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新春走基层】“分钟法律诊室”激活乡村基层治理“神经末梢”
2019年02月18日 17:02 来源: 新华网

  

  67岁的万学华在“分钟法律诊室”里接听村民的电话。万隆村海拔1200多米,春节过后室内温度也非常低,万学华“值班”时要穿着厚重的防寒服。新华网 张免 摄

  新华网重庆2月18日电(韩梦霖 张蒙园)春节刚过,海拔1200多米的綦江区石壕镇万隆村,依旧寒意袭人。67岁的万学华,一早就来到设在村里便民服务中心的一间挂着“分钟法律诊室”牌子的办公室里,今天是他“值班”的日子。

  对万学华来说,这是一份没有工资的义务工作,他曾经是万隆村的老村支书,但他现在的身份是村里“分钟法律诊室”的和议长,他今天的工作,就是在办公室里值班“接诊”。

  “我们万隆村一共有17名和议员,每个工作日都有人在‘诊室’值班,只要村民有矛盾纠纷,给我们打电话,值班的人就会马上通知和议员,第一时间赶到调解现场。”万学华说。

万学华在“分钟法律诊室”和村民交流,“分钟法律诊室”建起后,如今万隆村大部分矛盾纠纷都化解在村民小组。新华网 张免 摄

  据万学华介绍,“分钟法律诊室”参照110接警模式,公开值班电话,安排专人值班,第一时间通知就近的和议员,开展矛盾纠纷化解。

  万隆村的综治干部王再文说,“‘分钟’的意思就是要快,在万隆村每一个村民小组都有2到3名和议员,分分钟就能通知到人。”据了解,“分钟法律诊室”建起后,由和议员参加调解,大部分矛盾纠纷都化解在村民小组,如今有事就找和议员已成为村民的常态。

  王再文自己也是万隆村5组的和议员,他翻开万隆村2018年的工作台账,上面记录着2018年万隆村的17件一级和议案例及12件二级和议案例,里面涉及土地确权争议、邻里矛盾、开发占地纠纷、赡养义务纠纷等等。他介绍了一个亲自参与调解的案例——

  2018年7月3日,万隆村“分钟法律诊室”值班人员接到5组村民王文明反映:云海公司在2017年安装生化池排污管道时,占用其土地约0.3亩,至今未给予任何补偿。王文明多次找云海公司负责人,却被对方以种种理由进行推脱。

  接到反映后,王再文立刻对情况开展调查核实、充分取证,几天后就组织王文明、云海公司代表在 “分钟法律诊室”办公室里进行调解,经过万学华、王再文等人耐心解释疏导,双方当场达成了调解协议,云海公司占用王文明的土地按照250元/亩/年计算补偿,至此,该矛盾得到及时化解。

  图为王再文将和议过程的相关情况记录到工作台账里,每次和议一般由三个人组成和议小组,他跟万学华是村里17名和议员里的骨干,如今有事就找和议员已成为万隆村村民的常态。新华网 张免 摄

  2017年10月,綦江区开始试点三级和议制度,从“分钟法律诊室”的和议员开展一级和议,到村支两委启动二级和议,以及镇街党委政府主导三级和议,逐级启动,层层化解,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不到一年时间里,綦江区已挂牌成立“分钟法律诊室”92个,和议员达到1945名,截至2018年11月已受理并化解矛盾纠纷1558件,乡村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被有效激活。

  “一级、二级未能解决的纠纷,由镇领导牵头,再召集有关职能部门进行第三次和议。”綦江区法学会秘书长邹建介绍。

  在化解纠纷的过程中,綦江区还摸索出一套“控(控制局面)、疏(疏导情绪)、明(明辨是非)、商(协商办法)、和(和议成功)”的“五字工作法”,此外,为了让“分钟法律诊室”的和议员更好地通过运用法律法规进行调解,目前綦江区还专门请区内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每个月安排一天时间,到各个行政村进行上门服务,提供法律方面的指导。

  “在调解过程中,最好能用法律让当事双方心服口服”,邹建说。去年,万隆村三组的一名五保户突发精神病,把邻居赵树明家的门窗砸烂,事发后受害人赵树明找到该五保户的供养人要求索赔。在调解过程中,“分钟法律诊室”的和议员及时咨询了驻村律师,让双方明确了解了监护人和供养人在法律上不同的责任关系,最后双方顺利达成了调解协议。

  2018年11月26日,重庆正式发布《深化“枫桥经验”重庆实践十项行动实施方案》,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据綦江区政法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探索建立“分钟法律诊室”工作模式,既是逐级化解矛盾纠纷的有效举措,又是推动“三治融合”、传承“枫桥经验”的有效载体,更是破解基层社会治理难题的有效途径。

  快到中午12点,就在要离开万隆村“分钟法律诊室”的时候,和议长万学华值班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万学华赶紧一手抓起电话,一手拿出本子准备记录——“喂,你好,请慢慢说……”(完) 

翻开“分钟法律诊室”的工作台账,每一件调解和议事项都记录得非常完整。新华网 张免 摄

编辑: 李元元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4129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