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新春走基层】扶贫+扶智 驻村扶贫干部年关添“年味”
2019年02月02日 12:1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2月2日电(王彩玲)年关将近,地处村“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的武陵山腹地——黔江区最西部的木良村,也因为一群“外来人”增添了一抹新的“年味”。

    外来人带来新“年味”

    地处武陵山贫困地区,村内沟壑纵横,山高坡陡的木良村是有名的“穷窝窝”,村里的青壮年常年在外务工,在家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村里的孩子平均每天走三十多公里的山路往返家与学校之间。一年四季,他们用从不掉队的态度,表达了对知识的渴望,对村外的向往。

    1月24日,村里来了这么一群人,他们身怀绝技,有的擅于国学,有的长于书法,也有的在手工剪纸方面颇为出色。受到木良村村支部的邀请,他们来到村里进行为期一周的义务支教。

书法课上,孩子们在全神贯注地写毛笔字,每一个人都是从握笔姿势、一点一横开始。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其实,刚开始我是担心的,怕没有人来,也怕自己教不好”,其中一位支教老师说。一堂课下来,孩子们用异常积极的态度和发光的眼神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我上了书法课,虽然很难,但是暑假我还想学”“我喜欢科学实验,因为在学校里老师只教我们做判断题”“我喜欢合唱课,唱歌能让我高兴”,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表达着他们对这几天学习的感想。

    “我的理想是学会普通话,虽然我现在不会说,但是我会努力学”,这是四年级的侯小章(化名)在作文《我的梦想》中写的一句话。想到刚刚大家一再要求他用普通话读自己作文的场景时,我心头一酸。对于城市的孩子来说,在课堂上说普通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农村,这却是一个12岁孩子的梦想。

孩子们在上实验课,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什么细节。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从“引进来”到“走出去”

    “我最喜欢吃饺子,可我两年没有吃过了,我妈妈去年回来了两天,今年没有回来,我奶奶不会做饺子。”通过交流我得知,“饺子”是这个11岁的孩子最期待的年味。离乡镇较偏远的木良村,村里多数年轻人常年外出务工,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奶奶、爷爷带娃是这个村的基本现状。对他们而言,孩子只要穿暖、吃饱,就算尽到了责任。

    由中信银行重庆分行派驻到木良村的驻村扶贫干部肖鸣,过完这个年,就在这里“当官”三年了。近三年的时间,村民们喝上了“放心水”,走上了“四好路”,住上了“安全屋”,用上了“区域网”。但是村里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老人越来越多,孩子学习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为此,原本在2018年3月就要调回重庆主城工作的肖鸣,决定期满后继续留任。

在建卡贫困户余显贵的家里,肖鸣在介绍国家的健康帮扶、低保等帮扶政策,以缓解余显贵因妻子生病住院而背负的高额债务。新华网 王彩玲 摄

    “归根结底,是这片土地没有吸引力。”这是肖鸣对木良村现状调研的结论,“村里的孩子在长知识的时候,没有机会到外面去看看。本该回家赡养老人、教育孩子的人,却不愿意回到这片故土。”

    刚入年关,村里的人就多了起来,肖鸣也越来越忙了,他忙着“游说”回来的村民,年后能留在村里发展。肖鸣处处碰壁,并不顺利,但是还好有几个人与他达成共识,准备年后在村里干一番事业。有决定在村里承包土地养殖水产的,也有的想要种植蚕桑。

    1月28日,村支部组织了“年关”的第一场座谈会,想让这些“有想法”的人谈谈他们的致富理念,但是参会的人并不多,发言的更少。“想让他们突然改变想法留在家里发展,目前来看还比较困难,但是只要有人愿意尝试,结果总会不一样的。”其实,肖鸣对今天开会的情况早有预料,自己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在农村,产业扶贫无疑是最好的扶贫方式之一,然而在自然条件有限,可耕作土地普遍贫瘠又稀少的木良村,仅凭产业很难从根本上实现全面脱贫。在肖鸣看来,教育扶贫是拔掉穷根、阻断贫困的重要途径,所以扶贫必须要和“扶智”结合起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必扶智,让木良村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做好扶贫工作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

木良村二组在举办2019年产业发展“座谈会”。新华网 王彩玲 摄

    近两年,肖鸣一直和村支部的同志在想办法邀请更多的外人到村里,为孩子们注入新的思维血液。这一次,他们邀请了西南大学的义务支教团队,在村支部办公室,给孩子们教授国学、书法、剪纸、科学实验以及安全知识等课程。肖鸣称,下一步,木良村将从两方面入手:一手抓产业扶植,通过发展产业逐步将外出的农民吸引回来;二是,在孩子的教育上做工作,强化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同时,让外面的思维把村里的孩子带出去。

编辑: 李元元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4074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