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二师兄”朱明跃:今年全国建20-30个八戒校园工厂 将帮助2万多名大学生创业

    “取经之路”

  经营压力大曾想过要“省掉”

  在位于互联网产业园的猪八戒重庆总部,走进大厅,就是醒目的第四届“取经之路”纪实图片展。

  被人称为“二师兄”的朱明跃告诉记者,“去年的第四届‘取经之路’,差点夭折。”

  2018年是朱明跃创业路上最难的一年,“筹备这届‘取经之路’之前,我们内部还有过讨论,今年(2018)我们战略布局调整,花200万元让大家到戈壁上去徒步、做三天苦行僧,好像对我们的直接经营业绩没有太大的帮助。今年我们是不是省了,待明年经营状况更好的时候,再来重走‘取经之路’?”

  听到这个意见,朱明跃也沉思了好几天。

  上一届的“取经之路”,“就是2015年5月份,我们团队也是在戈壁上3天徒步82公里。次月,我们融资了26个亿。”

  2018年,面对巨大的经营压力,“如果我们把这两百万投到其他地方,或许还能直接看到收益。”

  那几天,朱明跃也在和自己斗争。

  “后来我想通了,我们越是在经营压力大的时候,越是需要释放,越是需要超越自己,越是需要重走‘取经之路’。”他说,这样才能够更加淬炼团队,“能够让我们无往而不胜,能够让我们一走携手向前,取到真经。”

  2018年9月14日-9月18日,猪八戒网的集团领导、一级组织负责人、五大区总和省总等68人组成了“猪八戒戈行取经队伍”。

  68人一起走上了被朱明跃称为,“不是游客愿意行走的道路,只有挑战者才愿意去探索,也只有挑战成功者才能领悟到它的大美的道路。”

  他们从敦煌出发,沿着“破城子—六工城—风车阵”方向在戈壁滩上徒步前行,“我们一路脚踏荒漠、头顶星辰,最终到达目的地白墩子,共81公里。”朱明跃说。

  在这次“取经路上”,“第一次参加的小伙伴刚开始会兴致勃勃,自己走,然而走了不久就发现偏离方向了,要到达当天的目的地,就会多走几公里。”朱明跃说,这也让大家明白团队的重要性。

  有人因为兴奋而偏离大部队,多走了路,也有人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迫暂停。这也是取经路上遇到的挫折。

  艰难时刻

  也有过“回高老庄”的念头

  2018年的“取经之路”,被朱明跃称为“这是一条可以让人魂牵梦绕一辈子的道路,恰恰是因为它至苦、至孤独,因为它突破了我们所能承受之极。当我们真正把这种至苦、至孤独,我们所能承受之极都战胜之后,我们才能够品尝到它的美、它的愉悦。”

  在朱明跃看来,小微企业的生意从来就是商业史上的死亡地带,“我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品尝了它的至苦、至孤独,我们最终走过来了。”

  朱明跃的至暗时刻就包括赢利模式遭遇当头一棒。

  从创建起到2015年6月,猪八戒网一直在充当服务卖家和雇主之间的交易撮合者,这一时期他们收入的90%来源于佣金,而千方百计提升交易效率、扩大交易规模是他们这一时段的主要任务。

  抽取服务佣金带来了一个难题:跳单。

  为了降低跳单率,猪八戒网也尝试慢慢降低佣金比例,从最高时的20%到最低时的5%,但是跳单现象依然存在。

  对于为什么必须收取佣金,朱明跃说“当时我们收入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佣金。如果一下子免佣金,将面临着一张断崖式的财务报表,当时猪八戒网又是亏损状态,所以没有办法。”

  2015年6月,猪八戒网进行“腾云7号行动”,取消20%的佣金,把交易当作用户入口,成就平台的数据海洋。

  在至暗时刻,朱明跃究竟有没有动过回高老庄的念头?

  “猪八戒网是一群平凡人,做不平凡的事情,那么平凡人就有平凡人的弱点,包括我也在内。说实话,过去猪八戒网有很多至暗时刻,有很多让我们都觉得可能过不去的坎,坦率地讲,我也有过这样的念头,有过这种逃避的思想。但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我们最终都超越了人性的弱点,超越了自己,然后不断地升华。最后我们建立起了猪八戒网的团队,建立起了猪八戒网这样一个平台。”

  践行于足

  帮更多人创业就业

  2月23日,朱明跃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了公众号“猪八戒网头条”的一篇文章,他写道,“腾云行动,是进化,也是阵痛!平台与服务商相互成就,谢谢一直跟随的取经人!”

  他转发这篇文章的主角是睛灵品牌设计创始人王冠,这位十年前的大二学生,经历了猪八戒网8次“腾云行动”。

  十年里,他从“光杆司令”到手下60名员工;从半年没中一个标到累积交易额2000万;从服务一个雇主到服务10000+企业。

  王冠这十年的经历,也是猪八戒网发展的真实写照。

  “2015年免佣金后,我们的竞争变得激烈,只有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不会被淘汰。”适应了免佣金后,睛灵品牌设计每个月都能做到30万左右营业额。

  2018年12月,猪八戒将八戒园区升级为八戒工场。作为八戒园区的升级版,“八戒工场最大一个优势就是:有生意。”

  朱明跃说,入驻八戒工场,不仅可以享受猪八戒网在线会员7大基础权益、两大流量加权、六大获客权益,在平台打造旺铺轻松在线获客;而且还有专门的雇主团队和社区运营团队“加持”。雇主团队负责在八戒工场所在地拓展客户和订单,为工场会员“拉生意”;社区运营团队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指导工场会员学习线上经营技巧,教工场会员做生意。

  现在,王冠已入驻八戒工场。

  朱明跃还透露,为培养更多的“王冠”,猪八戒今年还要推“八戒校园工厂”,每个工厂200个工位,有技术的学生都可入驻,“我们会有专业的团队带他们实习,让他们能够所学有所用。”

  这一计划将首先在重庆落地,“重庆会有2-3所,全国今年预计会有20-30个。”通过这个计划,能够影响近两万大学生。

  采访结束,朱明跃说,“去年我们用3天徒步81公里,每1公里代表1年,猪八戒要做‘九九八十一年’的企业。这81公里‘取经之路’,再难也就三天走完,而我们猪八戒网的路,才走完八十一分之十二。可以说每解决一个问题就上一个台阶,猪八戒网的创业才刚刚开始。”

  记者 罗薛梅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188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