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幕后操盘手 解密洋人街

  如今还有印度人在此卖飞饼

  洋人街的一元擦皮鞋

  洋人街初期照片

实际上倒房子建了两个,第一个倒房子是改造的,在山坡上,后重建于洋人街入口。

  ▲洋人街的加长豪车

  洋人街的外国艺人在此表演

  ▲卢小庆回忆在金色大厅前举办过的各种活动

  洋人街的马车

  眼下,重庆南岸区腾龙大道上依旧人来车往,仅上周末,这一带便吸引近20万游人前去打卡。大部分人涌去的原因,无非围绕两个方面,一是怀念叙旧,二是纪念送别。当人们亢奋于这异域童话时,不得不感叹这样一番事实:3月1日,重庆人心中的草根迪士尼乐园——重庆洋人街,将整体搬离重庆主城。

  近日,一位64岁老人时常光顾这里,他东瞧西看,如数家珍。其实,在洋人街,除了他的老板夏明宪,他具有绝对的发言权。退休4年的卢小庆,原重庆美心集团企划部总监,自始至终,为这里代言。这篇独家专访,卢小庆主要想说的,是重庆洋人街少有人知的幕后趣闻。

  问题1

  为何选择无路可走的地方开荒?

  答:“要在别人认为无路可走的地方,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卢小庆是直性子,他直言不讳地说,洋人街即便退出重庆主城的历史,也无法抹去一个事实:它早在十几年前,就在重庆人心中,留下了重重一笔。

  “风雨的街头,招牌能挂多久?”卢小庆说,这句曾让无数游客陷入深思的洋人街标语,现在看来尤为应景。洋人街走到今天,作了该做的贡献,完成了它的使命。卢小庆把时间拉回15年前,曾有不少地产大亨提醒美心集团董事长夏明宪,要想让这块道路不通、商业配套资源匮乏、几近荒芜的土地“苏醒”,一定是“一个错误的人,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现在看来,夏明宪的坚持,终究获得一个令人欣慰的结果。

  卢小庆说,2000年初,重庆美心门已享誉海内外。他的老板夏明宪,个人也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圈内人称他为“门王”。为取得多元发展,就在2004年,南岸区长江沿岸的滨江路护堤工程吸引了夏明宪注意力。由于该工程体量大、投入大,当地政府动员有实力的企业积极参与其中,作为连带承诺,参与企业可获得沿岸土地的开发权。当时,美心公司并无地产运作经验,但夏明宪拍板接下这项护堤工程,并积极参与到南岸区南滨路四期工程项目的建设。

  据卢小庆回忆,当年,从长江南岸大佛寺大桥至白沙河河段,全长2.8公里,有3000多亩待开发的土地。2005年5月24日,伴随长江防洪护岸挡墙工程全线贯通,夏明宪心中的另一个愿望随之启动,那便是打造“长江美心风景区”。卢小庆说,倘若当年在这种地方盖房卖房,明显血本无归。似乎最好的方式,便是尝试打造一处风景区,为今后的地块发展埋下伏笔。

  会成功吗?会有人去吗?如何快速积聚人气?怎样深入人心?卢小庆清楚记得,当所有人都在为之担忧的时候,夏明宪明确了一个方向:硬是要在别人认为无路可走的地方,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问题2

  稀奇古怪的建筑群怎么想出来的?

  答:“创意来自无主题、随心所欲、东拼西凑、矛盾无章”

  洋人街要搬离的消息传开,熟悉它的人,往往第一反应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洋建筑真要拆了?是的,那些看不懂的水泥盒子,这次真要拆了,至于是否会原封不动搬到洋人街“姊妹篇”(涪陵区红酒小镇)去,卢小庆说:“有缘再见。”

  目前已明确的拆除计划,包括3月1日至22日,拆除乱吼一条街;5月14日前,长江大舞台、唐人街等,完成地块平整;8月7日前,非洲村、最牛厕所、物管公司等,完成街区内环移交;11月5日前,清明上河图、北京四合院等,完成相关地块建构附着物、设施设备等拆除。

  当然,很快,那两条并行的观光大道,今后不再有西式马车和花车出没;那条引自长江,并取名“圣安东尼奥河”的人工运河也即将消失;此外,仿曼哈顿标志性建筑的“倒房子”、依山而建的“旧金山花街”、庞大的“金色大厅”,以及带有喜剧色彩的仿泰坦尼克号的船头、仿非洲狮身人面像等等,包括“Y”字路、起伏路、情人桥在内,很快都将陆续拆离。

  这十几年来,能持续在一条街区上搞怪,并不断把“怪”建筑引入的主意,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卢小庆哈哈大笑,事到如今,他干脆畅所欲言了:“总设计师是夏明宪,操盘手是我。”实际上,夏明宪和卢小庆是摸石头过河的,算是出乎意料的中了彩。就拿重庆作家莫怀戚的话来解释:“它的建筑是出格的,我看着那些好像地震遗址的建筑,心想这样装神弄鬼的稀奇,又经得起看几眼呢?然而时至今日,不得不承认,所有的人一看到它们就要亢奋。”

