循环起来,在“两高”时代来临之前,让“毛细血管”全部畅通起来,解决好旅游产业发展和其他特色产业发展的可进入性问题。

    我们在农村广泛开展改厕、改厨、改路、改沟、改院坝、改陋习的“户貌六改”活动。总书记提出要进行厕所革命,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现在全县已经有2万多农户完成了“户貌六改”。接下来,我们再按照乡村振兴的要求,在户貌六改基础上进行深化,新农村面貌会更加焕然一新。

    当然我们还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和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大力开展招商引资,大力发展绿色经济。以前人们想都不敢想,城口这个地方可以招商引资。去年我们在旅游、农产品加工、绿色工业等方面,招商签约了20多个项目,落地了将近20个亿,这在城口也是很难得很罕见的。这个局面打开了,坚持不懈再搞几年,为高速公路和高铁“两高”开通打下坚实的产业基础。招商引资进来以后,我们大力优化营商环境,为民营企业服好务、护好航,建立起真正的“亲”“清”政商关系。招进来的企业是“女婿”,本土企业是“儿子”,女婿和儿子都很重要,都是亲人,都是自己人。要让他们相得益彰得到发展,只有优化营商环境,通过政府的放、管、服改革,提升政务服务的能力和水平,为城口的发展同时创造好软硬环境,将来的城口一定是潜力无限。

    主持人:刚刚我们听到黄县长对城口昨天、今天包括未来的一个展望都做了一个很详细的介绍,可以说城口很神秘的面纱就揭开了,昨天我们品味感动,今天我们见证努力,明天我们享受惊艳,让我们也祝福城口的明天更加美好。

    黄宗林:欢迎大家到城口作客,到城口投资兴业。为了加深大家对城口的印象,我再用四句话来描述一下美丽的城口吧!第一句话,城口是重庆的西藏。以前说到西藏人们都认为西藏很贫穷很落后,现在说到西藏,大家会想到这个地方有神奇的自然、神秘的文化。其实城口深处大巴山,过去养在深山人未识,城口之于重庆就像西藏之于中国一样。将来大巴山神奇的自然和神秘的文化,也正如现在的西藏,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您的向往。 第二句话,城口是重庆的井冈山。上世纪30年代,红四方面军挥师城口,建立了县、乡、村三级苏维埃政权,当时城口只有5万多人,有5000多人参加革命,3000多人参加红军,500多人参加长征,470多人牺牲在长征路上。城口人为新中国的解放做出过巨大牺牲。这个地方的红色文化底蕴是非常深厚的。那么我们很多的干部,尤其是党员同志,会像朝圣一样到这个地方去寻根问祖。第三句话,城口是中国“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这里处在秦岭大巴山一带,实际上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南方人眼里的城口,天高云淡,是北方。北方人眼里的城口,小桥流水,是南方。南北方的人走到城口都能够找到差异化的感觉,所以这里一定会成为游客纷至沓来的地方。第四句话,城口是离上清寺空间距离最远,但是心理距离最近的一个地方。市委市政府特别牵挂城口,关心城口。所以城口这些年发展也特别快,大家觉得心里很温暖,空间距离很远但心里没有距离。过去城口人在外面不管是出差开会,或者经商打工,一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城口人,就说是万州那边的。但是现在人家只要问他是哪里人,或者不问他,他会主动的、很自豪地说我是城口人。大家为这个地方的发展感到了骄傲,感到了自豪,也充满着信心。

    主持人:我们也祝福城口越来越好!

编辑: 欧阳虹云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81124064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