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医生用一根细细的银针 成援助大洋洲医疗队的“红人”

  范正鹏在当地义诊时,拔罐引起了当地人的兴趣。

  当地报纸报道范正鹏与针灸。

  每天下午两点多钟,重庆市中医院针灸科的医生们会开始他们忙碌的下午,而远在万里之外的大洋洲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半,他们的同事范正鹏下班了。

  莫尔兹比港总医院这位唯一的中医每天会接待15个病人左右,他是莫尔兹比港总医院理疗科最忙的医生。

  援外之初

  他的针灸让人有些“害怕”

  范正鹏是中国政府向巴新派遣的第九批医疗队中唯一的中医,在2018年6月到达莫尔兹比港医院理疗科时,他带来了他的法宝,全套针灸工具,并将“针灸”这门来自中国的独特医术放在了日常的治疗手段中。

  细细的银针,是大洋洲当地人没有见过的,理疗科的当地同事们对这一套装备既好奇又充满了疑问,“这能治病?怎么治?”在范正鹏到来之前,理疗科的医生们大多采用按摩的手法帮助病人缓解疼痛,效果并不算太好,理疗科的人气也不算很好,基本上每个医生每天只用接诊3到5个病人。

  范正鹏到医院的第一天,就用自己的医术亲自给同事们回答了“针灸是干什么的”。当天下午,一位50多岁的肩周炎患者走进了理疗科,他是这里的老病人了,因为肩周炎导致的疼痛,让他时常无法安心工作,这一次,他仍旧希望能通过医生们的按摩缓一缓。看见理疗科新鲜的亚洲人面孔,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当地医生告诉这位肩周炎患者,这是新来的中国医生,并向范正鹏介绍了这位男病人的病情,范正鹏一边听,一边查看男子的患处,“要不要试试我们中国的针灸?是一种流传了上千年的医术。”说着,范正鹏拿出了自己的针灸设备。

  看着眼前一排闪着光的银针,男子有些疑惑,听到范正鹏解释会将银针插入身体里来治病,男子的脸上写着害怕和不相信,“针扎进去,太疼了!”

  “我保证会有效果,请你试一试!”范正鹏更加恳切,他知道,一次当地人的认可,将是他打开援助工作最有用的钥匙。当地医生也想看看范正鹏带来的银针到底怎么用,也帮他劝说病人,最终,这位病人答应让范正鹏试试。

  当范正鹏缓缓在肩部的穴位插进第一针时,病人的脸上很快出现了惊讶,他告诉当地的医生,针刺进去的那一两秒,“疼痛真的立马好了很多。”第一针迅速起效,让病人立刻放下了心,范正鹏扎下了另外四针。短暂的治疗很快结束了,但这位病人从此成了范正鹏的老病人。

  他上了当地报纸

  大洋洲医生决定到中国学中医

  第一天的“开门红”,让范正鹏的援外工作出乎意料顺利展开,“我原本以为可能会遇到一些不理解,但是,很快就有很多病人来找我。”一部分病人,来自于当地医生的介绍,范正鹏第一天在病人身上取得的效果很快在医院内传开。此后,很多同事就把自己的病人介绍了过来。

  更多的病人,来自于老病人的介绍,“和国内一样,一个人看了病觉得有用,就不自觉会去给你做免费广告。”慢慢地,范正鹏这个“外来客”就成了理疗科所有医生中最忙的一个。

  眼看着针灸已经获得了当地人的认可,让当地人对中医有了好奇,范正鹏开了他推广中医的第二步,他拿出了更多的“宝贝”,让这个理疗科有了一系列中医项目。除了针灸,还能拔罐,耳穴治疗也被应用进来。

  中医的独特技术,让当地患者大开眼界。2019年1月,范正鹏接诊了膝关节疼痛的病人Gorethy女士。没想到,Gorethy给他带来了让他感动的新年礼物。因为范正鹏针灸后的效果突出,Gorethy将自己针灸的特殊经历打电话告诉了莫尔比兹港当地的报纸,报社记者随后联系了范正鹏进行采访。

  1月11日,稿件在莫尔兹比港邮报刊发,题目叫做“Acupuncture gains popularity in Port Moresby(针灸在莫尔兹比港越来越受欢迎)”,在范正鹏看来,主流媒体的报道,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当地人的态度,“我很高兴这是当地人对中医的态度。在当地,中国医生一直都很受欢迎,这一次,是对中国中医的欢迎。”

  在莫尔比兹港,喜欢范正鹏的,除了患者还有当地同事。3月8日下班后,范正鹏并没有急着离开理疗科,因为他还要给同事“开小灶”。“刚刚的病人,第一针的肩腧穴在这个位置,下针要慢一点。”范正鹏一边说,一边用手按住同事相应的穴位讲解。培训能掌握针灸的中医医生,是范正鹏的重要工作,亲眼见证过中医的神奇,也让理疗科的医生们对学习这门技术趋之若鹜。

  眼看还有三个多月,范正鹏就要援助期满回国,同事们学习的劲头更大了。每次范正鹏看病人,只要自己没事儿,同事们都要围过来细细观看,不懂的地方还会在空闲时要求“开小灶”。就在几天前,当地医生Ruth告诉范正鹏,“我已经开始申请前往中国学习中医针灸了!”

  他给儿子写信

  很抱歉缺席你初入小学的时光

  参加中国援助巴新的医疗队,是范正鹏自己要求的,“当时就希望能开拓眼界,也把中医推广到更广大的地方。”这个想法,在这近一年的时间,范正鹏在莫尔兹比港总医院这间小小的理疗室里做到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很多遗憾,“如果以后有类似的机会,我也会选择走出去,但那至少要等到我儿子上中学。”

  这一年没陪在儿子身边是范正鹏最遗憾的事,2018年9月,他6岁的儿子上小学了,“面对新的环境,身边只有妈妈,让孩子有些内向。”班主任老师曾经找到儿子妈妈,专门提醒孩子初入学校的阶段,家长陪伴的重要性。

  妻子陈丽把老师的话和儿子的现状告诉了范正鹏,虽然一家人时常用视频来解决思念之苦,但这一次,范正鹏决定用笔给儿子写一封信,并请人带了回去。

  信的开头满含歉意,“饭饭,很抱歉缺席你初入小学的时光。”信里写道,“你要学着做一个男子汉,善良、上进、勇敢、诚实、有责任心,长大后也能像爸爸这样,甚至比爸爸更厉害,为咱们国家作更大的贡献。”

  信的最后,范正鹏用一首自己写的诗表达着思念,“北望海无边,冷空月同圆。直道书太浅,岂容思万千。”(记者 石亨)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214825