  业内不少人说,洋人街当年的崛起,赢就赢在创意的成功。卢小庆说,非要谈创意的话,洋人街的一砖一瓦,压根就没有整体规划蓝图,创意来自无主题、随心所欲、东拼西凑、矛盾无章。“2000年初,创意和文创两个词,在国内企业的发展思路中,还是陌生词、启蒙词。”卢小庆认为,重庆洋人街的横空出世,不仅只是一鸣惊人,它甚至掀起了一股文创浪潮,在当年,无疑是为重庆人争了光。洋人街所营造的某些新意和意境,他认为至今无人超越,其中最精华部分,源于人的直觉和灵感。

  在卢小庆笔记里,这十几年来,国内的秦皇岛、菏泽、武汉、贵阳等十余个城市,纷纷向重庆洋人街伸出了橄榄枝。至于为何没有开枝散叶,卢小庆说,多少留点悬念吧。

  问题3

  曾在酒吧街做生意的外国人怎么散了?

  答:“他们摸索出一套在重庆做生意的经验后转移了阵地”

  2006年,重庆人茶余饭后的对话中,往往会多出一个话题:“你去过洋人街没有?”大家都说,那地方外国人多,洋玩意儿多,小孩和年轻人尤其喜欢。卢小庆说,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长江美心风景区”自然被重庆人喊成了洋人街。

  关于洋人街开街,卢小庆毫不夸张地说,这里没有打一分钱广告,甚至谈不上一个“正式开放”的日子。当然,撒花剪彩的开业仪式更是没有了。说来也怪,这条无厘头街区开放三四年后,在里面经商的外国人接二连三散去,守在原地的,除了洋建筑及卖印度飞饼的外国小哥,余下的,便是长期在内助演的埃塞俄比亚友人。久之,不少游客便调侃道:“这……不就是没有洋人的洋人街吗?”既然提到这事,卢小庆决定好好解释这道谜。

  2006年春节,“长江美心风景区”最先建成的,是一段长200米的标高示范工程,指的是人工运河两侧的酒吧街。其实在2005年12月3日,酒吧街的建设工地上,便突如其来的迎接了第一批“游客”,那是来自英、法、美、俄、加拿大等国的外国友人。经实地考察,其中20多名外国人表示兴奋不已,当即敲定,将在这里开张营业。

  卢小庆说,来自夏威夷的美国人克里弗(Cliff),成为洋人街开店的第一个外国人,他花了50余万元,在这里装修了两层楼,主要运营美式运动酒吧和西餐馆。这些外国人开的店各具特色,最有意思的,是一位澳大利亚美女凯茜(Cathy),她竟然开了一家重庆火锅馆,并搭售北方水饺和煎饼。这些外国人当中,卢小庆甚是怀念一名波兰人,他早期在洋人街卖土豆泥卖出了名,吃他家的土豆泥像吃冰淇淋,圆圆一大颗,浇上沙拉,每个卖5元,天天卖断货。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但可以肯定,那几年,他们在重庆的洋人街挣了不少钱。”卢小庆认为,“这些外国人不仅在这里察觉了商机,还逐渐摸索出一套在重庆做生意的经验,以至于后来打开门路,转移了做生意的阵地。”卢小庆坦陈,不可否认,这些外国人的离开说明了一个问题,洋人街的确存在诸多瑕疵。这里未必有多高档,也未必特别好玩,但在人们眼里,它至少很真实,真实得能接受各方批评和一切争议。

  就在2006年,洋人街一期工程在一边开放、一边建设的热闹场景中竣工,临江500米长、占地300亩的地块,逐渐形成了集度假、运动、影视拍摄等多功能为一体的休闲娱乐景区。

  问题4

  1元馒头、1元面包的来历?

  答:“启蒙于迪拜,自创洋人街独特的‘1元经济’商业模式”

  那些年的洋人街到底有多火?卢小庆说,最顶峰时期,街区经营户达600余家,最高日接待游客超过35万人次,从1500万人次年接待量,逐年递增至2500万人次以上。俗话说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得人气者得财气。”卢小庆说,洋人街在开业之初,便做到了两者兼顾。

  起初,为给洋人街的消费环境“定位”,夏明宪组织了一个庞大的考察团,逛完国内各大主题公园后,还带队远赴欧洲、美洲、非洲取经。其中有两个地方,给考察团留下深刻感受。一个是在美国圣安东尼奥,大家见识了西班牙文化遗址与墨西哥民族风情的融合。另一个是在阿联酋的迪拜,夏明宪花大价钱让大家住了一晚鼎鼎有名的迪拜帆船酒店。“可这一夜,考察团的人却失眠了,我们这些长期与工厂、建筑材料打交道的人,住进八星级豪华酒店显得无所适从。”卢小庆说,回渝后,夏明宪让大家交作业,究竟怎么干?当大家议论纷纷时,夏明宪给了一个提示:“我们的乐园,一定要接地气,让每个普通老百姓有尊严地消费。”很快,洋人街便竖起了第一块巨幅标语:“立志做穷人经济学的践行者。”

