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掌故】鹅岭并无真鹅 一号桥曾叫二号桥

    地名的产生,或因自然环境,或因历史事件,或因人物传说,或因重要建筑、遗址等。由于旧城改造或人口迁移,一些颇具特色的地名有的已经消失,有的正在消失。而这些老地名,都有一段不一般的来历。重庆地名文化研究专家李正权,近日向记者介绍了主城区几处著名的地名的来龙去脉。

    ■一号桥

    一号桥原为二号桥,本来是北区干道上的第二座桥。北区干道从上清寺到临江门,1927年就开始修建,因为过不了一匹山和华一坡之间的那条沟,一直拖到解放后的1952年才全线通车。原来规划的一号桥横跨大溪沟,早已修好,改称为四维桥。于是规划中的二号桥被改称为一号桥。那时,一号桥竟成为重庆一景,在相当一段时期内,甚至还是重庆的标志性建筑。

    ■陕西路

    原名陕西街,曾经是金融业集中区,遍布着各种各样的票号、金店、当铺。其中,实力雄厚、资本充足的商家大多是陕西人在经营。因此,这条街就被称为陕西街(路)。1949年“九二火灾”,陕西路几乎被烧光。解放后重建,面貌也全部变了。作为重庆发展的历史见证,陕西路作为地名应当保护。与陕西路相似的本来还有赣江街,但已经消失。

    ■白象街

    相传望龙门和太平门之间的城墙边有一块巨石,像一头象,取名白象。白象在北岸,南岸又有狮子山,于是就有“青狮白象锁大江”的说法。辛亥革命前,重庆老城的中心在下半城,白象石附近形成街道,就叫白象街。白象街临近太平门,又靠近官府衙门,随着重庆水运交通的发展,商贾船家运货来到重庆,少不了要和官府打交道。于是,那一带就修起了不少货栈、商行,白象街日益繁荣。重庆开埠后,外国商人被限制在南岸,不经许可不能到城里来。但外国商行又不能不办事,于是就有了买办,白象街又成了各种买办、商行办事处的驻地,就有了重庆城最早的洋房子。

    ■巴县衙门

    重庆古代属巴国,巴国留下带有巴字的地名有大巴山,不过离重庆主城有点远。虽然也可以说巴山渝水,但毕竟是泛指。巴国后来没有了,有巴郡;巴郡没有了,有巴县;如今巴县也没有了,只有一个巴南区。

    ■十八梯

    好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与这样的地貌相关的地名太多,如九尺坎、雷家坡之类,而十八梯名声大,在保护名单中应当首先列出来。当年,十八梯连接南纪门、金紫门和上半城,成为重庆城一条有名的商业街。1941年6月5日晚,日机对重庆进行了5个多小时的轰炸,大隧道发生死亡上万人的惨案。那条大隧道就是从十八梯打进去,一直连接到保安路(现八一路)的。

    ■佛图关

    古时,重庆城仅西部通陆。为保卫重庆城的安全,在西面进城的大道上筑有三关,一是佛图关,二是二郎关,三是龙洞关。佛图关又名浮图关。据考证,“佛图”和“浮图”都源于楚语“於菟(wu tu)”。於菟就是老虎,佛图关就是“於菟关”,也就是“虎关”。佛图关地处鹅岭山岭的脊梁上,悬崖绝壁,易守难攻,形似老虎把守,是其得名的地貌原因。当年巴人溯长江西进,到达重庆,便用与楚语相近的巴语“於菟”来命名佛图关,是其得名的音韵原因。“仅凭这样的读音,佛图关这个地名就该好好保护。”李正权说。

    ■鹅岭

    佛图关前面那山岭长长的,像鹅的颈项,叫鹅项岭,简称鹅岭。这样形象化的地名至今也值得借鉴,因而应当保护。鹅岭是重庆城的制高点,又是出入重庆的咽喉,而且还是重庆城的“风水龙脉”。鹅岭上有鹅岭公园,可以登高望远,看城市繁华,看两江交汇,看大桥成行。鹅岭公园里还有遗爱祠,是重庆市民为表彰清末巴县知县国璋的德政而修建的。国璋是蒙古族人,为官清廉,体恤民情,在重庆做了不少好事。在光绪十三年(1886年)的教案中,国璋不惧上司压力,坚持要惩办不法的教首,显示出刚正不阿的气节,得到重庆市民的爱戴。鹅岭公园前那条街本来叫遗爱祠,后来改为鹅岭正街,这两个地名都值得保护。

    链接

    重庆老地名

    哪些需保护

    近日,渝中区完成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任务,收集消失地名共1168条,形成《渝中区消失地名名录》。渝中区民政局表示,天成巷、纸盐河街、接圣街、七星巷、维新巷5个已消失地名将重新启用。那么,哪些重庆地名需要保护呢?受渝中区民政局委托编著《渝中区消失地名名录》的作者、重庆地名文化研究专家李正权介绍,在需要保护的重庆地名中,渝中区占主城近50%。

    据了解,按民政部颁发的2012《地名文化遗产鉴定》行业标准,地名文化遗产包括千年古城、千年古县、千年古镇、千年古村落、甲骨文和金文地名、少数民族语地名、著名山川地名、近现代重要地名等内容。“作为具有两三千年历史的古城,重庆主城区内不少地名都具有文化遗产的性质,切实加以保护,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李正权说,重庆辖区的大多数县,都是千年古县,像巫山、奉节、忠县、涪陵、彭水、合川等区县的得名,已经有两千年左右的历史。还有诸如潼南双江、江津白沙、酉阳龚滩、彭水郁山、巫溪宁厂、石柱西沱、渝北龙兴、綦江东溪、九龙坡走马、巴南丰盛、铜梁安居、永川松溉、荣昌路孔等千年古镇,都应当保护。

    “不过,重庆主城绝大多数街道地名形成年代并不太久,没有几个能够达到千年这样的标准,需要保护的可能大多属于近现代重要地名。”李正权介绍,按2012《地名文化遗产鉴定》行业标准的规定,所谓“近现代重要地名”包含了四个方面,一是具有突出传承价值,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高;二是近现代有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的发生地(纪念地);三是近现代国内知名人物出生地或重要活动场所;四是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且影响深远。只要地名或其所指代的地理实体具备上列四个方面的一项以上条件(含一项),就应当纳入到地名遗产中。

    按照该标准,李正权梳理推荐了主城区需要保护的一些街道地名。“因为重庆老城在渝中区,因此渝中区值得保护的地名也就更多一些,占主城区近一半吧。”李正权称,渝中区的解放碑、朝天门、通远门、红岩村、曾家岩、邹容路、五四路、凯旋路、捍卫路、胜利路、中兴路、和平路、沧白路、较场口、白象街、十八梯等老地名,都需要很好地保护下来。

   记者 周小平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14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