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南川:在体制外挑选第一书记

  “2019年是乡村振兴战略扎实推进的一年,我们一是要力争建成民宿酒店,在农旅融合方面有所突破,二是要引导有条件的村民申办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把他们引入现代农业发展大格局,三是要办好板栗节,用节会经济带动农产品上行……”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南川区河图镇骑坪村民宿项目投资业主魏先曼向区委组织部提交今年工作计划。

  一个项目投资业主,为何要向当地组织部述职?这源于魏先曼的另一个身份——骑坪村乡村振兴第一书记。

  去年8月,南川区试点从体制外选拔乡村振兴第一书记,首批3名体制外第一书记到岗后,带活了南川乡村振兴的“一池春水”。12月,第二批11名体制外第一书记又走马上任。

  南川为何要在体制外挑选第一书记?

  打破壁垒引人才

  “据我所知,社会上许多有识之士,都愿意为乡村振兴出一把力。而且,乡村振兴也需要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南川区委主要负责人表示,中央和市委多次强调,激励各类人才在农村广阔天地大显身手,抓好“三农”领域干部人才培养,打造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

  “所以,我们经过认真思考,决定破除体制这道障碍,大胆尝试,以选派第一书记为突破口,确定了在乡村组织振兴这个着力点上发力的思路。”该负责人称。

  南川是全市乡村振兴6个综合示范区县之一,这说明该区的乡村振兴具备一定基础。但即便如此,该区的村干部队伍素质仍然参差不齐。数据显示,南川选定的37个乡村振兴示范村共有137名村干部,但具有本专科文化程度的仅有19人,占13.8%,初中及小学文化程度的有51人,占37.2%;从年龄结构上看,“50后”“60后”有77人,占56.3%。

  因此,部分村干部思想不够解放,思路不够开阔,且创业干事的激情不足。以河图镇骑坪村为例,该村地理位置优越,土壤肥沃,但过去由于执行力问题,一些项目推进缓慢,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全村的发展。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配齐配强村支两委班子是关键,应如何选人用人?

  “我们决定打破制度的藩篱,将第一书记的选择范围扩大到社会各行各业。”该负责人说,这样做的原因有二:一是乡村振兴内涵广泛,扩大选才范围可以对接更多资源,撬动更大雪球,“而不仅仅是让雪球在体制内滚来滚去”;二是为社会有识之士提供一个创业干事的平台,有助于形成人才、土地、资金、产业汇聚的良性循环。

  反复论证后,南川开始着手选人。

  精挑细选定“头雁”

  南川区委组织部具体负责这一工作。去年6月,区委组织部下发文件进行宣传动员。一个月内,共有40名体制外人员报名,其中退休干部18名,农村实用型人才22名。

  接下来就是精挑细选的过程。

  “我们制订了详细的遴选标准,概括起来就是,政治可靠、热爱‘三农’、工作能力强、群众基础好。”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

  政治可靠,即看其过往的履历和表现,包括诚实守信、守法经营、社会公益等情况;热爱三农,即看其是否愿意扎根农村,为农民服务;工作能力强,则注重选择在创业致富、农业技术等领域有一定示范引领作用的能人,且具备一定的统筹协调能力;群众基础好,即到其工作过或产业基地所在地,去听一下村民的真实评价。

  经过筛选后,40人变成了15人;再经过考察和面谈,剩下10人,考虑到这是“先行先试”之举,最后决定留下3人:河图镇板栗产业投资人魏先曼、头渡镇中药材企业老板任小强以及水江镇中心小学校退休校长韦建国,分别到河图镇骑坪村、头渡镇前星村、水江镇劳动社区担任第一书记。3人均在当地深耕多年,各方面基础较好。

  上岗前,组织部对他们进行了培训,让他们了解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要求、实施内容、实现路径等,并给他们规定了具体任务:进行一轮全覆盖村情民意走访,讲好一堂“乡村振兴我们怎么干”书记党课,厘清一批乡村振兴重点项目等。

  去年8月,3名“新官”赴任。

  大展拳脚一片天

  熟悉农村、了解农民的3名第一书记,很快便适应了角色的转变。

  44岁的任小强是前星村人,现任村支书赵德木和村主任广巨波看着他长大,算是他的长辈。“原以为自己的身份转变后,和他们还有个沟通、磨合的过程,没想到他们都很尊重我的意见,所以工作起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他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于是,任小强便甩开膀子干起来。前星村地处金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优势突出。任小强早就想在村里发展旅游,但此前囿于身份的限制,一直未能如愿。走马上任后,他天天村里、区里两头跑,加快推动两个露营基地和前星峡谷的建设进度。

  魏先曼也没闲着。“先说断,后不乱。”心直口快的她,老早便与村支书冯明商量好了分工,党建和产业主要由她来抓,冯明负责其他事务。骑坪村发展板栗产业多年,基础较好,但魏先曼觉得这远远不够,“乡村振兴给农村带来了大好的发展机遇,骑坪村必须抓住机会,打造板栗村,实现一二三产业的深度融合”。

  做规划、跑项目、要资金……4个多月来,5000米的板栗采摘步道项目被魏先曼争取到了,村集体和村民房子占股的民宿酒店开始动工,一座板栗加工厂也开建了。

  在水江镇中心学校当了25年校长的韦建国,在当地群众中威望较高。这段时间,他以“社区和谐”为工作重点,处理了许多邻里矛盾。去年11月上旬,劳动社区六组的一名业主想把自己的蔬菜地改成鱼塘,原本以为土地是自己流转的,改变经营方向没多大问题,没想到村民们不答应,怕他万一亏本让流转金没了着落。这事儿闹到了村委会,韦建国一发声,闹哄哄的现场很快安静下来——最后经过协调,业主同意出10万元复垦保证金,事情得到了解决。

  未来变化更可期

  3名第一书记的举措和作为,区领导和有关部门尽在掌握之中。他们认为,体制内外的第一书记各有优长。

  体制内的更加熟悉政策,更清楚政府办事的规矩和流程,但思维普遍受限,比较循规蹈矩,因此工作会以落实政策、服务群众为主;体制外的思想更加解放,或拥有更多专业知识,或对市场和产业的把握更加精准,亦或是群众基础更加坚实。

  该区相关负责人说,比如骑坪村支书冯明以前给人的印象比较保守,这段时间他跟着魏先曼接触了一些企业老板,去其他干得好的地方走了走,人也变得积极起来,“前两天,他还眉飞色舞地跟我谈规划、谈对接,干劲比以前足了很多”。

  第一书记自身也在这个过程中有了创业干事的平台。“这很正常,不能只讲奉献,还得双赢。”该负责人说,对乡村振兴第一书记的考核已提上议事日程:表现不合格的将及时召回、调整,表现优异的优先纳入“两代表一委员”推荐名单,并在创业贷款、产业支持上给予适当倾斜。

  新的一年,随着14名体制外第一书记更加进入角色,南川乡村振兴的“一池春水”将变得更活更美。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12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