  2008年底,为吸引游客,每个重约9两、比普通A4纸还长、一个就能吃饱的1元馒头、1元面包,成为了洋人街开业至今的“神话”。据不完全统计,从2008年至今,这里的馒头卖出3970081个,面包则卖出24526429个。“11年间从未涨价,现在每卖一个亏5角钱。馒头亏钱,其他产品来弥补。”卢小庆坦言,人气、低价、走量、不收门票,无疑是洋人街成为热点的不二法宝。所以,游客花费1元钱乘小火车、游船、马车,花费1元钱玩迷宫、去庙街许愿等等,成为支撑洋人街生存的收入来源。

  “‘1元经济’是洋人街独特的商业模式,国内乃至世界没有一个景区敢轻易尝试。”卢小庆自豪地说,为不打破这个经济链的完整性,美心馒头不会涨价,未来也不会。

  问题5

  疯狂标语出自谁人之手?

  答:“是重庆美心门上万员工的奇思妙想”

  走,去“南洋”,重庆人曾戏谑的这样称呼南岸区洋人街。卢小庆说,它的魅力,就在于它为众多消费能力不足,又希望为孩子带来欢乐的家庭,开启一扇门。另外,不可否认,洋人街标语自开街以来,争议就没消停过。有一种观点是,这些标语娱乐过度,例如“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向前冲”“给情敌的肥臀来上一脚”“偏见甚于白痴”等等。

  说到这,卢小庆抛出一个疑问:“大家是否细想过,为什么游客一读就笑,看一眼就兴奋?”他认为,从某个角度来说,“南洋”,犹如沙漠中的绿洲,让人们在诙谐、讽刺、幽默、真假虚实的口号中,过了一把瘾,寻得短暂的快感和愉悦。同时,他认为这些标语好似城市的晴雨表,成为时代发展的痕迹,例如当人们看到“我在无人的街口默默静候红灯”“制度让想犯错的人犯不了错,文化让有机会犯错的人不愿意犯错”这样的标语时,总会会心一笑。

  如果卢小庆不说,人们或许永远不知,这些悬挂在高空的标语,曾是重庆美心门上万员工的奇思妙想。为什么形容这里是绿洲,卢小庆还谈到,这不仅仅是每天向游客免费发放100个馒头、大量容纳流浪歌手进驻、免费为公益人士提供活动平台、成立农民工“留守儿童”文艺培训基地等如此简单。2008年10月,洋人街推出无人监督售货,成为全国唯一一家“无人收钱模式”的景区。街边的瓶装水、餐巾纸成堆摆放,游客随意取用,是否付费全凭自觉……卢小庆认为,这里所铺垫的,更像是一场场“道德测试”,一场唤起良知的自我监督、思考和反省。

  “洋人街搬离主城,也没什么不好,城市或许将多出高档住宅,多出繁华商业街,多出高档的文化艺术空间。唯独,在这座大都市的中心位置,少了一处重庆人的游乐天地。”卢小庆说,如今挥手作别,大家不用把洋人街捧到一个更高的位置。

  卢小庆用洋人街经典标语作为收尾:“如果我们一直顺风顺水地生活,那我们就不会如现在般坚强。向着太阳奔跑,才会把阴影甩到背后。”

  洋人街“姊妹篇”将推全国首例 “空中索道交通换乘”

  这几天,洋人街搬离重庆主城的消息铺天盖地的刷屏,人尽皆知,重庆美心集团董事长夏明宪是看在眼里的,但他几乎闭口不谈这件事,只是淡淡的指示下属,按规定、按程序处理好这件事。

  记者冒昧地问了他两个问题。第一,洋人街退出重庆主城,看法褒贬不一,你怎么看?第二,有不少网友说,美心公司打造的涪陵区红酒小镇是第二个洋人街,是否属实?夏明宪对此是这样回答的。

  “最近,我看了不少文章和评论,在这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天,洋人街能让各位网友见仁见智,本身就代表了洋人街之前存在的价值。其中,我们得到的最大收获是,洋人街的朋友圈超出想象的大,摸索过程中走过不少弯路,想必大家也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但该坚持的还是坚持,正如我们1元馒头,坚决不涨价,坚决保留在洋人街附近的商业区。现在,涪陵人及周边区县的市民,都叫红酒小镇为洋人街,说这里是洋人街的‘姊妹篇’,我们接受这样的称呼,但请大家重新认识红酒小镇。那里,既有洋人街大众消费、平价旅游的共性,比如刚启动的摩天轮项目,每人只收5元钱,应该是全国最低价。同时,那里正围绕国家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中的定位,眼下正筹备开建一处高速公路服务区,将服务区与景区紧密结合。另外,还将推出全国首创‘空中索道交通换乘’项目,只要不出站,5元钱坐一整天。欢迎大家常来。”

  夏明宪说,洋人街也好,红酒小镇也好,每个硬币都有两面性,好坏俱有,利弊共存。对于一家企业、一个景区来说,只要眼下做的事,不为眼前利益出卖未来,或许就是对的。千言万语归结为一句“感谢”。(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琅 文 钱波 摄)

编辑: 刘淳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4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