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新春走基层】白马山林场的第27个春节
2019年02月18日 09:44 来源: 新华网

 

2月15日,大雪刚过大雾又起,刘春涛在巡林中检查树木损坏情况。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新华网重庆2月18日电(李元元 李海岚)你的春节,是见家中父母,是会亲朋好友,吃香的喝辣的,放下工作放心过年。可他的春节,是护林巡山,是逆风蹒履,在偌大的林场里与冰雪迷雾相遇,在热闹的节庆氛围里孤身走向大山……

  他叫刘春涛,今年45岁,是重庆市武隆区白马山国有林场竹坝管护站的站长,也是这里唯一的一名护林员。这个春节,刘春涛没有回家,而是留在被大雪迷雾交替覆盖的白马山林场,听风声,看雪落,与山林草木为伴。

2月15日,刘春涛在巡林途中。当天,白马山林场起了大雾,能见度极低。新华网 李相博 摄

  从18岁到45岁 没在家团过一次年

  “今年是我在山上过的第27个年了,”刘春涛笑言。从18岁参加工作起,管护站便成了刘春涛的“家”,白马山林场便是刘春涛的“世界”。

  在27年的护林岁月里,刘春涛抵达最远的地方是重庆主城,走的最多的路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的林场山路,大部分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家乡的这片林场,以及这里的草木飞虫。

  在很多人眼里,这里长达三个多月的绵长冬雪期,不仅给整个白马山带来一片宁静,也给林场的安全工作带来一份“轻松”和“安宁”。殊不知自然的风险减少,人为因素又成为“捆住”刘春涛的“绳索”。

2月15日,刘春涛在山里一户农家暂坐。他坦言,虽已习惯在山上过年,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想家。新华网 李相博 摄

  “每到年底,山里出去打工的年轻人都陆陆续续回家过年,免不了祭祀先祖,给逝去的祖辈烧纸钱、放鞭炮,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刘春涛介绍,也正因为如此,刘春涛每年春节都要留在山上,进行一场年底防火宣传,而这也意味着,他不能回家与妻儿团聚。

  往年过年,刘春涛的妻儿会把团圆饭搬到管护站,陪着他过一个完整而温情的除夕。但今年除夕,刘春涛是一个人过的。“今年儿子带了女朋友回家过年,总不能让他们上山过年,这里条件艰苦,天气又冷,显得冷清,”刘春涛说,除夕那日,他做了几个平时还算喜欢的饭菜,一个人过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年。

  从18岁到45岁,刘春涛过年都是在林场,没有在家团过一次年。问及工作辛苦与否,这位满头皱纹的护林员笑着说“一点也不苦,都习惯了”,问及除夕夜里心里是否也念着家里的团圆场景,这位朴实的汉子微微抬起头说到“还是会想家”。

2月15日,刘春涛在巡林途中查看正悄然发芽的树枝。新华网 李相博 摄

  一家三代接力守护林场61载

  刘春涛所在的白马山国有林场,位于重庆市东部边缘,南与贵州省道真县毗邻,西与重庆市南川区接壤。这里岗峦起伏,山势险要,一片片山覆着一片片林,里面藏有多种珍贵动植物。刘春涛的工作,便是守护好这里的绿树鸟鸣。

  据介绍,白马山林场始建于1958年,刘春涛一家与这片林场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联系。白马山林场建场之初,刘春涛的奶奶便成为了这里的第一代护林员。“我的父亲是15岁就进林场当了护林员,”刘春涛回忆,记忆里同在林场工作的除了父亲,还有母亲和姑姑。

  “那个年代不比现今,条件十分艰苦,”刘春涛介绍,当年这里水、电、路都不便捷,进山巡林只能靠一双腿脚,摔跤是常事儿,在林子里遇着事要么靠“躲”要么靠“喊”,“比如遇见一群野猪只能爬到树上躲着,遇到紧急的需要通知旁人的事情就只能用嗓子喊。”

2月15日,刘春涛在巡林途中。新华网 李相博 摄

  生在林场、长在林场的刘春涛,自18岁起便成为了白马山林场的护林员,成为了“林三代”。一晃27载春秋过去,当年那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在白马山的四季轮回里,逐渐成长成熟,如今也屡添皱纹,成为了丈夫和父亲。

  谈及护林岁月里最难忘的一件事,刘春涛说是曾救助过一只锦鸡。那年冬天白马山下了一场大雪,天气极为寒冷,刘春涛在巡林途中看见一只锦鸡,因尾巴被冻住而不能动弹,刘春涛当即把锦鸡带回管护站取暖。在刘春涛的悉心照料下,一个多月后锦鸡终于又回到了自然的怀抱。

2月15日,刘春涛查看18岁那年种下的树,如今已是参天大树。新华网 李相博 摄

  虽然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山里,刘春涛却从未有过怨言,因为这片林场,不仅是家乡的山家乡的林,也是其长辈多年守护过的地方。“我奶奶当年种下的树种,现在都已经长成大树了,”刘春涛介绍说,而他自己18岁参加工作那年种下的树苗,也已经在风霜雨雪的历练以及他的呵护中,长成了参天大树。(完)

编辑: 李海岚
精彩视频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12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